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程世清主政江西 開水澆女"反革命」份子的私處

2008年9月6日,南昌市的《江南都市報》發了一條很不起眼的簡訊:“程世清,1918年7月出生……於2008年4月29日病逝於南昌,終年90歲。”

程世清何許人,今天的年輕人恐怕知者寥寥。然而,1972年以前那幾年的程世清,在江西可謂一言九鼎,大名如雷貫耳。他是省革委會主任,多少人的生殺予奪大權,都掌控在他的手裡。然而,真是“河東河西”之運數,1972年後,程因“上了林彪的賊船”(這一點他一直不承認)而被隔離審查,直至被關進秦城監獄。

程世清主政江西時,乃典型的武夫治國。最令人不能原諒的是,很多無辜者在他的“治理”下命歸黃泉。1968年,他為了緊跟形勢,取悅中央“文革”,在江西大搞“三查”運動,即查“走資派”的幕後活動,查叛徒特務和“地富反壞右”的破壞活動。“三查”中以“逼供信”開路,在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內,就有五千多人被逼自殺。萬年縣大黃公社衛生院有位女醫生被誣為“現行反革命”,揪出來被“革命群眾”用電觸奶頭,用開水澆陰道,當場昏死,慘不忍睹。更可怕的是,運動中不少地方搞“民辦槍斃”,而且此風迅速蔓延,僅瑞金縣兩天之內各公社和大隊就槍斃了120多人,最大的70歲,最小的11。運動中全省被打死、逼死的高達2萬多人。“思想犯”李九蓮、鍾海源、吳曉飛等,都是在程書記的親自定案後最後遭槍決的(《隨筆》2009年2期)。這麼多人的死,讓程世清一人負責,在那個亂世的背景下,似乎也說不過去。全退一百步說,這些人的死至少他負有不可推卸的“領導責任”。多少人因他而家破人亡啊!

說起治下“子民”死的數量,程世清遠不如河南的吳芝圃。“大躍進”初,吳芝圃批倒了潘復生而登上了河南省委第一書記的寶座。他甫一上任,便在中原大地迅猛颳起了一場放“衛星”的狂飆和妖風。基層和百姓誰反對,隨之以捆、綁、吊、打、捕等強大的專政手段相配合。這一下把全省人民推進了萬丈深淵。尤其是信陽地區,農民口糧光了,種子糧光了,野菜挖完了,樹皮啃完了,但強大的鎮壓機器又強迫農民不準離村逃荒,不準向外寫信反映。故留給百姓的只有死路一條,有的成家成家被餓死,信陽全地區餓死100萬人,河南光山縣就死絕5647戶(《領導者》2009年1月8日)。死了之後還不能說是餓死,只能說是瘟疫。對如此慘案,吳芝圃至少負有不可推卸的“領導責任”。從死人數量上看,吳作的惡要遠大於程。然而,吳芝圃卻沒有因此受到多重的懲罰。1961年7月,僅將他從河南省委第一書記降為第二書記而已;次年4月,又調任中南局書記處書記;1967年病死於廣州,而後卻得到了這樣的評價:他“為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和共產主義事業鞠躬盡瘁,無私地貢獻了自己的一生”。

需要說明的是,程世清被懲處,其原因根本不是他治下死了那麼多人,而是他系“林彪死黨”;最後也是以“誣陷許光達同志”而構成“誣告陷害罪”,又因“情節較輕”才被“免予起訴,予以釋放”的。

程世清也好,吳芝圃也罷,其頭上的烏紗與其治下百姓駭人聽聞的死亡竟基本沒有什麼關係。為什麼對這些大人物,總是算政治帳,而不去算人命帳呢?難道那麼多的人命,就不是政治帳了嗎?

原標題為:人命與烏紗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09年8月(上)半月的《雜文月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