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他是文藝片導演 29歲自縊身亡 如今作品入圍金馬獎六項大獎!

在10月1日公布的金馬獎入圍名單中,有一部影片如黑馬一般殺進了男主角、新導演、改編劇本、劇情片、攝影、原創音樂電影等6項大獎的入圍,可惜青年導演胡波在此片後制階段(2017年10月12日)被發現在北京住處上吊身亡,享年29歲,而這部讓他發光發亮的《大象席地而坐》也成為了他最後的遺作。

《大象席地而坐》的男主角彭昱暢得知作品入圍後,在微博上悼念導演胡波,他附文道“胡波導演,你看到了嗎?感恩一切”,語氣里滿懷對導演的思念和哀傷。

在此次入圍之前,胡波還是位名不見經傳的作家和導演,他曾出書《大裂》和《牛蛙》,在創作小說的同時,他也在為自己的電影作儲備,2016年7月,胡波帶着自己的劇本《金羊毛》走上了青海西寧 FIRST青年電影節創投會的宣講台上。

相比於其他人的激情並茂,胡波的演講顯得索然無味,中間甚至有着幾十秒的空白,但是冬春影業的製片人王小帥的妻子劉璇注意到了他,由劉璇牽線搭橋,在王小帥看過劇本後,胡波很快與冬春影業簽約了。他當時並不知道,這個起點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

影片殺青後,從電影的名字到時長,胡波與冬春影業的分歧不斷,因為堅持3個小時50分鐘的版本,胡波曾與劉璇爆發過激烈的衝突,有看過電影的業內人士也認為電影里有太多不必要的細節,王小帥也表示時間過長會讓觀眾覺得繁瑣,在幾經溝通以後,胡波只減去了十分鐘的片長,彼此的不理解讓他變得痛苦消沉。

在胡波不多的微博里,這條格外被關注,可以看出他是一個特別清貧的創作者,但他的同學回憶起來,表示沒聽說他經濟特別困難,好友姜山記得在今年5月,胡波曾向他抱怨過房東一下子漲了1000塊房租,當他提起幫助時,被自尊心很強的胡波拒絕了。

胡波曾經在微博透露過,電影讓他感到屈辱和絕望。他也曾想過把電影收回和其他人合作,但是苦於找不到合適的投資人,自己也沒有贖回電影的本錢,他的同學回憶起他上學時期,對於電影就是如此的執拗與決絕,如今他的這些特點又在剪輯中體現了出來。

這張截圖是胡波生前的好友“牧羊的水鬼“提供的,胡波發截圖時稱:“想做一個藝術電影導演的日常。你不但什麼也不會得到,還會遭受無盡的羞辱。”在他的朋友看來,胡波與冬春影業僵持的這段時間裏,更大的是精神上的痛苦,他酗酒、打遊戲、自我懷疑與否定。

《大象席地而坐》講述了四個人希求逃避生活中的麻煩,到滿洲里看一頭傳說中每天坐着的大象的故事。很多人都在謾罵王小帥身為藝術片導演卻重利,寫下如此傷人的言語,間接逼死新人導演,與其說是胡波和冬春影業的衝突,不如說是文藝電影和商業電影的衝突。

圖為胡波母親代其領柏林電影節影評人費比西獎,投資方已將影片版權贈予導演胡波的父母,或許這也算是對天堂的胡波一點慰藉,在這場無聲的硝煙里,誰對誰錯很難斷定,但是胡波卻用年輕的生命成全了自己的藝術,逝者已矣,願這樣的悲劇不會再出現。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新浪看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