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驚爆:公安部要員回憶:中共餓死中國人9600萬

——全國大饑荒年代

公安部要員回憶:以1957年、1958年和1963年這三年正常死亡人口比例,和1959年至1962年4年各省、市、自治區人口減少數,減去正常死亡人口比例外,即是非正常死亡人口比例數,1959年至1962年全國共有9600萬為非正常死亡數。

【阿波羅網編者按:9600萬,給人的感覺似乎有點高,那是我們用中共灌輸後形成的觀念去判斷,但細想起來,此數字應為最精確數字,因為中共的戶籍是由公安部管理,而且,中共從來都是內外有兩套數據,對內的數字才是真實的。而且,晏樂斌也不是一般的人,是公安部幹部,文革後參加過廣西文革殺人的清查,他寫的東西都有出處,很嚴謹。中共和毛澤東餓死中國人9600萬,這一數據值的研究參考。】

1959至1962年,全國經濟困難時期出現的大飢荒,出現的非正常死亡人口,究竟有多少,說法不一各執一詞官方說“1959年至1961年全國遇到了嚴重的自然災害,選成大批人死亡”可是死亡人數總是秘而不宣,從未公布過。民間學者、專家經過調查有各種版本的死亡數據如:

金輝先生髮表在1998年第10期“方法”月刊撰文說:“1959年至1961年全國餓死3400多萬人。”新華社記者楊繼繩經歷10年調查、訪問、查閱各地擋案、史志,著作“墓碑---中國六十年代大飢荒紀實”一書中說:“1959至1961年全國共餓死3600萬人”。辛子陵在“千秋功罪”一書中表述:1959至1962年全國共餓死37,558,000人。劉源、何家棟在“你所知道的劉少奇”一書中說:“大躍進及隨後的反右傾,造成國家一片混亂,經濟瀕臨崩潰人民忍飢挨餓;直至付出幾千萬生命代價。”李志綏著“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記載:“1959年至1961年全國餓死3500萬至5000萬人”。署名“京夫子”著“毛澤東和他的女人們”一書記載:“1959至1961年全國餓死7000萬人”。馮客教授在“毛澤東的大飢荒”一書中說:“他查閱了10個省、幾十個縣的1000多份擋案和國內外的有關資料,採訪了100人,估算出1958年--1962年非正常死亡人數是4500萬人,其中有250萬人即非正常死亡的百分之六至8是被幹部、民兵打死和拆磨死的”。

民間這些學者、人士的調查統計和推算、估算這些非正常死亡人口數據之後,官方也不得不於2011年1月,由中共黨史出版社出版的、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著“中國共產黨歷史”第二卷,在書中羞羞答答他承認:“困難時期全國非正常死亡一千萬人”,還在向全國億萬人說謊,還在遮遮掩掩。何時執政者不再欺騙人民了啊!

今年5月10日,我的同事,公安部離休的局級幹部,1964年夏。第二次全國人口普查時任公安部治安局人口統計處副處的趙文奇同志告訴我:1964年夏,第二次全國人口普查時,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楊尚昆特別關注那無年經濟困難時期餓死人的情況,考慮到各地上報了餓死人情況都不誰確,上報時都要經過黨委一把手點頭批准才允許上報,他要求公安部對這次人口普查中引起重視,一定要將非正常死亡的字不管採用什麼方法弄清楚,要我們通過這次人口普查,將全國實有人口計算統討准確,死亡人口搞准確。,特別是對那幾年經濟困難時期非正常死亡人數搞准確的指示精神,為此,成立了全國人口普查辦公室,楊尚昆親自兼仼主仼。公安部副部長於桑仼副主仼,我們公安部三局五處(人口紀統計處),全力投入這次人口普查工作,有處長白建華、我(副處長),工作人員王維志、沈一(益)民參加。確定以1964年7月1日凌晨零時為截止計算統計時間。我們按照楊尚昆主仼要求的搞示,認真進行了全國人口普查工作,精心組織指揮,瓴導全國的人口普查,對人口多,問題複雜的重點省還派出工作組去具體指導、協助。經過一段時間的工作,各地公安機關都報來了人口數據。據統計,當時全國有人口73000多萬。隨後於當年8月底9月初,除西藏、新疆、內蒙三個自治區沒有抽人到北京外,其餘26個省、市、自三治區的公安廳局,我們都抽調做人口統計工作的同志到公安部,再次對各地報來的人口數據,進行核算,以1957年、1958年和1963年這三年正常死亡人口比例,和1959年至1962年4年各省、市、自治區人口減少數,減去正常死亡人口比例外,即是非正常死亡人口比例數,1959年至1962年全國共有9600萬為非正常死亡數。

