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華夏賣地求生,萬科活下去,中國樓市進入輪迴時刻!

1

2007年7月15日,東莞市塘廈大坪村的一塊地,經過80多輪舉牌被萬科拿下,這是當年萬科拿下的又一個地王。樓麵價達到了15243元,高出底價140%。

拍賣槌落定,萬科的人起立歡呼。隨即金地和招商的人大聲抗議,他們已經舉牌了,不能就這樣便宜了萬科。現場打了起來。

就像奧運會上判球一樣,通過觀看現場錄像,現場請律師、公證處等各種手段多方取證調查,這塊地仍被判給了萬科。

在10年前,這條新聞刷爆了新聞網頁,荒誕、誇張,不可理喻。

但這正是十年前,2007年房地產市場高潮時一個最尋常的場景。

房價一路飆升、開發商信心爆棚、土地市場毫無理性、地王像母豬下崽一樣。

在廣州,2007年7月到9月,兩個月時間,樓面地價從11912一平飆升到18729一平;蘇寧在上海拿了一塊地,樓麵價66930元一平,中國都被震了一震。北辰拿下了長沙新河三角洲地塊,總價92億,又震了一震。

那個時候,萬科還是整個中國地產的老大,中國地產也正處於自己的黃金時代,萬科便如同領頭的那隻公牛,帶領同行將地產這潭深水搞的風生水起。

萬科甚至憑藉一己之力橫掃中國地王,從大本營深圳,到廣州,一路到北京郊區,四處開花。

這一年,萬科的銷售額突破了500億。而第二名的綠地只有300億,第三名的中海是200億。萬科自己的銷售額超過老二和老三的總和。而第十名是龍湖,101億,剛剛破百。後來的老大恆大還看不見身影。

十年後,老大老二老三的銷售額則分別為碧桂園5500億,萬科5230億,恆大5100億。老大之爭激烈到無人敢喘氣,誰不小心打個噴嚏就被後面的超越了。

2007年,正是中國地產上一個周期的大牛市,而牛市的必然性產物就是地王。

而地王這個充滿“豪氣”的字眼,一直都是中國房地產周期輪迴的標誌。

十年後,在2016年,這一切又在這個國家重新演了一遍,甚至連劇本都不用重新編排。有人拿到地起立歡呼,有人屢拍不中戰戰兢兢。在資金的裹挾下,地王像喜馬拉雅山一樣,一峰更比一峰高。

有人寫文章建議制定政策,嚴禁拍到地起立歡呼,要照顧同行的感受。

唯一不同之處在於,2016年的瘋狂,是因為股市破滅,所有信心都只能湧向保值性更好的樓市,從而造成的全民投機和舉國炒房。

而十年前,瘋狂的地王還是因為股市,炒房還只是一部分人的事,民眾尚未覺醒。

資本市場對房地產股的估值方式很粗暴,就是看你的土地儲備。所以,在市盈率動輒50倍、80倍、100倍的時候,地產股只能不要命的拿地。

從2006年8月7日,到2007年8月30日,萬科股價升幅為792.82%。

2007年4月,碧桂園以5000萬平米的土地儲備在港股上市,一下子就成了首富。

楊國強的女兒成了中國最著名富豪,這使得整個地產圈的如火山一般的慾望和烈火一樣野心都被激發了出來。

左手圈地,右手圈錢,這成為開發商們所有的工作。

土地和股市,就像一雙巨大翅膀的兩翼,帶着開發商們尋找蓬萊仙島;又像一把剪刀的雙刃,將老百姓一刀一刀地剪到塵埃里。

當房地產行業的財富像變魔術一樣爆炸,中國的房價就坐上了似乎永不會降的雲霄飛車。

直到有一天,萬科的總部大樓里,掛出了那個紅條幅。

但這個萬科最早察覺的信號,在當時整個中國都無人相信。

2

萬科總部掛的那個紅條幅,上面寫的字是這樣的:低調、沉穩、危機意識。

這是萬科內部的醒世警言。

十年後的2018年,在萬科的一次內部大會上,當大屏幕上出現“活下去”,這三個血色的大字時,瞬間又震驚了中國。

那些經歷過2007年的萬科老員工們,一定會感到眩暈,往事如夢,一個輪迴卻又到了此處!

2007年底,在萬科的一次新聞發佈會上,有人問王石,全國樓市已經冷了幾個月了,廣州新房銷量下滑嚴重,是不是拐點來了?

