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港台 > 正文

中國大陸民運人士滯台流落街頭

大陸異議人士劉興聯與顏伯均(左)在台機場滯留8天,因付不出4萬人民幣而搬離過境旅館。(顏伯均提供)

劉興聯的高血壓連續超過200mmHg,台灣安排醫院檢查。(顏伯均提供)

近日,民運人士“中國人權觀察”秘書長劉興聯和新公民運動成員顏伯均持聯合國難民證過境台灣,並尋求政治庇護。兩人雖被暫時安置在機場過境旅館,但因無力承擔多日來的房費,被迫流落街頭。

劉興聯與顏伯均兩人在台北時間4日接近旁晚時,因為過境旅館送來的人民幣4萬元帳單結不了帳,只能打包行李搬離過境旅館。

顏伯均:“現在他們又在趕我們走,我們正流落街頭。現在暫時每個人都欠了兩萬多塊人民幣,兩個人欠了四萬多(人民幣)。”

劉興聯:“我們暫時搬出來,免得他們把帳務越搞越大。我們要給他寫個欠條,他也不願意。而且我很不能理解,為什麼在這住一星期,每個人就消費人民幣兩萬多?”

劉興聯以及顏伯均兩人9月27日過境台灣申請庇護之後,因為無法入境,被官方安排在機場五星旅館兩間單人房。

顏伯均坦承,出來逃亡多年在泰國打黑工一貧如洗,只能勉強維持生活費。

顏伯均:“如果堅持要我們走或是要我們支付相應的款項,我們只好搬出去,搬到走廊或者是地上,臨時先安頓下來。”

在滯留台灣機場等待的8天中,劉興聯在4日上午傳送給自由亞洲電台的照片顯示,他血壓高達213豪米汞柱(mmHg)。台灣方面日前雖已安排在機場醫務室檢查,但是他高血壓連續多日飆破200;3日通融暫時讓劉興聯離開機場,“短暫入境”至附近的署立醫院做檢查。

劉興聯:“報告已經出來,醫院認為我左腹動脈血管有阻塞的現象。其他進一步檢查也說明不了什麼,因為昨天去能做的檢查範圍也不大。”

2015年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遭關押8個多月的劉興聯自稱,在中國大陸入獄後受到行刑折磨,被逼服用不明藥物,左腎上腺長了一顆腫瘤。

劉興聯:“因為,我這個病是在大陸受中共迫害。我在入獄之前根本沒有這些疾病,入獄以後每天接受他們行刑折磨,每天給我服用大量不知名藥物。”

劉興聯和顏伯均兩人離開中國大陸逃至泰國難民營,再輾轉至台灣。兩人聲稱,已向加拿大遞件申請移民,希望台灣方面能短暫收留兩、三個月,能讓他們順利至第三國。

八天來惶惶不安地等待,讓劉興聯感嘆“度日如年”

劉興聯:“我們也希望能儘快得到解決,因為台灣方面我相信也會積極幫我們解決事情,而且也不會讓我們永久地停留在機場裏面。”

顏伯均:“他現在身體不是特別好,他躺在這裡說話上氣不接下氣。現在在這裡前途未卜,後有追兵,(遣返)這東西也搞得我們寢食難安。”

不過,台灣方面不是聯合國成員,兩人所持的聯合國難民證遲遲無法核實,在機場成了人球。

在台灣的主管機關移民署署長楊家駿4日受訪時表示,已經兩度送劉興聯就醫,台灣對兩人的身體健康狀況完全掌握:“如果不是對他們最好的考量,不是第一天就送走了嗎?現在都在安排。(安排往第三國嗎?)我沒辦法跟你講,現在都在處理當中。”

而在台灣掌管兩岸事務的陸委會4日在例行記者會被問及表示,將會綜合國際慣例、相關法律規範以及過去處理案例,兼顧人權保障、國際視聽以及當事人意願,予以妥善處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