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他只能活一年 狂吃藥為一件事:別等到來不及 才學會說我愛你

如果生命只剩365天,你將如何度過?

這個問題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太過遙遠了,但對於Brett,卻是真實的。罹患癌症的他被醫生宣判,只有一年生命。此刻開始,他的生命如同一場死神緊追在後的短跑。

然而此時的Brett,在日本的機場,興沖沖地向《你為何來日本》節目的採訪記者說:

“我患了癌症,只能活一年了。但是我答應過我兒子,要在暑假陪他去想去的國家旅行,他選擇了日本。所以,現在是我和我兒子的最後一次旅行。”

畫面中的Brett有些胖,規規矩矩穿着T恤,但是汗水已經弄濕了整件T恤,他看起來狼狽不堪。

臉上卻是笑容滿面。

在他生命中最得意幸福的那幾年,他無法想像自己此時外表的不體面,卻也無法獲得如今的心境。

或許現在的Brett很難讓人相信,他曾是名校畢業的行業精英,大學畢業後曾被外派來到過日本,結婚後事業也越來越好。

2007年,兒子Felix降生。Brett抱着小小的Felix,正是人生最春風得意的時刻。

但這份快樂維持的並沒有Brett想像中久。2011年10月,他被查出患上癌症。

隨後,妻子和他分開,兒子一直跟隨妻子生活。而Brett開始了獨自和病魔的鬥爭。

他做過大大小小的手術,不斷接受各種治療,但是病魔並沒有饒過他:癌細胞不斷擴散。

他的身體很差,記憶力減退,在東京時還曾休克。但他努力不表現出異樣。大家都笑着,保持着樂觀,像是一次普通的暑期旅行,像是他們往後還能有無數個這樣的旅行。

他們在各種地方合影留念,每次都笑得格外開心。

Brett以為自己掩飾得很好,永遠不會有人知道其實他一直在咬牙堅持。

在他出發來日本前,所有人都反對,他的醫生甚至警告他:如果離開醫院,他或許會死在旅行的路上。

“所有人都反對,但我一定要來,為了我兒子。”他想好了一切,包括請求自己的朋友同行:如果我有什麼問題,她可以照顧我的兒子。

生命倒數計時,他選擇用所有時間和愛的人在一起,彌補曾經虧欠的時光。

“是否還要繼續?”

即使被無數次問及這個問題,即使他的身體一直在發抖,他經常疼痛難忍,他的回答從未變過:當然。

Felix說自己記事起父親就病了,在他印象中,父親一直很嚴肅。

但是現在,一切都不同了。

父子倆十分默契,可以一起做幼稚的事情。

曾經嚴肅還有些陌生的父親,變得可愛又快樂。

這樣父子倆鬧成一團的時光,千金不換。

18天的旅行,其實Brett早就撐不下去,他吃着強效的止疼葯,裝作若無其事。

他每天都笑得很開心,他說因為如果自己不笑,大家都會很悲傷。

如果我不笑而是表現出痛苦的樣子的話,大家都會感到難過,不想那樣。我也會很難過,會變得很悲傷。

唯有在些微帶了醉意時,才袒露自己的擔憂。

“我每天吃這些葯,只是為了我兒子。”

“哪怕只是多一天,我也想努力活下去。”

他第一次對兒子說了自己的心裏話:如果我離開了,你也要勇敢長大。

“兒子,爸爸愛你。”

兒子對他說:爸爸,這是你第一次說愛我。

父親總是這樣,寡言又鮮少表達愛。他們的愛總是沉默。

可是,有些事是真的會來不及,是真的會遺憾的。

我不知道男孩在未來長大成人後,會如何回憶這個夏天,這次旅行。但他一定記得,自己的父親是個很了不起的人,即使重病在身也用盡全力完成了共同旅行的承諾。即使很痛苦也用力微笑,為了讓身邊的人安心。

希望他永遠記得,父親是個很勇敢的人。

旅行結束了,Brett要繼續做回病人,和病魔鬥爭。他的身體已經很不好了。

時間過得太快,命運又格外喜歡捉弄人,不知道還有沒有下一次旅行,也不知道此時此刻深愛的人會不會哪一天就分道揚鑣,更不清楚以為會一直在身後挺你的人會不會突然離開……

沒有人可以保證未來的事情,我們能把握的唯有當下。

這次,請一定不要留下遺憾。趁一切來得及,記得說我愛你。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視覺志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