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環球旅遊 > 正文

菜鳥橫行加拿大一號公路之「博物館」

已有的事必再有,作過的事必再作;日光之下並無新事

——《聖經∙傳道書》第1章9節

出門去另外的城市,博物館是應該要去的地方。因為這是既可以扮風雅,又不用花鈔票收藏古董的妙招。

有錢人家收藏古物,一樣也放在大屋子裡,雇專人日常照看,偶爾有時間開門去欣賞半個鐘頭。博物館裏價值不菲的物件,安靜地落身於一座大屋子裡,一樣有專人日常照看,我偶爾付小點錢就可以從日頭出看到日頭落。除開投資收益方面不談,我並沒有付上巨款去買古董,也沒有付出工資僱人照看,也不用搞間大房子來裝它們。我付點門票費甚至沒付門票費就看到了這些好東西,所以去博物館有一種比大富翁更精明的良好自我感覺。

舉個例子。我鍾情於上海博物館的大克鼎,但我才不會把他搬回家來——搬回來作什麼用呢?煮肉么?說正經點,怎麼保護?濕度、溫度、光線等等必要知識我一點也沒有,也沒有願望要去學習那麼麻煩的事情。還有安全問題——古物上面常常是有人血人命故事的,我再鍾情於他,也還是覺得自己的命比較重要。再者,我這亂鬨哄冒着辣椒炒肉熱煙的地方,要他來到灶邊初心不改地煮着一鼎肉(鼎被造的終極意義就是煮肉啊),身價暴跌,誰還會相信他就是大名鼎鼎價值連城的大克鼎?

我還是願意花點錢,去博物館,隔着裝有警報器的玻璃箱子望上他一望,然後回來夜晚發一個春夢,夢到他跳出玻璃箱親吻了我一下,即可。至此風雅氣質消散,是不是嗅到一種強酸的味道?這種酸,學名叫作“窮酸”;這氣味,小名叫做“俗氣”。可是自己覺得很聰明啊。

因此,橫跨加拿大途經的每一個城市,如果時間允許,我都喜歡去逛一下那個城市的博物館。第一個被我相中的目標當然就是恐龍博物館啦!全世界到哪裡去找那麼多真正的恐龍化石集中在一起的地方!目標:Royal Tyrrell Museum。

加拿大卡爾加里有個小地方叫Drumheller,地球的人都知道的“世界級恐龍之都”,所以恐龍博物館就在這裡。這裡的地貌特徵與周邊都不同,本來一馬平川的地方,到這裡突然有了些小山和溝渠。而這個舉世無雙的博物館大約是擁有最多恐龍化石的地方。

我們從側門處小朋友玩的沙坑附近走上坡,走近沙坑一看,真心佩服博物館的用心:沙坑裡有一具同沙坑尺寸相襯的“恐龍化石”!加拿大孩子們的“玩具”真是酷爆。多少孩子不學金融不學會計律師跑去學考古的,大約就是從這坑入坑的。

館內所有的恐龍都標註了真的骨頭或者是倒模的。保存完好的恐龍化石叫人驚嘆,但是打動我的卻是一些小小的心思。比如:讓人與暴龍比一下身高,而暴龍只出了一條後腿就完勝。

我曾以為,四周的山上有恐龍化石,所以大概會封山禁止遊人上山挖恐龍。沒想到,博物館居然教大家挖到骨頭後怎麼辦!這很加拿大——保護人們的嚮往與熱情,承認並且肯定人們的好奇心。所以,在館內會看到這樣一張告示:如果你發現化石……(見圖4)

看着已然滅絕千萬年的恐龍,不由想到挪亞方舟時代的大洪水,也想到上帝的大憤怒與憐憫的彩虹之約。當時是因為人類犯下滔天之罪而被上帝的大憤怒淹沒,而動物們沒有犯罪只是倒霉被人連累。上帝後來憐憫挪亞一家,跟他立約說,以後都不再這樣滅絕人類了,以彩虹為憑。

我們一次次看到彩虹,上帝之約仍在。但是人類卻並未好好守約,所以每天都有不同的物種在因我們而滅絕。當霧霾重到全世界看不到彩虹,人心可會知道悔改?