趙文奇同志告訴我這一數字之後,我gan到十分諒人,怎公有這麼大的數字?我開始有些懷疑,是否有虛假,5月11日和14日我兩次碰到趙文奇同志,問他此數據是否可靠?他說,絕對可靠,是各省市、區報來的統計數據,又經過各地同志的再次核算和推算,這個數據是應該信得過的。他說統計數據擋案材料,均己存入公安部檔案館,有案可查。同時,趙文奇同志還說1964年4月初,於桑副部長要我們(有白建華、我、沈一民)同他共四人,專門向楊尚昆主任進行了彙報。楊主任詢問了一些情況之後,對這次全國人口普查工作圓滿順利定成表示滿意,對按比例推算出來的非正常死亡數據作了肯定,認為就此數據作為依據。

(以上兩段內均經趙文奇同志審核--筆者註)

從現在己解密的檔案和一些學者發表達的文章來看,選成那幾年大饑荒的棍本原因是:

一.虛報浮誇。分明畝產小麥、水稻幾百斤,卻虛報浮誇成幾千斤,甚至幾萬斤,最高的廣西融江縣水稻畝產迖13萬個的天文數字。

二.高徵購。毛澤東1958年8-9月到河北徐、河南遂平縣視察,問縣委書書記:“你們生產了這麼多糧食吃不完,怎麼辦?”遂平縣委書記劉國忠回簽:“糧食多了不要緊,我們支援別人,支援外國,支援非洲”。這就出現了本來沒有產這麼多糧食,一虛報引出了高紅購,拿不出糧食,就只有將社員口糧、種籽、牲口卜糧食去交徵購任務,河南、四川、安嵌、甘肅、河北、山東、貴州、廣西、湖南、廣東等省出現了秋收後餓飯。

三.反瞞產私分,公社、生產大從交不岳糧食,1959年了9月21日,毛澤東親自起草的中共中央“關於在全國開展反瞞產私分的指示”。反瞞產私分運動一經在全國農村開展,各級幹部、社員就遭殃,批鬥吊打、逼死人命等違法亂紀遍及全國各地,僅河南信陽專區基層幹部在反瞞產私分、搜查辟眾60多萬戶,吊打社員30多萬人。

四.1958年全國糧食豐產不豐收,由於上面瞎指揮,人員被調去深翻土地、大鍊鋼鐵,糧食爛在地里。

五.大辦食堂初期,敞開肚子吃,吃飯不要錢,浪費嚴重。

六.圍堵攔截外出求生存、逃荒的饑民,餓死人嚴重的河南、安徽、河北、山東、四川、貴卅、甘肅、青海、廣西、廣東等省區,寧讓饑民死在村裡,也不讓他們外出逃荒求生存,對他們進行圍堵攔截,當盲流對待,全國家喻戶曉的安徽“鳳陽花鼓”反映明代安徽農民逃荒要飯的情況:

說夙陽,道鳳陽,

鳳陽本是個好比地方,

自從有了朱皇帝,

十年倒有九年荒,

大戶人家賣牛羊,

小戶人家賣幾郎,

奴家沒有幾郎賣,

身背花鼓走四方。

獨裁、專制的封建王朝還讓饑民外出逃荒求生存,號稱“社會主義的新中國”,號稱“救人民出水火”的中國共產黨人,竟不如寺彩獨裁的封建王朝,真是草管人命。

七.外購糧食,拿去支援外人。1959年、1960年我因城鄉人民出現大饑荒,大量浮腫病人,大是餓死人時,我國政府用外匯,回加拿大購買數萬噸小麥,用船運回國途中,中共中央突然下發命令,令運糧船隻轉艙向亞得里亞海,將購買的糧食去支援“反蘇、反修的歐洲社會主義明燈---阿爾巴尼亞”。

八.打腫臉充胖子,搞兩彈一星。毛澤東等人,寧願讓億萬中國人餓飯,患浮腫病,餓死人,在1958至1960年調出幾百億斤糧食去換取外匯,發展兩彈一星,去爭取什麼“面子”和“志氣”,顯示中國的實力,有人評論,晚二三年去發展《兩彈一星》不行嗚?

上述這些倒行逆施的作為,當時國人沒有人敢吭聲,真是咄咄怪事。

原標題:全國大饑荒年代

附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