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毛澤東的巨大遺產 禍害至今!

毛澤東乃腐敗源頭

毛澤東的遺產就是政治腐敗,並為中共淪為最大經濟犯罪集團奠定了制度及思想組織基礎。中國的崛起只是貪官權貴的崛起,黨富民窮、官富民窮──“紅二代”、“官二代”、“富二代”大搖大擺──中共只能通過暴力、謊言與金錢來確保腐而不敗。

中國社會今天的腐敗泛濫,致使原本擁護中共及改革開放者都產生了信心危機,於是就有了懷舊情感。似乎毛時代就明鏡高懸、弊絕風清似的。事實上,中共是一個暗箱操作的黑道組織,歷練出了一流的造假水平,外界幾乎看不到真相。中共不能在陽光下生存,從核心開始擴散的腐爛,恰恰源於始皇毛澤東。建黨九十年來,中共最為成功的,是把謊言宣傳成真理,居然每每激動人心。

即使不算井岡山與延安時期的虐殺,直接或間接死於一九四九年後毛共專政的冤魂,國際史學界公認不下八千萬。毛澤東才是腐敗的“千古一帝”。以中共自己的史料,僅舉三例看他的貪腐與糜爛。

大饑荒與毛澤東的奢靡

瘋狂大躍進導致大饑荒,活活餓死四千多萬老百姓,比中國有文字記載的兩千多年來因自然災害而死亡的全部人口還多,並創人類和平時期死人的歷史記錄。人民呼飢號寒的時候毛澤東迷上了西式大餐,據中共紅旗出版社一九九六年十一月版的《毛澤東遺物事典》記載,以及當事人回憶錄──被宣傳為三年饑荒時期“不吃肉”、與人民“患難與共”的毛澤東,僅西菜菜譜就包括七大系列:魚蝦類、雞類、鴨類、豬肉類、羊肉類、牛肉類、湯類──日常品種超百,其中有蒸魚卜丁、鐵扒桂魚、烤魚青、莫斯科紅烤魚、吉士百烤魚、鐵扒大蝦、烤蝦圭、咖喱大蝦、罐燜雞、紅燜雞、蔥頭燜雞、法國豬排、意式奶豬、烤馬駿、煎羊肝、牛扒、咖喱牛肉、伏太牛肉……。“主席一支煙”(四川什邡雪茄),竟是“百姓萬人糧”……;餓殍遍野之際,各地還要為毛澤東修建豪華別墅(史稱六十一座行宮)。除各省市首府外,一些中等城市如包頭、鞍山等也競相效尤,其數量之多、標準之高古今中外罕見(當時外交部總務司長等人觀摩後說,有些地方的裝修標準在釣魚台國賓館之上)。彭德懷一九五九年在廬山會議上提到:“好多省都給毛主席修別墅,搞什麼名堂?”鄧小平一九八○年八月十八日在政治局擴大會議上也說:“一九五八年以後,到處給毛澤東同志和其他中央同志蓋房子,造成很壞的影響,很大的浪費。”

全民赤貧與毛澤東的巨富

據中共江西省委史料──

一九六七年十月毛澤東親自審核了自己的稿費存單,達五百七十多萬(相當於現在的三億多),是當時的中國首富。一九七六年毛的存款更高達七千六百多萬元(《黨史文苑》二○○四年第五期《毛澤東億萬稿酬的爭議》)……。在“萬惡”的資本主義國家,所有政治人物在位時發表有關公共政策的文字,均視為公共作品而不能收取個人稿費。西方政治家的稿費收入大都來自下台之後公開發表的文字。而毛的極權地位使其著作發行量成為全球之冠,僅《毛主席語錄》的累積發行量就高達五十億冊,一度超過長盛不衰的《聖經》。事實上毛的文化只有初中水平,其文章大多為胡喬木、陳伯達、田家英、康生等人代寫(毛澤東屢次當眾坦承:“靠喬木,有飯吃”),百分之九十以上“毛著”文章出自秘書們的手筆,游擊戰“十六字訣”系朱德首創,而毛只是做了宣傳就貪天之功;《老三篇》、《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論持久戰》、《沁園春‧雪》等等名篇,毛只是冠名發表而已,但稿費卻被他獨吞。甚至“為人民服務”的口號也是蔣介石原創。一九六四年十一月十八日中共中央批轉文化部黨組《關於改革稿酬制度的請示報告》──廢除了印數稿費制度而只採用字數稿酬。後來,全國報刊、出版以及所有創作均取消了稿費制度,全國唯有毛澤東一個人獨享稿費特權,而且是壟斷髮行的印數稿費。當時每個家庭擁有多套《毛選》,大多不是個人而是由國家或單位花錢購買發放的;其著作不斷再版,聲稱“手不沾錢”的毛澤東帶頭違規、假公濟私。在老百姓赤貧的毛澤東時代,毛給江青、張玉鳳、護士吳某、汪東興、賀子珍的單筆賞錢動輒數萬(總額上百萬)。榮升將軍以後的毛孫毛新宇卻稱:“爺爺一生艱苦樸素,穿過的兩件睡衣打着五十九個和六十七個補丁。”