王石展現了他一直以來的乾脆和果斷,只說了兩個字,是的。

然後萬科在廣州新開的項目萬科金色康苑,每平米均價比周邊樓盤低了3000-4000元。

這立刻觸動到了樓市最敏感的神經。在持續了數年的大牛之後,市場已經危若累卵。只靠着僅有的一點信心在做最後的支撐。

身為中國最大房企的掌門人,王老闆的身份堪稱是當時樓市的第一代言人。可是你不但不加固民眾信心,還如此拆整個中國樓市的台。

王石第一次嘗到了千夫所指,大V拿出各種數據,證明拐點並不存在,王石是行業的叛徒。

有人炮製了一篇《萬科松山湖會議紀要》,核心內容只有兩個:快速出貨,價格一定要比同行低。

這一次,眾人真的被激怒了。

萬科再無光輝形象,飄着雲端的王石也瞬間歸零。

他和他旗下的企業已成害群之馬,回籠資金、兼并同行,野心如此惡毒。

但後來警方證明,松山湖會議紀要是假的,這篇文章的首發IP地址,來自於一家大型地產公司的高管家裡。後來就不了了之了。

2008年9月,萬科在杭州降價,杭州市政府的領導人還是王國平,那個一手將杭州房價撐得超過北上廣的建設者。於是,杭州市政府勸告萬科不要降價,但還是降了。

後來就上演了中國地產史上載入史冊的一次打砸售樓部事件,萬科打電話報了警,但是特警就在10米外靜靜地看着這一切。這成為了那一年的全國性笑話。

南京市政府罰了萬科4000萬,萬科想不明白的是罰單竟然是物價局開的,去申訴說物價局更應該管的是哄抬物價啊。但物價局說你降價是為了壟斷。

很多個政府都派出了調查組,進駐萬科查稅、查賬。

萬科已從雲端一切歸零。

3

但是後來證明,萬科是對的。

在投機的市場中,有漲就會有落,漲的時候萬物皆歡喜,落的時候活下去便為人上人。

眾人忽然間就將一切都忘了。萬科還是老大,王石又飄在了雲端。

這個世界的最大的優勢,就是人是善於遺忘的。如此才會有歡笑如初,一切如舊。不然仇恨豈不是早已讓萬物毀滅。

整整十年後,2007年的行情又在這個國家上演一邊,連劇本都不需要重新編排。

房價一路飆升、開發商信心爆棚、土地市場毫無理性、地王像母豬下崽一樣。

而2016、2017、2018,在持續了數年的大牛之後,市場又開始緊張起來。只靠着僅有的一點信心在做最後的支撐。

唯一不同的是,這次的老大已經從萬科換成了碧桂園。

於是,在2018年,碧桂園就遭遇了有史以來最大的危機。逼得楊主席只能公開承認自己是天底下最笨的人。

王石說過,在2008年,他甚至做好了被亂棍打死的準備。他最喜歡讀的書是那本《萬曆十五年》,2008年正是萬科的萬曆十五年,一個最危險的時刻。

但很快到來的樓市寒冬,瞬間拯救他於水火。

而十年後的2018年,這個機會給了碧桂園。在很多次連塌的風暴眼中,忽然紛紜曝出的來自全國各地的降價維權,一下子將人們的視線從碧桂園身上強行拉開了。

降價維權潮又拯救了碧桂園。

但並不同的是,這次的降價潮並不再來源於萬科的大本營南方;這次是從北方環京開始的,燕郊從36000跌倒了15000時,整個環京扛不住了。

華夏幸福開始一邊將自己19.56的股份作價138億賣給平安,算下來每股只要23.655元,而在今年2月,華夏幸福每股還是45.9元。

一邊又將自己的500畝土地作價32億賣給萬科。

有人算過,其實樓麵價並不低,反而有些高,萬科還是拿了。但政治非常正確,這算是更妙的抄底吧。

萬科一邊喊着活下去一邊花錢大量儲備土地,這被概括為萬科式活下去。

但誰不喜歡抄底呢?平安能抄底華夏的股份,又焉知萬科不能抄底華夏的土地。

問問你身邊有多少人在等着碧桂園趕緊倒下去,然後刺破市場信心,好去抄整個中國樓市的底。

周期是如此深入人心。

但華夏幸福可以打折賣股份賣地,但是開發商們卻不可以打折賣房。

這被評為這屆業主依然沒有長進,市場經濟本是如此,為何可以高買,卻不可以低賣!

4

世上之事,本是輪迴!這一切都因為有周期存在!

十年前的事情,今天再重新上演一邊,甚至連劇本都不用換。還是熟悉的配方,還是熟悉的味道。

萬科的血紅色的活下去,這幾乎就是10年前王石親口承認的拐點論。

萬科白鷺郡的降價退款,又開了中國樓市的先河。只是這次再也不會有人去砸他們的售樓部,再也不會給特警機會站在旁邊看戲了。

萬科也一如既往地被千夫所指,違背商業道德和契約精神,拆了整個中國樓市的台,讓自己活下去,讓別人無路可活。

十年過去,這個世界依然紛擾、噪雜、亂鬨哄你方唱罷我登場!

不過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切都會過去。

繁榮、衰退、蕭條、回升,這個世界正在按照自己的秩序生存和延續。

周期循環往複不斷輪動,該遺忘的依然被遺忘,在雲端的依然在雲端,只有抄底和投機永不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米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