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工作職業 > 正文

一位父親的生涯抉擇:我開始質疑拚命的意義

這個假期,意外地收到了一封郵件,讓我感觸良久。

為保護當事人的隱私,本文會對關鍵隱私信息進行處理,之所以呈現這個故事,是因為它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在精英主義盛行的今天,到底什麼是成功?

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人,又該如何權衡取捨?

我們如何分析一團亂麻的現狀,做出合理的決策?

…….

這些,或許更值得我們每個人深思。

一、計劃趕不上變化,努力像是一場笑話

諮詢者張先生一年多前尋求幫助的時候,一度認為自己很失敗。

事情是這樣的。

2008年,設計專業背景的張先生畢業後來到北京開始了自己的職業生涯,他先從一家公司的助理設計師做起,沒過幾年認識了同鄉李女士(化名),兩人一見如故,很快墜入愛河。

2014年,兩人領了結婚證,同年在老家辦了酒席宴請了賓客,在北京這邊小範圍通知了幾個不錯的同事朋友,當時兩人收入不高,覺得在北京買房太貴,索性就在老家附近的二線城市買了房。

兩口子當時的計劃是這樣的:如果後期收入高了,能夠在北京買房的時候,可以把這棟房子賣了湊首付;即便在北京的房子戶口沒有着落,這裡還可以作為退路,教育醫療條件什麼的總比老家要強。

2015年年初,張先生的女兒出生,小名貝貝(化名)。

考慮到自己的工作正逐漸有了起色,加上張先生和妻子的工作壓力也大,確實沒時間照應孩子,於是兩人一合計,就把女兒放在了老家,由張先生的母親撫養。

2016年年底,就在張先生和老婆考慮出手買房的時候,沒想到北京房價一路飆升,消磨了這對夫妻對於未來所有的期待。

每一天,每一天,都在漲價。

兩口子從最開始興沖沖地看房,到最後近乎絕望。

屋漏偏逢連夜雨。

2017年年初,張先生所在的公司被併購了,之前很多設計項目要麼急速縮水,要麼拱手轉讓給了併購方,如此一來,30歲出頭的張先生面臨著極為尷尬的局面:原來,之前張先生一直在做設計輔助類工作,好不容易在2016年開始負責設計項目,誰想到過完年就出現了這樣的變故,按照張先生的年齡,想要找到不錯的出路,起碼要負責過獨立的項目,具備系統完整的項目經驗。

張先生徹底慌了。

想到自己過了30歲,一是沒有完整的項目負責經驗,二是沒有做到企業管理層崗位,別說在諾大的北京買房落戶了,連後面的路該怎麼走心裏都沒底。

讓張先生倍感痛苦的,還有逢年過節回老家看望女兒的時候。

2017年的國慶節,張先生攜妻子一道回老家看望母親和女兒,快3周歲的貝貝看見自己彷彿一臉的陌生和茫然,當奶奶對貝貝說:‌‌“爸爸媽媽來看你了‌‌”的時候,只見貝貝眼眶一紅,小嘴一撇,什麼也沒說掉頭就走。

過了兩天,等貝貝和自己熟絡起來後,貝貝才說,好多人都說,爸爸媽媽不要貝貝了……

貝貝媽一聽就哭了,一旁的張先生聽了,也是萬千滋味湧上心頭。

‌‌“爸爸媽媽,這次回來就不走了,好么?‌‌”貝貝總是一遍又一遍地反覆和他們念叨着。

‌‌“好的好的。‌‌”為了寬慰女兒,夫妻倆只好‌‌“口是心非‌‌”地說。

還沒過上幾天,他們又要趕回北京上班了,站台上的貝貝哭得聲嘶力竭:‌‌“不是說好的不走了嗎?為什麼你們還是要走?爸爸媽媽,難道你們真的不要貝貝了嗎?嗚嗚嗚……‌‌”

張先生的妻子哭的不行,而一旁的張先生雖面無表情但心如刀割。

‌‌“我這麼拚命,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一個念頭突然在腦海里冒了出來,把張先生自己都嚇了一跳。

是啊,想想自己畢業後到現在,沒有做出多大的成就,沒有兌現在北京買房落戶的承諾,他甚至還在想,還到底要不要在北京繼續呆下去?

懷着莫大的痛苦和困擾,張先生找到了我。

二、僧多粥少的管理崗,不是誰想上就能上的

按張先生的說法,這些年來他一直沒有做到管理層,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的呢?

通過系統剖析下來,我漸漸發現了端倪。

首先,張先生做事力求完美。

在學生時代,這種特質讓張先生的成績遙遙領先,最終走出了老家,來到了城市讀書;然而到了工作崗位,這種特質讓張先生飽受非議。

張先生之前所在的公司是家創業公司,要知道,創業公司一切以業務為核心,對於設計並沒有過高的要求。

由於追求完美,張先生總要把設計做到讓自己滿意才交付,難免會拖延時間,領導和同事都會說他‌‌“較真‌‌”、‌‌“固執‌‌”、‌‌“死板‌‌”等等。

其次,張先生喜歡鑽研、注重創意。

但是在目前的商業及企業環境下,一個設計方案或作品更講究經濟與速度,老闆和客戶並不需要你多麼獨特的創意,甚至你精心設計的東西由於他們的理解力有限被否決是常有的事,在這個行業,按照張先生的說法,你必須有一顆強大的心臟,才能承受各種匪夷所思的‌‌“暴擊‌‌”。

