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魏京生:感謝川普和彭斯 告訴美國人民蛇的本性

中國共產黨的意識形態和政治體制,是早已被西方人淘汰的價值體系和奴役制度。美國人可以容忍其存在,但共產黨不會容忍民主自由的存在,他們很正確地看到了兩種文明的根本衝突。在國內不能容忍民主自由,在國際上他們也不可能容忍。

從川普總統猶猶豫豫地開始貿易戰,到最近彭斯副總統的講演,說明美國人真正開始醒悟了。正如彭斯副總統所說,當年大多數美國人民抱着良好的願望,以為幫助中國發展經濟可以同時促使中國走向民主自由,現在事實證明恰恰相反。中國共產黨不但沒有給自己的人民自由,而且已經嚴重危害到美國的經濟和民主自由的體制。

這不是簡單的貿易逆差問題,而是農夫與蛇的故事。中共的經濟發展,不但沒有給予中國人民自由和富裕,反而侵蝕着美國的自由和富裕,進而發展到干預美國政治,企圖控制美國的政策。這正是真正的冷戰,意識形態決定了雙方的敵對關係,而且從來如此。

在這一點上,共產黨從來都說實話。他們的最終目標,就是打敗西方的民主自由,建立全球的專制體制。他們和民主自由的矛盾,是你死我活不可調和的矛盾。即使鄧小平的韜光養晦,也是暫時的欺騙。這個說法本身的潛台詞,就是最終打敗對方。

現在西方最流行的兩種說法,一個是亨廷頓的文明衝突,一個是所謂的修昔底德陷阱。前一種說法太學術化,也就是學者們為了少得罪人而習慣的溫吞水的口氣。後一種說法可能沒搞清楚真正的問題,只說出了表面現象。其實真正的衝突,就是社會制度之爭,意識形態之爭。

在這方面,西方的歷史並不典型。所以西方人能說到文明之爭已經很深刻了。其實文明之爭和陷阱論,說的都是結果而不是原因。中國先秦時代的歷史,或者說漢族形成的歷史更典型地說明了,由於意識形態決定的社會制度之爭,才是決定歷史的根本原因。

三千年前的華夏民族,是一些從西方遷來的政治體制不同的少數民族,被周圍強大的、被稱為狄文化的多數民族所包圍。和西方學界所流行的,被馬克思所論述的經濟基礎決定政治體制的理論相反,華夏各國在經濟和技術上並沒有什麼優勢,反而在很多重要的技術上處於絕對的劣勢。

但由於他們的政治體制更人道,有利於他們的內部團結,包括對待俘虜的奴隸更平等自由,所以在和周邊蠻族的鬥爭中逐漸擴大,最終形成了至今仍是世界最大的民族,並且吸收融合了所有文明的技術和智慧,包括人才,發達了兩千多年。這和現在的美國非常相似。

孔夫子所總結的仁義禮智信的價值體系,正是現在所謂的普世價值。這種最符合人性的普世價值,正是華夏民族從小到大發展的根本原因。這也是美國民主制度從小到大發展的根本原因。經濟、軍事和文化等等,只是政治體系發展的副產品。

而中國共產黨的意識形態和政治體制,是早已被西方人淘汰的價值體系和奴役制度。美國人可以容忍其存在,但共產黨不會容忍民主自由的存在,他們很正確地看到了兩種文明的根本衝突。在國內不能容忍民主自由,在國際上他們也不可能容忍。

因為最符合人性的政治制度所造成的現實,對奴役制度有着根本的威脅。普世價值的吸引力,正是造成奴隸們逃亡尋找自由的永久動力。這些對奴役制度構成根本的威脅,自古以來如此。

善良的農夫終於醒悟到蛇的本性,是今後不被蛇咬到的開始。美國人終於醒悟到,奴役制度和民主自由不可能共存。感謝川普總統和彭斯副總統,告訴美國人民蛇的本性。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