小朋友玩的沙坑裡發現恐龍!(圖片系作者拍攝)

與大暴龍比高(圖片系作者拍攝)

如果你挖到恐龍化石……(圖片系作者拍攝)

奇怪的地形,這山裡有恐龍骨頭哦(圖片系作者拍攝)

渥太華的國會大廈,相當於中國大陸的中南海。加拿大總理和內閣成員就在這裡辦公。不同於中南海的是,渥太華國會大廈可以任市民和遊客自由參觀,也可以算作是加拿大的一個博物館。大廈內的圖書館幾乎就是文物本尊,精緻到不敢靠近,怕喘氣就把書弄亂了。

因上次恐怖襲擊的關係,現在大廈外面裏面層層警察,五步一崗,十步一哨,不再能像十年前一樣逛得那麼悠閑自在了。我看着處處巡邏的警察,覺得很是胸悶。人不僅叫動物倒霉,也殘忍到“擾害己身”(《聖經∙箴言》第11章17節)。人活得貧乏困苦,就詛咒自己的生命,更看不得旁人的平靜生活。殺戮別人並不能解決自己的疼痛,但是人就是從亞當長子該隱殺了弟弟亞伯,至今停止不了暴力相向。

雨夜國會大廈(圖片系作者拍攝)

魁北克城,整個老城就是一個博物館。

100-200年的老房子,有些很像上海的石庫門。每一道大門都讓人很想探訪,會不會有200歲的幽靈來開門?同行的小姑娘警惕地看住我不老實的手,它們一有機會就去拉一拉,叩一叩那些古老的大門。小姑娘說:“不要拉,不要敲,會打擾到幽靈的!”才說完,她的媽媽J小姐就扯了一下前面的門把手,也不知道幽靈聽到沒聽到。

魁北克老城,想不想叩門而入呢?(圖片取自網絡)

雪糕店

教堂(圖片系作者拍攝)

老城馬車

加拿大的博物館,不是個個都要靜靜看的。New Brunswick省的Monckton城市博物館叫我們“瘋玩”了一上午,令孩子們興奮得大叫,之後又把我感動到要落眼淚。

因為NB省是橫加鐵路的起頭,所以他們特別紀念蒸汽機帶來的工業進步。有兩間館室里都是模擬蒸汽機的原理,讓孩子們玩些有趣的科技遊戲。

比方,用咖啡紙跟其他普通的東西做降落傘,然後塞進風管里讓它飛到頂部再落下來。我手腳超級麻利地做出一隻咖啡紙降落傘,本是為孩子們做的,但是我自己試飛了一下。然後就一下又一下停不下來,我自己玩了累了才把降落傘讓給了兩歲半的外甥女。別的遊戲也都是利用空氣壓力的,比如用一隻大號吹風筒令一個成年人坐在凳子上“飛”起來,像哈利波特的魔法一樣精彩。

在介紹城市布局的二樓,高科技來了。參觀者可以推一輛很幼稚地畫成“的士”的小車子,每推到一個地方,推車的屏幕上會出現這個地方的介紹。語音和文字並用,方便又清晰,特別適合看不清、讀不準的老人和孩子。

終於發現館內也有“嚴肅”的地方。歐洲人如何提着行李、抱着《聖經》漂過大西洋,來到加拿大。華人如何來到北美修建鐵路,功勛傳世卻遭到歧視與排斥,還展示出一張當年的華人的人頭稅完稅證。最後一部份,是讓每一個參觀者自由留言,說說自己的移民故事。我看見了很多故事,很多故事下面都有一句“感謝主”。

德語版路德會《聖經》(圖片系作者拍攝)

移民離家的行李上,有很多故事(圖片系作者拍攝)

華人繳納人頭稅完稅證明(圖片系作者拍攝)

留下你的故事(圖片系作者拍攝)

惹哭我的紙條(圖片系作者拍攝)

有一張小黃紙上的內容讓我差點落眼淚:我喜歡這裡,因為這裡大多數人都住在房子里,因為這裡的人都很友善,對我很好。上面字跡是大人的,下方簽名是一個剛剛學會拼寫名字的男孩子。明顯他來自大多數人都不能住在房子里的地方,加拿大接納了他,對他很友好,所以他很喜歡這裡。

不知道為什麼,看完這張紙我眼睛濕了。

旅行後剛回家,是享受旅行滋味的最佳時候。因為此時不必提心弔膽開山路了,也不必勞神費事地找地方了。躺在床上翻看照片,回想種種瞬間,莞爾一笑,或者憋不住自己哈哈傻笑,這是一個人一生享受不盡的豐盛。我喜歡博物館,於是連路都認不清的我,每個館內動線卻都歷歷在目。當然,如果不記得了,還可以回去再看過。

清楚記得NS省的海軍博物館一進門就嚇得我冷汗出來。

“可嘆智慧人死亡,與愚昧人無異。”

