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美媒揭秘馬雲背後江派和多個主權基金 地下黨劉希泳是前車之鑒

——馬雲現象 中國富豪人人自危

《紐約時報》早就報導過,在馬雲的阿里巴巴背後有江派的紅二代和多個主權基金投入,與國家銀行關係密切。報道引述分析說,如果馬雲死心塌地成為中共轉移財富的白手套,或許還不會那麼招忌,但馬雲接下來的動作,為自己埋下了禍根。因為他的阿里巴巴得到日本軟體銀行和美國雅虎投資,這等於有了國際保護傘。這對馬雲的事業版圖當然是好事,但是不懂政治的馬雲並不知道,這也是最招中共忌諱的事情。一個投靠中共的人,怎麼可以另找靠山?三姓家奴,是可忍,孰不可忍?這才是馬雲急流勇退的真正原因。

中國經常上榜的民營富豪,被指進入了冬天。儘管 中共領導人放話既不允許唱衰國企,但也不會限制民營經濟,可是中國國進民退的潛在現象,仍然讓與官方與政治緊密掛鈎的富豪們不放心。阿里巴巴董事局長馬雲提前一年多就宣告退位,又宣稱全身裸退國內的資產經營。評論指馬雲或許嗅出了冬天的寒冷,但也有分析猜是馬雲動作催生了富豪的危機。

蘋果日報報道指,馬雲宣布1年後交棒,恐怕是因為已經知道政治圈中有人對他不滿,急流勇退是他的最後自保之道。

2018年9月10日,馬雲宣布1年後交棒,這是一件具有厲史性象徵意義的事件。有人認為是馬雲嗅到了危機當頭,這當然不無道理,畢竟馬雲這幾年太高調了。例如,他是第一位與美國總統會談的中國商人,還曾經向特朗普許諾在美國投資,要為美國在5年內創造100萬個就業機會。

據評論說,一個商人取代中共(即使是得到中共授權)代表國家進行經濟外交,這是以前從未有過的事情,馬雲因為太有錢,已經有點不知道自己是誰了。現在他宣布交棒,恐怕是已經知道政治圈子裡的人對他不滿了。

但是馬雲的危機還並不是如此。馬雲,以及像馬雲一樣的富豪,他們真正的危機,他們現在人人自危的真正原因,恰恰就是他們之所以暴富的原因,這也算是因果報應。這個原因,就是他們與政治權力的深度關聯與勾兌。

報道分析說,以馬云為例,他可以說是中國政府阻擋外國競爭者入境下的受益者,他的暴富,是中國的政治權力計入的結果。我們甚至可以說,馬雲的錢,是共產黨給的。從這個角度看,既然是政府給的錢,政府有一天要收回,馬雲也沒有什麼可抱怨的。這麼說當然不是沒有根據,《紐約時報》早就報導過,在馬雲的阿里巴巴背後有江派的紅二代和多個主權基金投入,與國家銀行關係密切。

報道引述分析說,如果馬雲死心塌地成為中共轉移財富的白手套,或許還不會那麼招忌,但馬雲接下來的動作,為自己埋下了禍根。因為他的阿里巴巴得到日本軟體銀行和美國雅虎投資,這等於有了國際保護傘。這對馬雲的事業版圖當然是好事,但是不懂政治的馬雲並不知道,這也是最招中共忌諱的事情。一個投靠中共的人,怎麼可以另找靠山?三姓家奴,是可忍,孰不可忍?這才是馬雲急流勇退的真正原因。

報道認為,倘若馬雲不退讓、不辭職、不放棄,他的下場會怎樣?香港商人劉希泳就是前車之鑒。劉1970年代末期作為中國首批自費留學生到哈佛大學深造,背景相當不簡單。後來沒有按照規定回國,而是在香港創業並成為永久居民,成為香港尖沙嘴君怡酒店老闆。

1990年代末期,因為涉及原光大集團董事長朱小華案曾經被中紀委雙規,關押過一段時間,出來後與中央電視台主播劉芳菲結婚。這更說明他不僅是黨員,而且背景不簡單。出事後還高調迎娶央視主播,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他2016年11月再次被捕,原因是涉嫌詐騙工銀亞洲2億多元人民幣貸款。他在2017年3月15至19日期間,遭到9名來自吉林延邊的檢察官的刑訊逼供,甚至按住上身向其腿部「摺疊」,導致身體多處骨折,因為口鼻被封導致機械性窒息死亡,被告事後還企圖毀壞審訊室內的錄音設備。

劉希泳的下場,跟肖建華是一樣的,這反映出在今天中國的權貴資本主義的大的制度環境下,權貴集團的勾結,給勾結者中商人的那一方,帶來的風險,就是中國富豪人人自危的原因。中國這批最有錢的人,當初能夠得到財富,就是因為與政治勾結在一起,把自己綁在了權力鬥爭的戰車上。所謂成也蕭何,敗也蕭何,既然你靠捲入政治來發財,你就要準備成為政治變動的犧牲品。

報道認為,這一點,已經越來越為所有的富豪所認知,馬雲自然也不是傻子。馬雲對外表示要退休,恐怕也是他最後的自保之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