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做個像崔永元一樣的人有多難

深夜,大雪紛飛,落在白皚皚的地上悄無聲息。兩騎快馬裹挾着雪花從北方奔來,又迅速消失在了漫漫黑夜中,驚恐而凌亂的馬蹄聲,在這個萬籟寂靜的雪夜聽得讓人驚心動魄。這兩個人趕路的速度決定了一個人的生死,這個人就是西門慶。而此時的西門慶則坐在清河縣自己的府邸當中,如坐針氈,他知道自己這次難逃一劫。

那麼到底是誰想要了西門慶的命呢?此人是山東巡按御史曾孝序,曾御史雖然只是個正七品官,但御史在宋明兩代都是非常重要的官員,號稱代天子巡查,各省、府、縣的行政長官都是他考察的對象,他寫的奏本可以直達皇帝。這位曾御史為人非常正直剛烈,眼裡揉不進一粒沙子,他萬萬沒想到,自己巡查下的山東境內,竟然出了西門慶這麼一個惡霸。

西門慶作為奸商偷稅漏稅不說,還用錢給自己買了個官位做到了提刑所的副千戶,自從做上這個官位後是無惡不作。一個叫苗青的小廝為了霸佔主人的財產和太太,在陪主人出差的路上夥同強盜殺了他,這事被曝光後,西門慶竟然收下了苗青侵吞的所有銀子,放過了這個惡奴。曾御史看到這個案子的時候氣的臉色發黑,眉毛擠到一處,都快要擠出一個月牙泉出來了。

弄死他,一定要弄死他,為民除害。

曾御史連夜寫了奏本,從西門慶的發跡寫起,他告訴皇帝,西門慶這廝就是個市井流氓,大字不識一個,每天就知道吃喝嫖賭,而今沐猴而冠,竟然干起了草菅人命的勾當,這實在是有辱皇上威嚴,建議立刻查辦,最好馬上問斬。

曾御史這樣的人,太過於正直,正直到他以為所有人看這個世界都跟他一樣,是惡人就該查,是壞人就該殺,多簡單的事。而且西門慶罪證確鑿,朗朗乾坤,不管到哪裡都得是死路一條。這道要西門慶命的奏本也被知情人抄了一本,送到了西門慶手中,西門慶看後大驚失色,就出現了文章開始的那一幕。

這兩個雪夜趕路的人,正是西門慶派出的親信,兩人從清河縣出發直奔東京,換馬不換人,晝夜兼程,只用了六日便趕到了東京。在宋朝,法律只對平頭百姓有用,有權有勢的人靠的是關係。這西門慶要動用的關係,就是當朝太師蔡京。

話說這個蔡京本來也一直沒被委以重任,但是跟他同朝為官的蘇軾病死在常州了,老對頭司馬光,就是總喜歡砸缸的那個小朋友,貧困而死。此所謂,剩者為王,很多時候,是看誰能撐得久。皇帝宋徽宗無意間看到了蔡京的字帖,大為讚賞,寫出這麼漂亮一首好字的人簡直就應該當皇上,當即提拔為太師,成了大宋朝政的大魔頭。

蔡京當上大魔頭非常開心,隆重舉辦了自己的生日宴會,宴會就是個由頭,重要的是收禮。有一位來自山東清河縣叫西門慶的小夥子出手最為闊綽,蔡京非常開心,就說:你做我的乾兒子吧。西門慶從此就有了一張名片,正面寫着:金吾衛衣左所副千戶,山東提刑所理刑。反面寫着:蔡太師乾兒子。據說看西門慶名片的人,看完正面都會很輕蔑地:咦。看完反面都立刻下跪:爹,我可找到您了!

你看,曾御史以為對付的不過是山東清河縣一個小小的淫棍,卻通過千絲萬縷的關係,得罪了蔡太師。我們看得見的不過是一件小小的冤案,背後卻通過利益把所有人都聯繫到了一起。你以為是自己在跟一個人鬥爭,其實你鬥爭的是他背後的整個利益集團。

蔡太師聽完這件事微微一笑,問西門慶派來的兩個僕人:還有別的嗎?僕人立刻獻上三百兩銀子,蔡太師說:知道了。

曾御史的奏本就這麼石沉大海,為什麼?被蔡太師給壓了下來。曾御史每次發函詢問,得到的答覆都是:凡事按照流程來,國家的案子那麼多,慢慢輪着來,要講規矩。曾御史又發函問:到底要等多久。得到的答覆是:大約還需要十年左右。

曾御史惱了,我就不信板上釘釘的事情有人能翻案,我就不信小小一個西門慶我動不得。半年後,曾御史回京述職,得到了面見皇帝的機會,當著皇帝和蔡京的面,曾御史把這事的前因後果複述了一遍。蔡京緩步出來說:皇上,曾孝序是危言聳聽,唯恐天下不亂。皇上,您說當今天下亂不亂?

皇上說:亂,都要亂死了,害朕都不能安心畫畫了。

蔡京又問:那平亂需不需要經費?

皇上說:需要,當然需要。

蔡京:西門慶身為一個商人,願意主動奉上八萬兩銀子,您說他有什麼罪?

皇上說:大大的忠臣啊。

曾御史越聽越不對,趕緊插話說:那直接殺了西門慶,平息了群眾的怨氣,順道收繳了他所有的家產豈不是更加有效?

蔡京嘿嘿一樂:幼稚!你這叫殺雞取卵,殺了西門慶只能得到一次性的收入,但是留着西門慶,讓西門慶在清河縣負責持續不斷地斂財,那就相當於我們養了一隻生金蛋的雞啊。

皇上恍然大悟:愛卿果然是個人才,快幫我查查哪裡還有西門慶這種人。

曾孝序氣得直跺腳,這時候蔡京又說:皇上,西門慶好找,但是有曾御史這樣的人,怕是西門慶都給殺光了,很明顯,以我多年為官的經驗來看,曾御史的人品有問題。

皇上問:愛卿果然好眼力,曾孝序,朕念你發現了一隻雞有功,不計較你人品不好,不過你也不適合做我的御史,去陝西慶州做個知府吧。

曾孝序感嘆一聲,趕往陝西赴任去了。你以為這事就這麼完了?當你決定跟別人鬥爭的時候,你就必須要保證自己毫無瑕疵,否則他們會隨時從黑暗處跳出來咬死你。曾孝序趕赴陝西後,接連被彈劾,短短几個月,曾孝序就做了幾百件禽獸不如的事情,比如睡覺打呼嚕啊,偷看隔壁老王家媳婦洗澡啊,縱容家人在公共場合大聲喧嘩啊,吃飯的時候吧唧嘴啊,反正是罄竹難書。

朝廷對這些參曾孝序的奏摺非常重視,優先處理,讓刑部逮捕了曾孝序的家人,日夜拷打,很快曾孝序的家人承認了所有罪行。朝廷震怒,百姓震驚,堂堂一個自詡為正人君子的官員,竟然做出這麼一系列勾當,簡直豬狗不如,活着就是玷污大宋的空氣。於是朝廷決定,曾孝序被流放,家裡的女人去做娼妓,家裡的男人全部去做賤民。

很多事情我們看上去很簡單,快意恩仇。

但你不知道別人為了這所謂的快意恩仇,賭上的卻是身家性命。

這就是一位鐵骨錚錚、乾乾淨淨、一心為民的御史的一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琢磨先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