——《聖經∙傳道書》第2章16節

一走進 Nova Scotia省Halifax市的海軍博物館就嚇了我一大跳!一具被弔死的海盜“屍體”掛在大門口,風吹得衣袂飄飄像在動。看完介紹會慶幸自己不是海盜——海軍抓住海盜,把人裝在籠子里吊在桿上,桿插在海邊等漲潮……這是那個時代對海盜的刑罰。想一想那個畫面就冷汗滴滴。

館內陳列着各種魚雷、艦炮等海戰武器。從帆船到戰艦,這裡可以看到日不落帝國舊時的雄風。有人委屈說這是侵略,有人得意說這是征服,課本上政治正確的稱謂是“殖民”——因為最準確,並且各色族群都可以對這個詞或愛或恨,全在於是殖民者還是被殖民者。作為被殖民的加拿大,雖然現在大多數人口是殖民者後代,使用着殖民者語言,並發誓保衛殖民者的女王,但是博物館裏的介紹卻毫無半點客氣,帶血的歷史一點一划把加拿大與日不落帝國劃分得很清楚。

如今殖民者與被殖民的那一代早已經成為歷史,殖民與被殖民的名字被放在一起,陳列着。吃了分辨善惡的果子,想分好人壞人,歷史就會從陳列窗斜眼看着我笑。這世界只有死亡完全公平,不分好壞。

這個海軍博物館的重頭戲,是兩樁令全世界都悲痛又肅然起敬的災難:Halifax大爆炸與Titanic海難。兩樁禍事都如此可怕,卻又都有面對災難不退縮、不畏懼、捨己救人的平民英雄。我站在那些展品面前,禱告希望這世界永遠也不再需要英雄赴難,因為英雄也是生命,有妻兒父母。

Titanic是因為電影的關係家喻戶曉,而其叫人紀念的真正原因,海軍博物

館的資料說明了兩個重要因素:一是相信上帝的紳士們在危難關頭把生機讓給了女人和孩子。二是人們盡全力弄清楚每一個失喪的生命是誰,還生命以最後的尊重。

在Halifax打撈起來的200多名遇難者中,只有一個女人,只有兩個孩子。這200多名遇難者中至今只有一名男童未找到姓名身份。在Halifax還有一個Titanic遇難者的墓,有100多名遇難者葬在這個城市裡,至今常常有世界各地的人前來獻花弔唁。

而這些值得尊敬的生命,其中有好些也是當地原住民眼中的“殖民者”,所以,誰好人呢?誰壞人呢?

泰坦尼克號模型(圖片系作者拍攝)

Nova Scotia省的名字就是“新蘇格蘭”的意思。我父親以為他們取一個故鄉的名字,是思念家鄉的意思。我搭了搭這名字的味道。新蘇格蘭,開墾在加拿大東部沿海,名字就充滿殖民味道。於是我說:取名新故鄉,表示開拓與征服,不看來路,奮勇向前,每一寸新開墾的土地都是他們的“家”!所以他們怕是不太會“想家”。

高地村博物館(Highland Village Museum)是大西洋西岸一個傳統的蘇格蘭小村莊。它於1700年代末開始,由被英格蘭人搶奪土地後無家可歸的蘇格蘭人漂過大西洋、從蠻荒之地一點一點開墾建造。

沒有退路的人,心中來不及悲憤,沒精力怨忿苦毒,只有一直抓緊上帝給的生機,勉力堅持活着、創造、繁衍。他們把自己所開墾的土地取上故鄉的名字,前面再加個“New”(新),就是自己的新家了。什麼鄉愁憂傷悲憤,又出產不了麵粉和牛奶,就統統從心裏搬到史書里。一百多年的建造耕耘,留下這個簡樸的美麗小村子,其中最漂亮高級的房子,還是教堂。

這些發憤圖強的小人物,也是“殖民者”,還很可能跟原住民打過仗,搶過資源。

高地村的教堂(圖片系作者拍攝)

高地村馬車(圖片系作者拍攝)

高地村石屋(圖片系作者拍攝)

大海對面就是蘇格蘭。不回了,因為這裡是新蘇格蘭(圖片系作者拍攝)

NS的另一個博物館叫人鬱悶:煤礦博物館。我是抱着探究加拿大的煤老闆“有何不同”的預設心理走進博物館的。

以為就是一些圖片和工具實物陳列。沒想到,讓我們真的下了礦坑。戴上礦工頭盔,披上墊肩(其實已經改良為保護遊客衣物的套頭披肩),我們下到了礦坑。沒開燈的區域一片漆黑,完全看不到自己手指頭。以我五英尺四寸的高度也必須彎下腰走路,那些身高近六尺的歐洲男人是如何在這樣的地方存活並連續工作十天的?並且隨時還有瓦斯爆炸、塌方的危險。

