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杭州樓市的寒冬和離職中介的迷茫

“與其這麼耗下去,還不如另找門路。”

在房產中介摸爬滾打近四年的程立,並不是一個輕言放棄的人,但這次徹底心灰意冷了。用他的話是說,“熬不下去了,”直到今年9月,因為兩個多月沒有開出一單,程立選擇了辭職。

這不是個例。

根據我愛我家2017年年報,截至去年年底公司共計5.9萬名員工。而在今年半年報中,我愛我家的員工數下降到了5.5萬餘人。

悲觀、無奈,瀰漫在整個圈子裡,離職、跳槽,不斷浮現在中介們的念頭中。

離職的原因,莫過於近期房地產降溫,“錢不好賺了”。

據中原地產統計,今年1-7月,全國土地流拍數量高達796宗,超過了上一輪房地產低谷期,2014全年的流拍總數,345宗!

土地市場降溫,同樣影響了新房市場以及二手房市場的熱度。

曾經的“金九銀十”,依舊未能提振市場對樓市的信心。而看着樓市行情吃飯的中介人員,又該何去何從?

1

樓市寒冬下的開單之痛

從9月初離職至今,程立仍未找到工作。

曾有朋友邀請他去做茶葉生意,但程立婉拒了。房產中介做過4年,程立已經積累了經驗和人脈,但對賣茶葉,他自認為一竅不通。而工資,只有四五千底薪加提成。在他眼裡,並不算高。

他時常懷念着那段樓市火熱的日子。“那會兒的錢,真好賺啊。”程立反覆感嘆。

“城中村”改造(圖片來源:網絡)

自2016年杭州舉辦G20會議以來,舊城改造成了城市主旋律,城中村成為攻堅重點,“大拆大改”讓常年穿梭在大街小巷的“老司機”們,不得不開始習慣手機導航。

透明售房網的數據顯示,2017年全年,杭州完成整村征遷69個村,征遷59796戶,2018年,杭州還將完成56個整村征遷,征遷住戶4萬戶。

受棚改疊加降首付比例、利率優惠以及契稅下調等調控刺激,大量的現金開始流入樓市,逐步催熱了杭州的房價,由此,杭州曾兩次被住建部點名為房價上漲過快的熱點城市之一。

在程立的描述里,G20峰會後的那幾個月,大家買房就跟買白菜一樣,只要帶去看房就能達成交易,沒有經驗的新手也可以達到這個狀態。“上下兩層的門店擠滿了六七十個同事,電腦都不夠用。”

彼時還是Q房網店長的程立看到了機會。他不願意只管着下屬,拿着5000元每月底薪,背着全店業績壓力,去年下旬,他跳槽了我愛我家,成為一名房產經紀人。

他的決定並沒有讓同事們驚訝,因為在行情火熱時,一些明星經紀人一年可以賺70、80萬元。“做中介雖然忙些,但工資更高,才有更多精力去賺錢。”程立認為。

“當時看房子的人很多,一天要帶七八個客戶。大家都在搶房子,很多人一看完房就會急着簽合同。”程立告訴記者,“一年到手有二三十萬。”

瘋狂過後,終究還是要面對殘酷的現實。程立已經接連兩個月不賺反貼,“現在業績不達標,4000元的底薪也拿不到了,我每個月還要還房貸,根本就是入不敷出。”今年前9個月,程立總共只拿到了七八萬元。

“市場寒冬”下,中介公司不得不縮減開支,除了有選擇地減少門店數量,還做了幾項“逼走老員工”的調整。

楊宇也面臨著同樣的困境。

楊宇所在的房屋中介公司,門店就在申花一帶,對於熟悉杭州樓市的人來說,自然不會陌生。

這個由三墩路、莫干山路—登雲路、餘杭塘河和古墩路圍合而成的地帶,是杭州主城區的熱門板塊,無論是出行、娛樂、居住,都有着成熟的配套設施,被譽為杭州未來的“徐家匯”。

在交通出行上,除了已經在運營的地鐵2號線和在建的5號線,還有兩條已經通車的紫之隧道、紫金港立交,以及還在建設的文一路地下通道等快速路。

在購物娛樂上,諸如印象城、銀泰城等多個商業綜合體,已經投入運營多年之久。

但是,楊宇從8月至今,還未曾開出過一單。並不是楊宇不夠努力,只是現實令其挫敗。

在採訪過程中,楊宇緊握在手中的手機突然傳出鈴聲,他條件反射般接起電話,“您好,”旋即又掛斷了電話。“唉,我以為有人要看房,白高興一場。”

這是近兩個月母親第13次勸他回老家。

“我剛入行沒多久,買電動車的錢還是我朋友借我的,可能接下來生活也是個問題。”看着自己擦得鋥亮的電動車,這個西裝革履的小男孩嘆了口氣,眼裡滿是疲憊和無助。

楊宇也曾考慮過辭職,但他不知道,在偌大的杭州城,哪裡是他的歸宿。

2

網紅樓盤竟然遭遇棄購

對於中介行業來說,樓市冷暖直接關係到他們的“收成”。

曾經萬人搶房的場景一去不復返,中介們也不在朋友圈中曬出“房子買到就是賺到”的圖片。

他們為生活而掙扎,努力找客戶,努力推銷房子,但一切似乎是無用功,能夠開一單已經是莫大的幸運,因為,杭州的樓市依舊沒有回暖跡象。

事實上,杭州樓市8月就已經出現降溫痕迹。

一方面來自土地市場趨冷。

7月以來,杭州已經進行了6場土拍。

7月4日,杭州空港新城地塊拍賣,用時僅15分鐘,僅6.48%的溢價;26日,杭州臨安青山湖科技城推出宅地,由保億底價撿漏,成交總價約12億元,成交樓麵價9400元/平方米,相比年初地價跌幅15%。

