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顏丹:「優秀教師」耍流氓 中共教育特色獨一無二

中共治下,連司法機關都喪失了信心,認為很難制止校園內部的流氓、惡徒將魔爪伸向孩子。而與流氓無異的教師能被冠以「優秀」之名,且有恃無恐的重新走進校園,除了因為司法的寬容與無奈,更有立法的包庇與沆瀣。有資料顯示,1997年,新刑法首次將「嫖宿幼女罪」從「強姦罪」中分離出來;到了2003年,「兩高」甚至給出解釋,「強姦幼女」若不知女方是「幼女」,則不算強姦。

圖為大陸小學生在上語文課

近日,中國大陸又曝出一例“優秀教師”多年猥褻小學女生的醜聞。儘管這名“多次猥褻女學生,並且威脅孩子不許告知家長”,甚至“9年前就已經對班上女生做出這種行為”的教師已被警方帶走,但他從教23年,多次被評為“優秀教師”、“優秀班主任”、“先進個人”這事,卻始終讓人難以接受。

一個男老師對女學生耍流氓已經足夠挑戰人們的三觀了,更何況,這種流氓老師竟然還能被領導評為“優秀”。如此評選標準,又怎能不讓人感到驚懼與惶恐?更離譜的是,按這種標準選出來的“優秀教師”甚至還不在少數。

2017年,陝西某中學七年級一個班15名女生曾在長達數月的時間裏,被“優秀教師”殷某猥褻。僅在陸媒曝光的案例中,“優秀教師”除了猥褻的,還有實施強姦的。就在同一年,深圳教齡長達20年的“優秀教師”廖某,“涉嫌強姦小學五年級女生被刑事拘留”。2011年,山東56歲的“優秀教師”朱某某“對多名小學女生實施性侵犯,性質惡劣”。早在2006年,一位從業20年、多次被評為“優秀教師”的校長,也“多次對班上的多名女同學進行騷擾、猥褻”。

儘管被曝光的只是少數,但實際發生的卻決非個案。一張盤點中國兒童遭性侵的圖表顯示,“作案者七成為熟人”,而熟人關係佔比最高的就是“師生關係”;在易於接觸到兒童的人中,作案佔比最高的也是教師。可見,在如今整個道德都在急劇下滑的紅朝社會中,學生被老師性侵,幾乎是普遍存在的。而“優秀教師”甚至也牽涉其中,就是因為如此令人髮指的惡行不但沒有被及時制止、糾正,反而還被“息事寧人”了。

首先是學校內部的縱容。比如,在上述那些案例中,就有“學生向生活老師哭訴並希望通過其打電話通知家長時,卻被生活老師制止”的;也有“校長一再肯定和強調,涉事的是一名好老師”的;還有涉事教師“被調離,兩三年後又回到學校”、“第二天就反映到教育部門”,但其回答“這只是一個誤會”的。

至於那些已交到公安手中的案件,往往都被答覆“正在進一步偵辦中”之後,就逐漸的淡出了人們的視野。多年後的今天,有陸媒在《2756份判決書告訴你:強姦案“冰釋前嫌”並非孤例》一文中指出,依據目前的刑法,“大部分審理法院對具有諒解書的強姦案的判決傾向於從輕或減輕處理”。但從受害者父母的角度來說,若沒人從中干預、施壓,給強姦自己孩子的罪犯“諒解書”,恐怕是很難做到的。

此外,有檢察官在經手這類案件之時,對性侵未成年人罪犯提出了“從業禁止”,即“禁止其在一定時間內從事與未成年人相關的教育職業”。但十分矛盾的是,她與同行們都感覺到,“讓其真正發揮作用,要走的路還很長”。還有檢察官也表示,“‘從業禁止’最終的落實和執行需要很多部門聯動”,比如公安、教育、工商、人社等部門。

看來中共治下,連司法機關都喪失了信心,認為很難制止校園內部的流氓、惡徒將魔爪伸向孩子。而與流氓無異的教師能被冠以“優秀”之名,且有恃無恐的重新走進校園,除了因為司法的寬容與無奈,更有立法的包庇與沆瀣。有資料顯示,1997年,新刑法首次將“嫖宿幼女罪”從“強姦罪”中分離出來;到了2003年,“兩高”甚至給出解釋,“強姦幼女”若不知女方是“幼女”,則不算強姦。

如此荒唐的惡法都能被醞釀出爐,中共選出的“優秀教師”又怎會幹不出猥褻、性侵學生的勾當?學校都能做出毒跑道、毒校服、毒飯菜,又怎會幹不出返聘流氓教師、並掩護、縱容其繼續犯罪的醜事呢?中國存在大規模犯罪的背後,必然是有權力集團在袒護、撐腰。

反觀之,我們更不難發現,中共利益集團存在的目的,似乎就是想從罪惡的行當中牟取私利。對中共來說,權力在手,若不用來牟利,那就白瞎了。遵紀守法的買賣哪有為非作歹的勾當來錢快、來錢多?這與最早的共產組織以及各國共產集團都靠打、砸、搶、燒來發家、致富的“綱領性行動”不謀而合。可以說,這才是中共的真實面目。

崇尚惡、敵視善的中共,要想從混亂、無德的社會中渾水摸魚、圖謀私利,首先就得讓這個社會的好壞、是非、善惡標準被徹底顛覆。教師只要跟領導搞好關係,即便淪為流氓、禽獸,也是“優秀”的;只要對中共俯首帖耳,即便犯了猥褻、強姦罪,也能重返校園。從大學到幼兒園,“優秀教師”大耍流氓的惡性案件比比皆是,從聞所未聞到屢見不鮮,這正是中共教育腐敗的一大特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