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似水流年:記住這四個忠告

愛情是遇見,遇見便是緣。

席慕蓉說:‌‌“如何讓你遇見我,在我最美麗的時刻,為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五百年的繁華變遷,才讓我們遇見。

婚姻是修行,珍惜方有緣。

似水流年,人心易變,時光不會永恆地靜止在遇見的那一刻。在歲月的變遷里,如何經營好婚姻是每個走入圍城的人一生要面對的問題。

正如佛家有云: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

茫茫人海中,能有一個人陪着自己歷經歲月悠長,這種緣分,要靠修行。

1

好好說話:尊重你

好好說話,是婚姻中修行的第一步。

婚姻如同一曲交響樂,小吵小鬧是難免的音符,舌頭和牙齒還要在一起打架,更何況是一個屋檐下的夫妻?

然而,小吵怡情,大吵傷神。如果吵架變成生活里的常態,一不小心,彼此就會漸行漸遠。

甚至,還會曲終人散。

今年高考結束,我家侄子考上了名牌大學,沒曾想,哥哥嫂子鬧婚變。沒有第三者,沒有狗血劇情,家人千般勸說,哥哥抱着頭,蹲在地上,說著自己的苦:

‌‌“我洗碗,她指責我洗完沒有用布擦乾淨。‌‌”

‌‌“我拖地,她說地上有頭髮。‌‌”

‌‌“我晾衣服,她責罵我沒把衣服展平掛到衣架上。‌‌”

‌‌“我開車,她嘮嘮叨叨說我開車太快,找死。‌‌”

都是雞毛蒜皮的事,卻變成了婚姻里的千瘡百孔。

嫂子說:‌‌“我脾氣不好,可都是為了這個家。‌‌”

哥哥說:‌‌“我忍了20年了,這個家不是我的家。‌‌”

風風雨雨都走過了,不曾想,說話這點小事變成了壓倒婚姻的最後一根稻草。

語言是一把雙刃劍,好好說話,傳達的是愛,你快樂,我也快樂。相反,傳遞的是壞情緒,你暴躁,我憤怒。

能否好好說話,折射出對身邊人是否尊重。缺少尊重的婚姻,一定會在風雨中飄零,搖搖欲墜。

對身邊與你共度一生的人,好好說話,有一個好臉色,這樣的婚姻才是有溫度的。否則,婚姻是地獄,讓人徹骨冰冷。

2

彼此疼惜:我愛你

《聖經》記載,上帝用亞當身上的肋骨造成一個女人,亞當說:‌‌“她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

生活中,有多少丈夫能像亞當一樣,把女人看成骨肉相連的一部分呢?

愛一個人,一定會發自內心地疼愛她。

《紅樓夢》里寶玉對黛玉這樣問:‌‌“如今夜越髮長了,你一夜咳嗽幾次?醒幾遍?‌‌”這平常、平淡、平易的話中有着無限真情。

能夠讓每一個平淡的日子熠熠閃光的,不就是這種疼愛里的溫情嗎?

蘇東坡被貶黃州時,家中很窮,他在《後赤壁賦》里記述了一個小細節:

那是一個月白風清的夜晚,東坡心情極佳,和朋友一起相約游赤壁。朋友說:‌‌“我今天下午抓了一條魚,但是有魚無酒,怎麼辦?‌‌”

蘇東坡跑回家,和妻子商量,妻子說:‌‌“我有一斗酒,藏了很久,以備你不時之需。‌‌”

好一個‌‌“以備子不時之需‌‌”!

一場婚姻,該修行多少年,才能遇到那個願意為自己提供不時之需的人呢?

你生病了,他端來一碗小米粥;

你上洗手間,他遞過來一捲紙;

你眼鏡找不到了,他幫你四處尋找;

你感覺微冷,他脫下外衣給你披上……

這一簞食一瓢飲中的疼惜,才是婚姻的主旋律。

3

懂得感恩:謝謝你

導演李安說:

‌‌“恩愛,就是先有恩後有愛。‌‌”

婚姻中有了一顆感恩的心,柴米油鹽醬醋茶才能經得起歲月的洗禮。

曾經看過一張影帝梁家輝和他妻子在一起很不協調的照片,起初很詫異,後來才知道,梁家輝的太太因為生病,吃了一些含激素的葯導致身材嚴重變形。

而成名後的梁家輝從無緋聞,每次上街都拖住太太的手,從不在乎別人說什麼。

他說,在自己當年擺地攤的時候,妻子一直在他身邊做堅強後盾。

他還說:

有時我會在她睡着的時候偷偷看她兩眼,心裏有種溫存的東西在流淌:這是給我梁家輝家庭的女人啊……她是我的愛人,也是我的恩人。

這是一份細膩的感恩之心,懂得感恩的人,值得與子偕老。

去朋友家做客,朋友老公為她削了一個蘋果,朋友在接過的同時,很自然地說了一句‌‌“謝謝‌‌”。

面對朋友做的一桌飯菜,她老公連聲稱讚,‌‌“味道太好了!‌‌”‌‌“謝謝你,老婆!‌‌”

那天,在朋友家聽到最多的一句話就是‌‌“謝謝你。‌‌”

辛苦被尊重,付出被感恩。這樣的婚姻,怎能不幸福?

遺憾的是,許多婚姻中,不肯付出的那個人認為飯菜是自己熟的,衣服是自己進洗衣機的,孩子是一夜之間長大的,對方忙碌是天經地義的。

沒有回應的愛可以堅持一段時間,但是很難堅持一輩子啊。

多跟愛人說謝謝,其實就是在提醒自己,不要認為對方做的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

他在外再苦再累,可能需要的只是你一份溫柔的肯定;

她在家任勞任怨,可能需要的只是你一個溫暖的擁抱。

好的婚姻應該是你懂我的付出,我懂你的不易,如此才能細水長流。

4

不離不棄:陪伴你

陪伴是婚姻中最長情的告白,特別是在面對人生風雨的日子裏。

我家先生是理工男,木訥內向,我一直覺得生活太平淡。直到去年冬天,我因為一場病住進了醫院,先生在手機上記下我住院幾天的日記:

手術第二天:醫生讓你慢慢走,害怕腸子黏連。一手舉着吊瓶,一手扶着你的腰,慢慢晃動;

手術第三天:不用舉着吊瓶,我倆在醫院走廊,慢慢晃動。

手術第四天:你說感覺好多了,頭不暈了,肩膀微疼,我倆在醫院走廊慢慢晃動。

手術第五天:你說你怕疼,不想被這麼服侍;我說,有我在,會減輕疼痛。

於我而言,這種陪伴,比說多少情話都更動人。已經過了大喜大悲的歲月,經歷過生活的起起伏伏,才明白:平平淡淡,相互陪伴,比什麼都可貴。

在生活中,常常看到老年夫妻攙扶着,這樣的場景,總讓人感動。

常言道:

少年夫妻老來伴。年少時,兩人結伴前行,是奔向未來;年老時,結伴走向衰老,走近死亡,才是真正的相濡以沫,不離不棄。

婚姻到了這個時候,方真正抵達純凈臻美之境。

願每一對走入圍城中的愛人,都有歲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和 來源:酒朋詩侶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