我們大約行走了幾百米的路,腰已經累得不行了。有一些遊客半途要求退出了。我沒退出,但是再走了幾百米,我就後悔了。好不容易挨到結束走上地面,我覺得胸悶噁心。應該是下面空氣不好,或者,是我心裏太難過了。哪裡的煤老闆都沒有不同,儘管種族不同、時間不同、地理位置不同,但是黑心是一模一樣的。這就不必多說。

令我更難過的是另一件事情。

和修鐵路的華人一樣,礦工們也是被“花好桃好”地騙來,一來就簽了生死契,並且是一家人的生死契。也就是說,如果一個工人受傷不能工作,就必須讓他的兒子替上,8歲的兒童也必須頂上。如果沒有兒子替工,這一家人就會被鞭打後丟在街上,無人敢理,無家可歸,活活病死餓死。

拉煤車的馬被送到地下之後,牠們大多數此生就不再看得到天光了。據說有一匹白馬在地下待了十幾年。偶爾也有特殊原因把馬牽上地面,但是上來後要蒙住牠雙眼,過幾天後才揭開,不然馬會受不了強光而變瞎。那……工人呢?下井十天後才上來一次的工人,眼睛會怎樣呢?不知道。

只知道工人們後來開始集結罷工,失敗,再罷工,再失敗……政府與煤老闆串通一氣,頒發更不利於工人的法律。但是終有一天,在罷工示威的衝突中,一位普通礦工William Davis的死亡,激起了所有礦工的憤怒,他們砸掉了自己賴以吃飯、煤老闆賴以發財的大批機器設備,拉掉電閘,停止工作。加拿大政府終於介入干預,礦工們勝利了。至今,NS省仍然是加拿大工人維權力量最硬的地方。

然而,幾乎同時期為加拿大修建鐵路的華人鐵路工人卻正是受到同一批白人的排斥和歧視,所以當時華人工人活得比這些苦命的白人更苦。這真是令人遺憾的錯誤,同為受苦的人,為什麼不相幫反而相害呢?令人更加嘆息的是,華人如今日子剛剛好過一些,也有了幾個華人議員了,就開始排斥剛剛新來的其他族裔的難民,和當初的那些白人苦工看不慣華人苦工一樣。

回頭看真的為老上海人驕傲。老一輩的上海人至今還能說出他們與猶太人的一點點交往與印象。我的父親只記得小時候的猶太鄰人為了不支付更多電話費,與家人定好暗號,鈴響幾聲表示什麼意思。所有的老上海人都形容猶太人“聰明”。

1938年8月15日第一批戰亂中逃命的猶太人到了上海港,進入“上海隔都”(Shanghai Ghetto)。上海人自己正在戰亂的痛苦中求生,卻沒有拒絕境況更糟的猶太人來“搶食”。使16000多猶太人得以喘息調整,繼續生活。大家都苦的時候,不是更應該互相扶助么?我們比別人強的時候,不是更應該憐貧惜弱么?可是大多數時候,人在困境中很難作出好的選擇。

誰是良善的呢?罪性不分時間先後,也不分國籍人種。人不會放下驕傲與貪心,人不會借前車之鑒,人一次一次重蹈覆轍,人被壓榨就去壓榨更弱的人。人類縱橫循環地作蠢事惡事,就像所羅門王嘆息的一樣:已有的事必再有,已做過的事必再做,日光之下並無新事。(《聖經∙傳道書》第1章9節)

煤礦博物館門頭(圖片系作者拍攝)

作者下礦井(圖片系作者拍攝)

可怕的坑道(圖片系作者拍攝)

可怕的坑道(圖片系作者拍攝)

大高個彎腰工作示範(圖片系作者拍攝)

采完煤的廢棄坑道。這樣一個坑道,兩個工人挖7-10天。(圖片系作者拍攝)

所以不論科技到了哪一步,關於人性的事情無外乎那幾樣,從來沒變過。罪一樣,罪的工價——死亡,也就一樣。所以所羅門王嘆息着說:“可嘆智慧人死亡,與愚昧人無異。”(《聖經∙傳道書》第2章16節)

智慧人與愚昧人一樣,王者與臣者一樣,富人與窮人一樣,在博物館裏大家都一樣。

我站在博物館裏看,感覺與大富婆也一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這才是溫哥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環球旅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