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許家印賈躍亭翻臉背後:FF南沙工廠幾近停建

日前走訪FF南沙工廠施工現場發現,半年過去,該園區的建設進度緩慢,除了西南部的標段外,絕大部分土地沒有動工跡象,有的地方甚至已經荒草叢生。更為蹊蹺的是,作為施工方,中建四局8月21日才在此打下“第一樁”,可目前,連帶有“中國建築”標識的樁基設備都被拆除了。

疑似“罷工”跡象顯示,在賈躍亭和許家印的恆大因為一筆股權款對簿公堂的背後,FF南沙工廠或許是雙方矛盾爆發的第一現場。

多位了解汽車工廠建設的人士向網易號外評價該項目進度緩慢,距正式投產約要2年時間。這似乎也印證了賈躍亭和許家印的合作早生嫌隙的傳言。而接近FF的人士透露,雙方矛盾的根源,還在於FF控制權這一難以調和的矛盾。

施工方火速“罷工”

恆大集團旗下的恆大健康於10月7日發佈公告,將賈躍亭向香港國際仲裁中心“狀告”恆大一事公開,將雙方的矛盾徹底公開。而事實上,FF南沙工廠的建設進展,或許是雙方鬧翻的徵兆或縮影。

日前,網易號外走訪FF南沙工廠施工現場發現了些許異樣,作為樁基項目的施工方,中建四局將帶有“中國建築”標識的打樁機都拆除了,這距離其8月21日打下第一根管樁的時間不過一個月。彼時,新上任的恆大高科技集團副總裁兼恆大FF中國總裁袁仲榮和恆大FF中國副總裁沈立柱還曾親臨現場出席施工儀式。

對於這一火速“罷工”的舉動,現場人員語焉不詳,FF中國有關人士也稱不清楚情況。9月份曾有媒體爆出過中建四局被拖欠工程款,多位熟悉工程的人士向網易號外分析這種可能性非常大。

據網易號外多方了解,中建四局長期以來承建了恆大涉及住宅、商業、旅遊等多個板塊的工程項目。此次隨着恆大進軍新能源汽車板塊,於今年5月底以2.09億元的合同金額中標汽車零部件項目衝壓基礎及工廠配套工程。由於是首次承建新能源汽車產業園項目,該項目在中建四局內部備受關注。

正因如此,該項目進展不順利的消息在中建內部不脛而走。“聽說連樁都沒打幾根”一位中建內部人士告訴網易號外。據其透露,“恆大很多項目是四局做的,雙方是戰略合作夥伴。”

另一位中建四局內部人士則向網易號外表示,“確實有矛盾仍在協調當中”,但也也明確指出四局仍是該項目的承建單位。還有接近該項目的消息人士透露,新增了一家承建單位,但拒絕透露身份。網易號外在工地現場,沒有發現任何新施工單位的標識。

從FF南沙工廠現場的情況看,這裡似乎是賈躍亭和恆大矛盾爆發的第一個“出口”,而這已經影響到了正常的施工進度。

工程進度緩慢:距離投產還需2年

4月8日,FF中國前身睿馳汽車拍下這塊位於南沙萬頃沙鎮的601畝土地,到如今半年過去,這個相當於56個足球場的長方形園區中,僅有西南方向有樁基施工和道路施工的跡象;從航拍圖俯瞰全貌,最顯眼的也就是豎立的19架打樁機,及旁邊堆放的上百根等待打入地下的管樁。

當天的園區和網易號外此前所見相比,顯得有些冷清,正作業的工程車或挖掘機數量很少,不少車輛停放在項目中間的萬泰路上。而半年前,網易號外曾在現場目擊過數百台工程車和挖掘機作業在平整土地;兩個月前,中建四局項目部已經建好,標着“中國建築”的9架打樁設備已經樹立,貫穿南北的沙尾路上,工程車運輸土方往來轟鳴。

而10月8日最熱鬧的地方,是上文提到的西南方的標段,雖有機器發出高頻的咔咔聲,但這並非是打樁機在作業。現場一名自稱FF中國的工作人員告知“我們正在施工”,這裡建設的是衝壓車間和塗裝車間,接下來還有整裝、車身、動力總成車間進入施工階段,屬於一期工程。

▲現場架起了19台打樁機,地上堆放了上百根管樁,當天並未聽見打樁機作業的聲音

從此處,網易號外沿着沙尾路繼續往北行駛,一路均無施工跡象,有的地方已經雜草叢生。

▲貫穿園區的主幹道沙尾路兩旁,有的地方已經雜草叢生

直到行駛到項目盡頭的鳳凰大道上,才有兩三台挖掘機在作業,少數工人在現場。施工人員告訴網易號外,這邊標段的邊坡支護工作正在收尾階段,此後才能進行到管樁施工階段。不過施工人員又表示,園區北邊屬於二期工程,並不會那麼快打樁。

▲園區的盡頭,邊坡支護工作已經接近尾聲

而樁基這道工序,僅僅是廠房等土建工程的開端,一位熟悉廠房建設的汽車主機廠人士針對南沙工廠的進度直言,“這離正式投產還早了,至少2年”,他解釋整個土建工程需要接近1年的時間,完工後還需要通水通電、消防等驗收工作,接着再購買生產設備,運輸、安裝、調試之後才能投產。

另一位新能源車企人士也向網易號外表示,汽車工廠的建成投產至少需要16個月至24個月的時間。蔚來汽車合肥工廠曾在深度交叉施工的情況下,從打下第一根樁到投產,花了14個月,創下了汽車生產廠建造時間最短的記錄。

那以FF南沙工廠打下第一根樁的時間,即使進展一切順利,最快也要到2019年10月21日投產;而若按照2年的行業水平,則要到2020年8月21日才能投產了。可前有與施工方的矛盾、後有兩大股東的矛盾均待解,都都給南沙工廠的未來進度打上了問號。