最後,張先生的個性剛正不阿,不喜歡虛偽的表演。

按照張先生的個性,能從助理設計師轉到設計師已然萬幸,當時張先生遇到一個特別賞識自己的領導,在他的幫助下,張先生的設計能力有了很大提高。

公司被併購之後,這位領導辭了職,併購方直接從總部外派了一位領導過來。

鑒於張先生和原領導私交不錯,這位外派的領導有意無意給張先生穿‌‌“小鞋‌‌”,給他的項目往往都是低端且金額小的,這讓張先生如坐針氈,但由於自己才有了負責項目的機會,如果現在跳槽,缺乏完整項目經驗對張先生而言無疑是一塊‌‌“硬傷‌‌”,所以他不敢輕舉妄動,但同時痛苦萬分。

回想起過往的種種,趕設計方案熬夜到天明已是常態,還有為了拿下客戶一杯接一杯地灌酒、回家翻江倒海般地狂吐;明知道客戶提的是不合理要求,但依然陪着笑臉應聲附和;女兒在站台撕心裂肺的哭喊歷歷在目…….再比對如今尷尬的處境,張先生顯得疲憊而無奈。

三、拚命抓取,源於內心強烈的不安

在張先生的敘述中,他不斷地強調收入、職位等客觀物質條件,隨着諮詢的深入發現,張先生之所以在意收入,和他過去的經歷不無關聯。

原來,張先生在意‌‌“收入高‌‌”,不是因為他愛財;而是在他小的時候,家境並不好。

張先生的父母都是農民,那個時候科技沒有現在發達,莊稼收成很多時候‌‌“靠天收‌‌”,而夏季經常有暴雨天氣,連續幾天的暴雨有可能讓他們辛勤耕耘的農作物毀於一旦,而9月份恰好是張先生需要繳納學費的時候,遇到這種情況,父親都要走到幾十公里之外的親戚家借錢,常常空手而歸,張先生永遠無法忘記父親進門時的眼神。

‌‌“一定不能窮‌‌”,這是張先生當時立下的志願。

本來張先生想報考熱門的金融類專業,但是父親卻讓他慎重考慮,並說報考志願關乎未來的路,不僅要賺錢,更要有興趣才可以。

張先生從小就喜歡畫畫,他的畫還經常被老師表揚,老師甚至來到張先生家裡做過家訪,說這孩子在繪畫上有些天賦,不培養有些可惜了。

老師走後,父親對他說:‌‌“娃,你當真要畫畫,爹娘砸鍋賣鐵也供你。‌‌”

而懂事的張先生則搖搖頭說:‌‌“爹,畫畫就是我的愛好,沒必要專門去學,以後我可以做和畫畫相關的工作,其實是一樣的……‌‌”

因此,當父親讓他慎重考慮的時候,張先生想起了這段過往,他隱隱察覺到了父親的用心,也知道父親因為條件拮据沒有讓自己學畫而心懷愧疚,為了讓父親感到欣慰,同時也確實想要從事畫畫相關的職業,張先生報考了設計類專業。

誰想到一路走來,才發現這條路沒那麼好走。

我似乎看見這樣一幅畫面:眼前的張先生背着沉重的包袱在大霧裡行走,每邁出一步,對他而言都異常艱難。

接下來我要做的一項重點工作,就是幫他‌‌“卸下包袱‌‌

通過層層澄清,最終獲得了三點重大的發現:

1、關於‌‌“成功‌‌”的重新定義

在他看來,一個‌‌“成功‌‌”的男人不光是要事業有成,家庭方面的責任也不能逃脫;如果非要取捨,張先生寧願適當犧牲自己的發展,給孩子一個完整的陪伴。

2、關於張先生的內在核心

通過層層梳理,‌‌“責任心‌‌”是張先生至關重要的核心價值。

恰恰是因為對責任心的過分看重,使得張先生在之前的創業型公司里無法施展手腳,同時讓張先生在面對親子分離時,會感到無比愧疚。

3、關於第三條路的探索

對張先生來說,有一種可能是重新出發,尋找相對成熟穩定的平台做一名專業的設計師;還有一種可能是,尋找價值最大化的領域。

四、尾聲

諮詢後的張先生和妻子商量後離開了北京,來到老家附近的那座二線城市(之前他們就在那裡買的房),張先生的妻子是做財務工作的,很快就找到了新的工作;而張先生在前領導的推薦下,入職到了一家不錯的設計公司。

兩人安頓下來之後,便把老人和孩子接到了身邊,把孩子送到了附近的幼兒園,由於他們很早買了房子,所以落戶也不存在太大的問題。

在郵件的結尾,張先生說,他給自己訂了兩個目標,一是在專業上繼續精進,爭取能獲得業內的設計獎項;二是業餘時間學習心理學等知識,希望能夠通過陪伴,讓女兒感受到愛與溫暖,漸漸改善內向自卑的性格。

看完郵件,我給他做了簡短的回復,主要有以下四點:

1、如果可能,不要離開本行,除非有明顯的優勢線索,否則放棄之前的積累和他人重頭PK,代價慘重;

2、在工作中繼續發現自己的優點,等時機成熟走出去,在社會上發掘需求,看準了就付諸行動;

3、至關重要的一點,從現在開始,做任何事都要從‌‌“被迫型‌‌”轉為‌‌“主動型‌‌”,用創業的心態面對這次轉型,你會有截然不同的發現;

4、一名優秀設計師的價值不僅在於自己能做出更好的作品,還在於能讓更多人做出更好的作品,所以,後期如果再面臨選擇,記得要將自己的價值最大化。

‌‌“在大風中緊緊抓住你的帽子,緊緊抓住你的希望,別忘了給你的鐘上發條。明天是新的一天。‌‌——懷特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和 來源:璃語職美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工作職業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