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心直口快?陳毅出口「雷」人

陳毅、鄧小平及其家人、子女們在上海合影。(網絡圖片)

毛澤東一句“陳毅是個好同志”廣為人知。有人說陳毅心直口快,有人說陳毅因口才好才擔任外交部長。今天來看看陳毅有哪些雷人“名言”。

“還要給錢的啊?”

1954年,陳毅到吳祖光家裡,要吳祖光和新鳳霞陪他去齊白石那裡,提出要老人畫一幅畫。齊白石當時畫了一幅螃蟹給他,那幅畫是三尺,吳祖光代陳毅付了三十元。辭別齊白石出來時,陳毅說:“還要給錢的啊?”吳祖光幾十年後還記得他的四川口音。山溝里的馬列主義者與人類文明距離有多遠?

“今天又有多少空降部隊?”

“三反五反”運動中,時任上海市長丶主持上海市三五反鬥爭運動的陳毅後來說,“全市共自殺五百餘人”(何濟翔:《滬上法治夢》)。陳毅市長每天走進辦公室的第一句問話是:“今天又有多少空降部隊?”

當年的民族資本家們跳樓了,現在的紅二代們富可敵國了。

“淮海戰役是人民群眾用小車推出來的!”

淮海戰役,紅色宣傳電影《車輪滾滾》中,陳毅說:“淮海戰役是人民群眾用小車推出來的!”“根據地人民不惜傾家蕩產,也要支援前線”,“60萬解放軍吃掉80萬國民黨重兵集團”,“540萬民工是我黨我軍深得民心的表現”,等等。淮海戰役期間動員的民工高達540萬人次!加上60萬共產黨的野戰軍,比起國軍80萬人數多了多少?

國軍將領楊伯濤和黃維一塊兒被俘,楊伯濤後來在回憶錄里寫,看到“解放軍的後方到處都是老百姓,有的給解放軍推車,有的給解放軍運傷員……”,他說“我們在戰場上哪兒看到過這種場面,國民黨的後勤都是自己辦的,自己拿卡車,馬車拉輜重,哪兒有這麼多老百姓來支援戰爭?”

軍史作家張正隆寫的《雪白血紅》里專門有一章“要當革命的兵販子”。兵販子是什麼意思?1948年初中共中央給東北局一個指示,要東北局在半年之內組建100個團的二線兵團補充東北野戰軍,這100個團從哪兒來?林彪當時下了一個指示,號召“有覺悟的幹部要當革命的兵販子,當革命的兵販子是光榮的事。”共產黨幹部是怎樣當兵販子的呢?最有名的是被軍史作家劉統和張正隆引用過的一個真實故事:“當時徵兵的指標下到各縣、各村,這個村裡得征十幾個兵,村支書、村長就把適齡青年叫到一起教育,這些青年都坐在炕上不說話、不表態,支書派人一個勁兒燒炕,炕上熱的坐不住了,終於有一個跳了起來。好,這個算報名了,結果一個一個都跳起來了,就騎馬戴花當兵去了。”

徵兵如此,征民工如何?

“貼一張罰款的條子,如可值一萬元則貼一百萬元,余此類推,限兩日內交款,不交則立予焚毀。”

陳毅在《陳毅軍事文選》中,談到紅軍如何籌款。“若捉住了豪紳家裡的人固然可以定價贖取,這個辦法比較難,因為紅軍聲勢浩大,土劣每每聞風而逃。此時只有貼條子一個辦法,就是估量豪紳的房屋的價額,貼一張罰款的條子,如可值一萬元則貼一百萬元,余此類推,限兩日內交款,不交則立予焚毀,每到期不交,則焚一棟屋以示威。這個方法很有效力,紅軍的經濟大批靠這個方法來解決。”

李先念的紅軍在鄂西一帶綁票縣城裡的首富人家,不是綁一個,而是家族中每富裕家庭綁一個,叫“綁活票”。“綁活票”不“撕票”,即不殺人質,留下活口,目的是要家裡人一壇一壇不斷地送大銀元去供養紅軍。直到餵飽了紅軍,或是家破人亡,無油水可榨,才把奄奄一息的人質放回,有人因此被驚嚇折磨致死。

“三天人不回,必有信;三天不見信,就出事了!”

信了陳毅這句話,肖菊英投井自殺。

1930年初夏,陳毅任中共紅22軍軍長,一天,月亮剛剛爬上樹梢,陳毅穿着一套便服,和軍政委邱益三、肖菊英在街頭散步。他們穿過大街,走到一家餐館門前,邱益三一手拉住陳毅,另一隻手拉住肖菊英,跨進餐館門坎。陳毅與肖菊英面對面相坐,他目不轉睛地望着肖菊英;而肖菊英敏感地注意到軍長的神態,羞澀地低下了頭。邱益三看着這微妙的傳情,心裏一陣喜悅,借故離開了餐桌。

原來,這是邱益三精心安排的。它終於引發了陳毅和肖菊英隱藏在內心的愛情火花的碰撞。

1931年,中共掀起了聲勢浩大的“肅反”運動,提出要“消滅內部敵人”。“肅反”的負責人公開說:“紅軍和‘蘇區’內,有許多從‘白區’來的黨員,這些黨員多數是不可靠的,特別是其中許多出身於剝削家庭的人,他們只要有個風吹草動,準會動搖的。”

在“肅反”運動中,抓的抓,殺的殺,人人自危。由於“肅反”擴大,波及陳毅。一天,陳毅接到通知,要他到吉安開會。肖菊英擔心凶多吉少,戰戰兢兢。陳毅叮囑肖菊英:“三天人不回,必有信;三天不見信,就出事了!”說完,躍上馬背,帶着兩個警衛員向北奔去。

三晝夜過去了。肖菊英等着陳毅回來。晚上,她久久地站在窗前遙望北方。深夜,她隱隱聽到急促奔跑的馬蹄聲,便飛快地衝出大門,但沒有看到陳毅,也沒有消息……信了陳毅那句話,肖菊英以為陳毅出事了,於是投井自殺。

“彭德懷是右傾機會主義的錯誤代表,在廬山公開跳出來反對毛主席,應當徹底批判。”

1958年5月,粟裕被批判。

粟裕是華東野戰軍、第三野戰軍實際的最高指揮員,三野將領對突如其來的批粟很不理解,言行上就有牴觸。三野將領不過關,批粟行動卡殼,搞不下去了。

陳毅過去是三野名義最高負責人,當時居外交部長,以口才著稱,又有領銜批華東局最高領導人饒漱石的經驗,自然成了出面做工作的首選。他除了找人個別耐心談話外,還在千人大會上做了長篇專題發言。

彭德懷很滿意陳毅的講話,高興地說:“陳毅同志的發言對我們有很大教育意義,對我們反個人主義有很大作用。”

但令彭德懷沒有想到的是,一年後的8月21日,又一個軍委擴大會議在中南海懷仁堂舉行時,陳毅因留守北京沒上廬山,這時候趕緊繼劉少奇之後,重炮出擊,第二個表態說:“彭德懷是右傾機會主義的錯誤代表,在廬山公開跳出來反對毛主席,應當徹底批判。”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KZ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