全民禁慾與毛澤東的濫欲

中共黨史載,彭德懷曾斥責毛澤東“後宮佳麗、粉黛三千”。在中南海成立文工團的目的是“選妃”。一位中南海文工團的女琴師說:毛澤東沒品味,一見着漂亮女人就拉上床,他的任何辦公地都有“密室”,且對女性從來不尊重,包括自己的妻子,是個見異思遷的淫君……。楊開慧帶着三個兒子為他身陷囹圄的時候,他卻在井岡山上與賀子珍偷歡;長征逃亡途中,負傷十七處的賀子珍仍懷孕三次。而賀子珍赴蘇聯養病期間,他又與江青勾搭。同江青婚後又一直“暗渡陳倉”。晚年痴迷於“采陰補陽”來延年益壽。他蹂躪過的知名美女超百、不名佳人無數,佳麗品種像他的食譜一樣豐富,直到臨死也本性如故。最後的“通房大丫頭”張玉鳳至今享受省部級待遇。與此同時,眾多老百姓卻因雞毛蒜皮的“作風問題”下了地獄。

事實證明,毛澤東不但是大貪官與謊言大師,還是大“剽客”與大“嫖客”。早在延安時期就硬著頸項:“說我無非是吃喝嫖賭,孫中山能夠,為什麼我不能夠?”(《炎黃春秋》二○○九年第三期,《楊尚昆一九八六年談張聞天與毛澤東》)

以暴力謊言確保腐而不敗

在道貌岸然教導別人如何如何的同時,毛澤東卻把貪婪與淫慾發揮到了極致,舉國之力供他於神壇,而他卻欺騙了全國人民。今天的貪官與“毛主席”相比,只是小巫見大巫。

毛澤東的“偉大”,在於他自身腐敗而又要求所有的人必須“清廉”;自身腐化貪婪而老百姓合法脫貧的權利都被剝奪。獨佔勝利者的道德優勢與話語權,開國領袖的威信足以感召善良並壓制異己,毛澤東作為成功的農民革命帝王,他一個人站起來而別人都趴下了。即便如此,全國人民還要狂熱崇拜一個甚於希特拉、斯大林的腐敗暴君,其神化與魔化,為世所罕見。

隨着個人威權統治的結束,中共的腐敗通過“改革開放”的“走私”而擴散或膨脹開來。後續的領導人沒有毛澤東的絕對權威與魔力,上行下效的貪官濫權致人心失范,行政體制內部已然失控,導致國家機器的系統性腐敗與全社會的墮落。而中共以“立黨為公”與“為人民服務”的名義倒行逆施,從“家天下”、“元老亂政”發展到今天的“官有制經濟”,其獨裁本質只是粉飾了現代鉛華的權貴股份制分贓政權。集權集腐,當初毛澤東獨享貪腐甜蜜,今天的特權階級共享腐敗福利,上下左右算是扯平了──駕馭腐敗,成為控制或利用貪官的手段與治國之道,也是“堅持黨的領導”之唯一有效保障;而腐敗成為福利,又是維繫官員“對黨忠誠”的必然代價,罪孽便與官階等高了。

樹根荼毒,全株盈惡。毛澤東的遺產就是政治腐敗,並為中共淪為最大經濟犯罪集團奠定了制度及思想組織基礎。中國的崛起只是貪官權貴的崛起,黨富民窮、官富民窮──“紅二代”、“官二代”、“富二代”大搖大擺──中共只能通過暴力、謊言與金錢來確保腐而不敗。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爭鳴》雜誌2011年六月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