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毛澤東餓虎撲食 女服務員驚嚇昏倒

——毛澤東荒淫無恥的私生活

毛的私人生活極其腐敗、淫亂,即使與封建帝王相比也有過之無不及。早在上世紀二十年代前後,毛在長沙活動期間與毛的第二任妻子楊開慧結婚之後(毛在老家由父母做主曾為毛娶了一位比毛大四歲的羅姓姑娘為妻,婚後一年多羅氏就去世了),毛即與楊開慧的表妹和一位叫陶斯詠的寡婦在一起鬼混,引起楊開慧的不滿。一九二一年毛參加中共第一次代表大會後,懷揣着共產國際提供的大洋,還專門跑到南京與移居在那裡的陶斯詠重敘舊情。

一九二七年毛髮動的秋收暴動失敗後,逃竄至井岡山投靠在那裡佔山為王的王佐、袁文才的土匪部隊。在那裡毛看上了比楊開慧更年輕漂亮的賀子珍。經王、袁撮合,毛置與自己共患難的妻子和三個親生兒子的安危於不顧,在沒有和楊開慧離婚的情況下,毛毫不猶豫地拋棄作丈夫、做父親的職責,又於一九二八年與賀子珍結婚。此時,毛的合法妻子楊開慧正帶着她和毛所生的三個兒子在長沙清水塘和老家板倉,一面艱難度日;一面翹首企盼毛的歸來。對毛一往情深的楊哪裡知道,她們母子四人早已被毛拋棄。毛早已在井岡山另結新歡。從一九二七年毛離開楊開慧母子上井岡山,到一九三〇年楊在長沙被何健處決的這三年多的時間內,毛明明知道楊開慧母子在長沙清水塘和老家板倉生活非常危險,隨時都有可能遭到殺身之禍,如果對自己的妻子和兒子稍微懷有一點夫妻之情、父子之情,毛完全有辦法通過中共地下黨,把楊開慧母子接到井岡山和中央蘇區和毛一起生活,以使她們脫離危險。然而毛不僅沒有這樣做,就連毛率紅軍奉命攻打長沙,從板倉附近經過,他都沒有順便去看一下自己的妻子和親生兒子。毛怕楊和自己的兒子回到他身邊,妨礙他和賀子珍的幸(性)福生活。毛對親人的冷漠無情、不負責任和自私在此暴露無遺。

當毛和中共打着北上抗日的招牌流竄到陝北後,在毛和中共的欺騙宣傳之下,一大批懷抱抗日救國理想的青年學生、文化人被誘騙到陝北。毛所在的延安,一下子出現了許多衣着打扮時髦的女性,令賀子珍等中共領導人的老婆們相形見絀。其中一名演員出身名叫吳莉莉的女士更是美貌時髦出眾,立刻被毛看上。毛找各種借口與吳交往、鬼混。一次毛正與吳鬼混時被賀子珍發現,賀與毛、吳又打又鬧,吵得盡人皆知,吳無臉再在延安混下去,只好離去。毛還與女作家丁玲也常在一起鬼混,還揚言要封丁為妃子。賀子珍性情剛烈無法容忍毛的淫亂,終至以到蘇聯療傷為由離開了毛,遠去蘇聯療傷。賀離毛而去不久,毛又和從上海來的電影演員江青鬼混在一起(江在來延安之前曾與四個男人結過婚或同居過),不久毛便決定與江結婚(此時毛尚未與賀子珍離婚),因江的歷史過於醜陋,毛的這一決定引起中共上下一片反對之聲。他們耽心江的醜聞會給毛和中共臉上抹黑。然而毛不顧中共上下的反對,堅持與江舉行了婚禮。直到兩年後,賀從新聞報導中才得知毛已與江結婚,賀此時給毛寫過多次信均未得到毛的回信,最後毛回信告訴賀:我們以後就是同志了(意即夫妻關係結束了)。此後毛一直設法阻止賀回國,以免賀妨礙她與江的幸(性)福生活。賀遭此打擊終至精神錯亂,在蘇聯被關進精神病院強制治療。

