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就這樣 過了小半生

的確是小半生過來了。最快的東西一定是光陰,才青澀茫然,小試新春,轉眼就秋天,柿紅如霜。

不喜熱鬧了,揀一個薄薄的清晨,一個人遠行。

不特立獨行了,一團喜氣地活着,從前見了不喜的人半字不語,如今再不喜歡也會笑意相迎。實在是因為心態平和得似一湖秋水,不與人爭得面紅耳赤,事過境遷,對錯無答案,春風笑過,三千赤壁都成過去,何況小小的爭執?

與人交往,喜歡了清淡似水。

把酒當歌的時代真的過去了,還徹夜長談?不不,怕第二天眼睛紅腫,還是及早休息,看一個無聊電視劇,一定不再罵裏面的男女主角惡俗,偷得浮生,更願意一個人吃一碗清湯麵,對極力熱情的酒友牌友說不。

終於學會了拒絕。

拒絕得這樣浩蕩。

再也不去無限地浪費光陰,再也不聚眾扎堆人云亦云……

小半生的光陰,積攢下來可以揀得的好時光真是少之又少,絕大多數,碌碌而為,戴無數面具,四處遊盪——那不是我,那也是我。

生活真無情。

比戲子更無情,把我們雕刻得人鬼不是,有的時候,‌‌“不真‌‌”倒成了一個境界。

有人問抗震小英雄林浩,問他在姚明當旗手威風不威風,我只記得這孩子稚真的回答:沒覺得威風,就覺得姚明比我高好多。

這是真。

真得讓人喜歡。也只有年少,未經滌洗才有這樣的真。大多時候,謊言連篇,無盡無休,用一個謊言遮蓋另一個謊言——這種時候,人永遠不嫌浪費精力與時間。

直到有一天說了真話,自己都不好意思。

發酒瘋的時候歇斯底里的說——我真是喜歡她呀,真是喜歡呀。第二天別人問起,一臉的謹慎:我說著玩呢,哪能當真?

時間贈人閱歷的同時,一定把更無情的滄桑也隨手相贈。

細數從前,那一日他大雪來訪,站在樓下喊你名字,也真是年輕,居然穿了薄內衣就衝下樓去,不怕冷……那一天受了委屈,嚎淘大哭,打長途電話,一邊說一邊哽咽……現在,都不會了。

更喜歡安靜了。越安靜越好。

更喜歡樸素了,越樸素越好。

先扔掉高跟鞋,忒累人的東西,不,不穿了。再把胭脂水粉扔掉一半,粉面朱顏有什麼好?不,不負責討好任何人了。

更喜歡清淡了。越清淡越好。

從前炒菜,醬油和糖用得最多,總嫌不夠香不夠甜,吃了半年素之後,更喜歡清水煮蓮子,那樣的清香才更體貼人心。

更無所謂了。

有人告訴,誰誰說你什麼了。一笑,說去,隨便。一臉兵來將當水來土淹的架勢,嘴長在他身上,讓他說。你不會少一塊,你的不在意,是大聰明大智慧,一切都會過去,一切終將過去,君子坦蕩蕩,小人常戚戚。

更歡喜着一些細節的歡喜了——早晨的清霧,有薄蟬在窗上,紅色翅膀,讓人心動;

晚霞落日,有遠山如黛,在秋高的黃昏,是凡高的油畫一般,繁重而哲學,給她發一個短訊,來,來看我的遠山吧;

提一捆俗綠的菜,悠然走着,這一把綠,用清水煮了涼拌,放上金銀花黑木耳,可以用上芥末少許,新蒜味重,要用清水泡一下;

約好了去看《圖蘭朵》,找那件藍色華服配這場演出,那藍像夜空,簡直有點不像話了……

小半生的時候,放棄了一些東西,拾起了一些東西。

放棄了那些不必要的瑣碎和細節,放棄了看起來華美實際上無用的裝飾,拾起了那最素樸的最簡單的一些生活方式。

不,不是頹迷了。只是不願意再與自己交戰,不願意和生活好似不共戴天,而更願意順應光陰的河流,在裏面做一個最凡俗的角色,歌唱,行走。

只是放鬆了。

卸下了身上很多包袱,那些名,那些利,那些斤斤計較和放不下,太沉了,一直背了這麼多年。

才知卸下有多輕鬆。

就這樣給自己減了負,股票賠了怕什麼?可以等。即使全沒了,還可以重新再來。愛情沒了怕什麼?這一生很長,愛情又不分年齡。

孩子沒上重點學校怕什麼?雞窩照樣出鳳凰。這次提拔人又沒上去怕什麼?做一個棵小草自然也有小草的快樂……

不知道有多好,這樣的自勸自娛,才是小半生過來的人才有的心態。

韶華光陰滾滾,他溜出眾人猜拳喝酒的酒場,在旁邊小店要了一碗清湯牛肉麵,點一支小煙兒,一邊抽一邊吃着,真香啊。

——只有小半生過來的人,才知道,這樣的偷得浮生,原來是最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和 來源:雪小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