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港台娛樂 > 正文

假鈔做得太真 這個香港道具師被判入獄

47歲的張偉全,

是香港資深的道具製作人。

行內人稱“道具全”,入行29年,

參與超過70部電影的道具製作和場景策劃。

今年5月31日,

他因管有22.3萬張拍戲時使用的道具鈔票,

在香港東區裁判法院被裁定

“保管偽製紙幣罪”罪成,

判監四個月,緩刑兩年。

事件震驚全香港,

香港電影工作者總會、

電影美術學會發表聲明稱,

“這是香港電影黑暗的一天”。

撰文莫竣威

“很不開心、也很震驚,這樣都要立案被控告,以及入罪。電影世界就是講求真實,我們只是做電影而已。”

張偉全,道具師,行內人稱“道具全”。

一條攝製組第一次來到他的辦公室時,我們彷彿走進了一家診所,這個“診所”場景正是道具全用自己的辦公室改造的,供電影業界拍攝之用。裏面有病房、會診室、醫用呼吸儀器…所有道具看起來與真正的醫療設施沒有任何差別。

道具全和他的辦公室

18歲時,他在朋友的介紹下,進入電影劇組做場景布置。80年代的香港,經濟騰飛,遍地黃金,也是港產片發展的黃金時期,《英雄本色》、《A計劃》等大片,全世界都在看。

道具師那時候很旺,是“搶手貨”。初出茅廬,進入劇組,能了解到電影的拍攝和製作過程,還會看到藝人明星,對道具全來說非常吸引。

《A計劃》劇照

《英雄本色》劇照

後來他也曾嘗試轉行,貨車司機、印刷工人、茶餐廳老闆……2003年時,他回到道具行業,一直到現在,一做15年,經手道具的電影超過70套。

5年前,他開了自己的工作室,專門做電影道具和場景製作,《港囧》、《救火英雄》、《使徒行者》、《春嬌救志明》、《明月幾時有》等電影,都有參與。

道具全正在為假人上色

道具不僅僅需要逼真

雖然道具都是“假貨”,但製作工序一點都不能馬虎。

“現在的觀眾越來越會看了,那個東西對還是不對,好還是不好。所有的電影都是高清拍攝的,騙不了人。”

“好像以前拍監獄片,可能監獄的門是用木做的,現在不行了,真是用5mm甚至8mm厚的鐵材料,和真的監房門沒有分別。鐵是鐵、磚是磚,再不是以前找個泡沫塑料上點顏色就行了。”

逼真的“糖膠玻璃瓶”

香港特色的警匪片或動作電影中,經常會用啤酒瓶作為武器,這種特製的“糖膠玻璃瓶”製作起來費時費力。加上因為師傅薪金高和良品率低,小小一個”玻璃瓶”成本大約在300元港幣左右。

道具槍、刀具

道具開山刀

這把是開山刀,香港的特色電影譬如古惑仔片,都會有這些刀出現,“我們都是要盡量做軟的,不要傷到演員。”

“這也是港片里常出現的刀具,小刀。其實做成伸縮,演員表演時插下去的時候,就像直接插到身體裏面。”

這一個個道具都非常逼真,但其實為了防止演員在翻滾、跳躍時誤傷,所有道具手槍、刀具都是用軟性海綿製作的。

怪獸“趷趷剛”製作過程

彭浩翔導演的電影《春嬌救志明》中,有一隻怪獸“趷趷剛”,道具全和團隊花了2個月的時間去完成。“公仔差不多兩米高,人扮的,又要跳,又要打翻斗,尤其是怪獸身上的毛,是用蓑衣一件一件地縫上去。”

電影《春嬌救志明》中怪獸“趷趷剛”

而最難的部分要數怪獸頭上,控制眼睛和嘴巴的機器。“最後在電影中,加上CG特技後,整個效果讓人眼前一亮,真把小孩嚇壞了”。

電影《人間小團圓》中的發光的士

而道具全最滿意的作品,是電影《人間小團圓》里的那台出發光的士。它看起來是紙紮的,但事實是真車改造而來,道具全和團隊把原車的外殼拆除,然後用鐵枝重新編織了新的外殼,再把燈管放到裏面,於是整台車就像燈籠一樣,可以發光了。

“我自己很喜歡這台的士,剛開始預算不多,中間來回改了很多次,但最後完成品出來,導演、美術總監和我們自己都滿意。尤其是大家在街上看到它是很開心的,電影里楊千嬅小姐在上面坐,很有趣的。”