“解放”後毛已成為中國大陸貨真價實的封建帝王,與被他看中的女人淫亂就更加肆無忌憚。為滿足毛和中共領導人的荒淫慾望,毛手下專為毛和中共高級領導人在中南海組織舞會,每周一次,後改為每周兩次,專門從中南海女工作人員和部隊女文工團員中選取年輕漂亮的姑娘為毛伴舞,兼供毛挑選作為陪寢對象。毛的手下還秉承毛的旨意,把人民大會堂北京廳改成“118會議室”,據知情人士透露,裏面的裝璜、傢具、陳設、吊燈等都遠勝於克里姆林宮。這裡是專供毛與大會堂年輕貌美的女服務員淫樂的場所。此外毛還利用外出巡視的機會,每到一處便要手下召集當地女演員、年輕漂亮的女服務員為其伴舞供其淫樂。

其中最有名的當數張玉風,此人原在毛的專列上當服務員,被毛看中後,被毛調到中南海為毛服務供其淫樂。近來網上爆料張有一兒子長相酷似毛,也模仿毛梳了個大背頭,人們懷疑是張與毛所生。又有傳言毛死後張曾找中共中央要求為兒子認祖歸宗,中央領導雖明知是事實(張大概提供了不容否定的證據)仍然告知張,為維護偉大領袖和中共的光輝形象,不可能讓張的兒子認祖歸宗。最後中央答應張享受副部級待遇退休,以對其進行安撫。按張以一毛身邊服務員兼秘書身份退休,能享受副部級待遇可算是沒有先例的,從這一點考慮,此事恐非空穴來風。

對於毛私生活荒淫無恥的程度,由於當局的欺騙隱瞞,國人以前知之甚少,包括筆者本人,雖以前也略知一、二。但當上世紀八十年代末,筆者去西安參加化工部舉辦的一次會議,聽到與我共住一個房間的江蘇南京來參加會議的代表(此人是江蘇省石化廳的一位處長)談到毛巡視南京所發生的一件毛的“風流韻事”時,我仍然感到震驚和難以置信。

據這位處長說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一次毛出巡到了南京,住在省委的一家賓館。賓館派出幾位最年輕、漂亮、政治可靠的女服務員為毛服務。其中一位年僅十幾歲秀色可餐的女服務員被毛看中,毛稍微暗示一下,毛手下的工作人員便心領神會,立即通知賓館領導:偉大領袖今晚要接見這名女服務員,賓館領導立即把這當作一項“政治任務”,通知這位年輕漂亮但不諳世事的女服務員。這位不諳世事的女服務員,得知偉大領袖要親自接見自己後,感到無比榮幸,心情也無比的激動與興奮。

當晚這位梳妝打扮一番後的女服務員便由毛的手下引進到毛的卧室,熟知毛的本性、知道毛接下來要幹什麼的毛的手下,便知趣地找借口離開了毛的卧室,順便把門也帶關了。此時迫不及待的毛,連裝模做樣的客套話也沒說,走上前去抱住這位女服務員就要干“那事”。不料這位不諳世事的女服務員被毛這一突如其來的無恥下流舉動嚇得暈死過去。因為她萬萬想不到她心目中這樣一位“無比英明、偉大、光榮、正確;品格無比高尚的光輝形象和偉大領袖”;她心目中的“紅太陽、大救星”居然會對她做出這種下流無恥的、只有流氓和強姦犯才能做得出的勾當。毛對她的行為與毛在她心目中的“偉大光輝形象”之間的巨大反差給她心靈上造成的巨大震撼、不可思議,以及毛的粗暴行徑給她那不諳世事的幼小心靈上造成的巨大驚恐致使她眼前一黑、人事不知暈死過去。

毛大為掃興,連忙叫來手下人把這位服務員送醫院搶救。按照毛對被他“寵幸”過的女人的一貫做法,對毛順從且毛認為可靠的,毛通常會給她幾萬元錢(這在極端貧困的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堪稱一筆巨款),並安排一個較好的工作;對那些不順從的或毛認為不可靠的則被發配到一個與外界隔絕的偏遠地方嚴加監管了其一生。我估計這位毛欲“寵幸”而未得手的女服務員,事後的遭遇屬後一種情況的可能性較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