可留給恆大FF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因為在今年3月拍地之時,南沙區政府就有明確要求:“自土地移交之日起1個月內動工開發建設;24個月內建成投產,開工後5個季度內拿到純電動汽車准入的項目核准等”。這意味着,官方給到FF南沙工廠的大限是2020年上半年投產。

如果沒有與賈躍亭“翻臉”這一齣戲,恆大的原計劃是美好的:FF南沙工廠要在2019年底、2020年初實現量產;要在中國華東、華西、華南、華北和華中地區建設五大研發生產基地;十年後,年產能計劃達到500萬輛,FF91、FF81等多系列多車型產品面向全球市場。

而這一切,恐怕都要因賈躍亭提出的國際仲裁而產生變數。

互相指責的股權款之爭

10月7日,“昔日救星”恆大健康的一紙公告,讓信用已污名化的賈躍亭再次落入“背信棄義”的口舌中。

公告稱,FF原股東(實際控制人為賈躍亭)利用佔據多數董事席位的權利,操控與恆大健康成立的合資公司Smart King,向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剝奪恆大融資同意權並解除所有合作協議。

恆大的說法是,賈躍亭花光了恆大首期支付的8億美金後,又提出需要提前支付第二筆款項7億美金,指責其未達到付款條件就操控公司要求恆大付款並發起國際仲裁。

而由賈躍亭控制的FF美國方面次日的官方公告則針鋒相對,除了否認操控之說外,還聲明解除所有協議的唯一原因就是恆大未能實現其意圖就拒絕支付已同意支付的資金,但金額變成了5億美元。

就連金額都存在爭議,而究竟誰在違約,賈躍亭和恆大方面各執一詞。不過,對於究竟是怎樣的付款條件,雙方又都默契閉言。威諾律師事務所楊兆元律師分析指出,相關的協議條款都會提交給仲裁方,本案如何判決還在於仲裁員對協議條款的理解。

另外可以肯定的是,恆大的第二筆股權款,需要等到裁決結果出來之後,再決定付或者不付。而作為雙方合資公司Smart King旗下的全資公司,南沙工廠的運營主體——恆大FF會受到影響。楊兆元表示,若沒有新的資金來源,FF中國可能會面臨停擺的危險。

在股東矛盾公開後,網易號外也來到FF中國位於南沙金融大廈的辦公樓,這裡還保持着一如既往的神秘感:大堂的指示牌依舊缺失FF中國所在的9樓的信息,而物管人員也嚴防死守、謝絕來訪。

不論是FF中國、FF美國亦或是恆大方面,都婉拒了網易號外的參觀請求,不過,接近FF中國的人士向網易號外提供了一張10月8日公司現場的照片,希望以此證明公司未受股東糾紛影響處於正常運轉中。

難以調和的矛盾——控制權之爭

“賈躍亭方面要求取消一切協議,這是剝奪恆大方面的股權,因此,這次爭端,實際上是雙方對公司的股權之爭”,楊兆全律師向網易號外分析指出。

接近FF的人士則向網易號外表示,對賈躍亭而言,失去控制權確實是難以調和的矛盾,他透露FF一直以來吸引了不少外部投資人,但均因賈躍亭死守控制權而沒談攏,這才有了恆大作為“不插手經營的財務投資人”後續入股的故事。

可實際上,恆大入股FF前後的一系列動作,都指向了其對新能源汽車行業勃勃的野心。

早在今年初,外界就傳開恆大投資FF的消息,直到4月份FF關聯公司——睿馳汽車(FF中國前身)拿下南沙的601畝土地時,恆大都不肯承認,直到6月25日才宣布收購時穎正式入股FF,其作為時穎背後資金方的真實身份終於浮出水面(電視劇)。

▲正式入股後,許家印前往美國FF總部,由賈躍亭陪同參觀視察

7月份,睿馳汽車就完成了更名,FF香港公司、FF中國公司前面都冠以“恆大”二字打頭,除了最早派駐到與FF的合資公司Smart King擔任董事長的夏海鈞之外,FF中國的董事長也由原FF的人馬換成了恆大健康的副董事長彭建軍。

與此同時,恆大還從各大主機廠挖來大佬在FF中國架構中委以重任,包括原廣汽豐田的董事長袁仲榮,出任恆大高科技集團副總裁兼恆大FF中國總裁袁仲榮,原廣汽豐田副總經理高景深出任恆大FF中國COO。

隨着恆大的入股,FF中國的變化自上而下鋪開,北京、上海研發中心等FF中國原班底員工被動員遷往廣州南沙辦公。儘管搬遷工作尚未開始,但內部規章制度的“恆大化”已經悄然執行。

美國方面,賈躍亭對FF將要實現量產的吆喝不遺餘力,而恆大已經把國內銷售渠道都鋪排好了,9月24日,恆大集團豪擲145億元入股廣匯汽車的股東廣彙集團,成為占股40.964%的第二大股東。

恆大的如此“大排場”,不可能不引起賈躍亭的防備,更何況還有超級投票權反轉這個遊戲規則。根據協議,賈躍亭等原FF股東目前享有的每股配10票的超級投票權,一旦其行為構成違約,超級投票權將反轉到恆大,而這樣的結果則變成恆大拿到FF的控制權,賈躍亭或將出局。而據知情人士透露,違約條件包括2019年第一季度FF91無法實現量產。

對賈躍亭而言,形勢變得更為嚴峻了。而事實上,昨天還有一條新聞與其有關,其所持的2202萬股樂視網的股份被司法處置用於償還金融機構的債務。曾被其控制的樂視網已經不姓賈了,FF會步其後塵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網易財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