然而就在半年之前,中糧與旭輝聯還曾合體,以11113元/平方米的樓麵價在該板塊拿地。

另外一方面則是樓市調控。

“萬人搖號”買房(圖片來源:網絡)

3月28日,杭州市住房保障和房產管理局一紙通告,宣布杭州樓市進入搖號時代,“中籤率”則成了人們茶餘飯後津津樂道的話題。

此後,杭州樓市調控新政策密集出台。

楊宇告訴記者,他關注的一個熱門紅盤在8月份遭到了“棄購”。“之前,有很多朋友問我有沒有關係能買到那邊的房子,因為他們怕搶不到。沒想到這個樓盤在8月份選房後,還有35套大戶型被棄購。”楊宇一面表現得很惋惜,一面又對杭州樓市的現狀搖了搖頭。

比新房市場更加“脆弱”的,是二手房市場。房東們害怕房子折在手裡,任何風吹草動都令其膽戰心驚。

程立告訴記者,在樓市紅火時,有些房東會拖一拖中介,希望自己的房子能夠賣出更高的價格。而現在,有的房東開始主動打電話來問訊買家的意向。

根據《錢江晚報》報道,杭州大部分板塊二手房成交價平均下跌幅度在5%~10%左右,個別小區的跌幅已高過30%。

但是,二手房房價下跌,並沒有吸引購房者買入。易居方面的數據顯示,9月份杭州二手房成交量環比下降31%,已經連續4個月成交量環比下降。

對此感觸頗深的還有房東李斯,連連感嘆,“現在就是有價無市”。他的房子在西湖區,距離地鐵比較近,學區也不差,掛了半年,一開始的每天都將近有三、四人看房,但大多數人都會詢價,可是就是沒人買。

待政府出了搖號買房政策後,看房人數陡然直下,經常一個禮拜也沒有一人,“哎,有點後悔一開始沒賣出去了,以後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只有慢慢再等適合的買家了。”

而最讓程立驚訝的,是今年十一期間的樓市成交數據。“十一的時候,天氣不那麼熱,客戶又有很多時間可以看房,但是今年的數據卻不太好。”

根據中國指數研究院數據,今年杭州市區(含富陽、臨安),十一假期7天中,新房成交量僅293套,刷新了2011年的319套,創下十年來黃金周新低。

3

金九遇冷,銀十還會熱嗎?

“金九銀十”的銷售額,在某種程度上是檢驗樓市的晴雨表。

東吳證券此前預計今年房地產行業中龍頭房企競爭優勢有望進一步凸顯,其市場佔有率和規模仍將延續提升。

但在9月11日萬科南方區域月度例會上,萬科董事長郁亮卻喊出“未來三年的目標是活下去”的口號。在9月28日萬科集團秋季例會上,“活下去”更是被定為會議主題和基調。

作為房地產龍頭企業,萬科上半年銷售額是3046億,而全年回款目標是6300億。這麼算起來,上半年連全年目標的一半都沒完成。

剛過去的“金九”顯然無望了,“銀十”同樣沒有預期。

向來“保守、悲觀”的萬科,對比王石在2008年提出的“拐點論”,郁亮在2018年提出的“活下去”,更加觸動着地產人敏感的神經。

十年前,在全球性金融危機的背景下,政府推出“四萬億”救市計劃,本意欲拉動國內經濟發展,同時也讓房地產商們渡過一劫。

但是十年之後的今天,面臨同樣類似的困境,快速消失的人口紅利以及明顯放緩的經濟發展,顯然無法再支撐“大放水”的政策。而近期的“限購、限貸、限售、限價、限土拍、限商改住”等政策無疑給了市場沉重的一擊。

上海中原地產選擇降薪以度過生存危機,福利減半,傭金以八折發放。

中原地產華東區總裁陸成在《公開信》中提到,“我預計這次行業生存危機不會像2008年金融海嘯一樣那麼快就過去。對中原和行家來講,現在就是‘排隊去死,看誰有實力排在最後’的淘汰賽。”

中原地產的“排隊去死”,比萬科的“活下去”,更觸目驚心。

此前,任澤平曾指出,“房地產長期看人口,中期看土地,短期看金融”。

雖然短期的金融調控手段抑制了房地產企業的銷售數據,但購房的供求關係仍存。而土地流拍也被部分業內人士理解為,政府拍地數量過多所致。

人口方面,以杭州為例,今年10月17日起,杭州落戶政策將放寬,或許暗示着政府藉此推升落戶人口,以刺激購房需求。

這似乎讓仍在寒冬的樓市,看到了一絲曙光。

華創證券則認為,從短期來看,近期房地產成交市場有所走弱,政策趨嚴似乎已無必要。如今土地市場正在加速降溫,流拍率和溢價率將進一步惡化,預計地方政府的財政壓力將大幅加劇,投資也將逐步開始走弱,因此穩市場或成為關鍵。

程立是個有些迷信的人。最近有人告訴他,他的下一份工作財運會不錯。

程立仍在糾結,是否重操舊業。“也許等一段時間會再做房地產中介,希望到時候行情會變好一點。”

註:文中採訪對象均為化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