這個道具花了10多萬港幣,但最後鏡頭只有十幾秒。

張偉全的道具工場

現在香港做道具:

預算低、找人難、極辛苦

“香港電影開始走下坡,其實每一個電影人經營得都很辛苦。有些片賣的不好,預算不高,大家都要非常苛刻地去核算成本。”

一部電影的道具預算,佔總預算5%左右,而香港的人力和物料花費都很大,如何能節省成本呢?道具全的秘訣就是“淘寶”,他們會在網上淘一些物件回來,再在上面做加工。有時遇到需要製作大型物件,便會聯繫東莞的工廠,在當地完成製作,再將散件分批運到香港組裝,這樣就能便宜一大截。

道具全在道具工場

現在,香港的電影道具從業員,共約100人,與八十年代時300-400人相比,銳減一半以上。道具從業員的基本薪酬是1230/天,木工和鐵工是1400-1500/天。這樣算,如果一個月工作26天,道具製作人月薪可達4萬。

但實際情況是,道具組更多是以散工的形式存在的,收入不穩定。

“如果一套電影拍攝4個月,在 大陸,這段時間道具組的所有成員都有工作。但在香港就不是,今天劇組要10個道具師布置場景,明天可能只要2個做擺設,其他8個人就沒事可做了”。

所以招聘、培養一個道具師都很難,年輕人不願意入行。“香港演藝學院,有編劇組、導演組、製作組、燈光組,唯獨沒有道具師可以學。通常都是通過關係,一個朋友帶一個朋友入行做。”

道具全與工人在油麻地廟街老式大廈天檯布置場景

另一方面,做道具師非常辛苦。尤其是置景,拍攝地常常是荒廢的戶外,日晒雨淋,蛇蟲鼠蟻什麼都有,被咬到滿身傷疤是常事。道具全曾碰到過一個年輕人,第一天開工15分鐘後就消失不見,之後他在微信上收到這個年輕人的謾罵留言:這麼辛苦的工作,還被你們指指點點,這點錢我寧可不要!

所以招100人,其中能有一個人留下,就不錯了。

“但是沒有辦法,我們做了那麼久,又覺得它好玩,就辛苦一點繼續經營下去。”

65歲的資深道具製作人寵師傅

(左起)阿樂、Nichole和阿軍是道具全工作室的新力軍

道具全的工作室,現在有40個員工,20多歲、30多歲、60多歲都有。阿樂、Nichole和阿軍是公司里的三名90後,都是因興趣入行,與幾十年的老師傅一起製作電影道具。道具全則根據新人們各自的興趣方向,去培養他們的技能,希望年輕人能願意留在這裡。

“我只是個做道具的,沒想到會被判入獄”

2018年5月31日,道具全被裁定“保管偽製紙幣罪”罪成,判刑四個月,緩刑兩年。

這也是香港第一宗因保管、處理道具鈔票不當而被起訴判刑的案子,轟動全城。

道具全的案件被香港本地媒體廣泛報道

這件事要追溯到2016年11月2日,香港商業罪案調查科探員,在該案首被告羅潤霖的私家車中,搜出近萬張面值1000元的道具港幣,而這些道具鈔票上,都印有“道具”或“Props(道具)”字樣。借出方是張偉全。

第二天,警方從張偉全的道具公司,搜出21箱共計22.3萬張不同幣種的道具鈔票。

《謎城》電影片段、劇照

“我們一個行內的朋友,打電話來問有沒有道具的紙幣,就租借給他了。誰知他不知道做什麼被警方攔截,警方就上來在我們這裡找到那些道具紙幣,然後起訴我們。最後現在控告我的是,管有1597張道具港幣。”

這些道具鈔票,曾用於電影《樹大招風》、《迷城》的拍攝。

“以前不知道使用道具鈔票需向政府申請。現在我們也嘗試和金管局及電影統籌科溝通,去研究將來如果我們要拍紙幣、警察logo等特殊道具,要怎樣去做儲存、運送的申請,有更清晰的指導。”

案件目前正在上訴階段,除了震驚和氣憤,道具全最擔心的是孩子,“兒子今年12歲,女兒9歲,最重要是向他們解釋,爸爸並不是做壞事,只是在做職業所需要的事”。

訪問結束之時,道具全正要趕往下一個電影場景所在地監督工作,手機一直響個不停:“道具這一行就是這樣,有上班沒下班”。但在有限時間、有限成本內,把一個物件、一個場景從無到有“變”出來,並在大銀幕上成功“騙”到觀眾,對道具全來說,是最開心和有自豪感的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新民晚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