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會殃及中國嗎?!這兩個國家也走向崩潰邊緣

當今世界最大的危機是道德危機,賴賬已經成為很多國家唯一的或重要的選擇,差別只是賴多賴少的問題。而賴賬給未來帶來的只能是進一步通脹,表現便是在實用商品領域,原油和農產品價格的繼續上漲。

次貸危機之後,主要經濟體的央行紛紛開啟大印鈔,致使全球債務過度膨脹。到今年一季度,全球債務規模已經達到247萬億美元,是全球GDP的3倍多。幾乎所有主要國家都面臨債務壓力。

眾所周知,特朗普執政不久即推出了大規模的減稅舉措,企圖以此來引導資本迴流、擴大納稅基數化解債務壓力。今年以來,愈演愈烈的貿易戰,同樣是在引導資本迴流,並且直接增加了美國的關稅收入,但說到底其目的也是為了債務。

特朗普和美國政府心中在想着還債。不像某些國家,壓根就不想還債,一心只想賴賬。

巴西和阿根廷相繼發生大規模罷工

當今世界最大的危機是道德危機,賴賬已經成為很多國家唯一的或重要的選擇,差別只是賴多賴少的問題。而賴賬給未來帶來的只能是進一步通脹,表現便是在實用商品領域,原油和農產品價格的繼續上漲。

但任何一個國家要想形成穩定的商品輸出,都需要穩定的貨幣體系和社會治理體系做支撐。一個國家,一旦本幣加速貶值,也就意味着它的社會治理體系開始趨於不穩定,甚至進一步可能出現混亂,最終導致生產能力的倒退,也就無法形成基礎商品的穩定供給。

最簡單的例子莫過於委內瑞拉。雖然石油是工農業最基礎的原材料,委內瑞拉也是全球原油儲量最大的國家,但因為社會治理問題導致社會穩定性不斷惡化之後,該國本幣持續貶值,石油產量直接從2005年的近300萬桶/日下降到現在的略微高於100萬桶/日,這是社會治理混亂帶來商品供給能力下降的典型案例。

問題的嚴重性在於,在南美,除了委內瑞拉,巴西甚至阿根廷的社會治理體系都是問題多多,它們的基礎商品供給能力同樣不穩定。

進入5月,先是巴西海關聯盟宣布從2018年5月14日起舉行為期30天的罷工運動;到5月21日,為抗議柴油價格過高,巴西全國卡車司機又舉行了大罷工。罷工僅三天後,巴西全國肉類生產企業已有一半停產,超市內貨架空空,肉類和農產品更無法出口。卡車司機罷工之後,緊接着就是石油工人大罷工。

這輪罷工給巴西帶來的破壞性極大,生鮮食品爛在路上,碼頭無法裝卸,油料供給緊張……巴西問題專家估計,經過這麼一番折騰,該國供應鏈的恢復至少需要幾個月的時間。

此外,這輪罷工還嚴重影響了新興大國的大豆採購,運輸船舶在巴西的港口無法裝載,只能加速購進美國大豆。

阿根廷同樣“不甘示弱”,9月25日該國爆發全國性大罷工,連航空公司都只能停飛。據悉,這次阿根廷的全國性大罷工源於經濟危機和世界貨幣組織提供貸款時附帶的嚴苛緊縮經濟要求。罷工讓阿根廷經濟處於癱瘓狀態。

作為全球最主要的農作物輸出國之一,以及新興大國主要的農產品供應商,阿根廷的“停擺”直接影響到全球的基礎商品產業鏈。

阿根廷正在重演委內瑞拉的悲劇

但對阿根廷而言,罷工問題還不是最嚴重的問題,終歸罷工帶來的影響還只是階段性的。更讓人憂心的是,阿根廷已經近乎無解的經濟問題。

由於濫發貨幣,阿根廷比索貶值不止,更要命的是,整個國家的財政已然無法擺脫不斷擴張的狀態。日前,該國已申請國際組織救助,很自然地,國際組織會提出緊縮財政的決絕方案,因為如果不這樣做的話,這些國際援助最終就會肉包子打狗。此外,阿根廷作為一個外債違約的慣犯,國際組織自是更加警惕。

可是一旦緊縮財政,就意味着需要裁減阿根廷的公務員數量並降低公務員的收入,這樣做當然會讓阿根廷的主流社會不高興,罷工也就在所難免。我認為,如果沒有主流社會的推動,這種全國性的大罷工比較難以形成。

經受不住財政緊縮,基礎貨幣也就不可能收縮,這是上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前期阿根廷通貨膨脹不斷惡化的根源。同樣,今天經受不住緊縮,這個國家還是會走以前的道路。

當前的阿根廷,幾乎具備了所有爆發惡性通脹的基礎條件,其困局與2012年之後的委內瑞拉如出一轍,最終的結局也極有可能會以本幣崩盤告終。

今年以來,阿根廷比索已貶值50%以上,通貨膨脹率高達30%。而通脹的飆升,將進一步推動財政支出的增加,加劇財政赤字的形成,只能繼續依賴印鈔。這樣一來,印鈔、通脹與財政赤字三者形成魔鬼循環,最終只會帶來一個結果,那就是本幣破產。

更有媒體介紹,在今天的阿根廷,開一輛好車上街都很可能遭到搶劫,其社會狀況惡化程度之嚴重,已經瀕臨治理體系崩潰的邊緣了。所有的這一切,都是在緊隨委內瑞拉的步伐。

而一旦阿根廷走上委內瑞拉的道路,碼頭、道路、農業工人、農業資料生產線上的產業工人等各個群體的本幣收入都將無法維持基本生活,基礎設施和與農業生產相關的工業體系就會逐漸走向癱瘓、破產。最終,其農業產業就會像委內瑞拉石油產業一樣窒息而亡(委內瑞拉也曾經是南美的農業大國,今天幾乎完全依靠進口,這是通脹不斷惡化導致的結果),進而給國際農產品供應鏈帶來劇烈的衝擊。

最嚴重的問題

如前所述,巴西的社會治理模式與阿根廷基本一樣,也很不穩定,因此它們在上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前期同時陷入惡性通脹。一旦發生這種共振(現在已經有所表露),亞洲部分國家的農產品供給產業鏈就會中斷,這才是最嚴重的問題所在。

一旦能源和農產品的供給產業鏈出現波動或中斷,通脹就會失控,工業產業鏈就只能不可阻擋地被動遷出。

很多人關注在美國一系列政策的衝擊下工業產業鏈轉移所帶來的財政、失業等問題,殊不知,基礎商品尤其是原油和農產品產業鏈的轉移才是核心問題,它會決定工業產業鏈是否轉移和轉移的方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