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陶傑:裝聾作啞百廿年

明治維新一百五十年,即勵精奮進,中間有一點點挫折,尤其一九三七年全面侵華之大錯,幸其後有麥克阿瑟和美國人之助而真正躋身文明。今日仍一海之隔,不必讀太多理論,只比觀兩地之電視劇螢幕,外證於人民的氣質面貌之天淵之異,成績如何,一個白痴也能看出一點點所謂歷史名堂。

二〇一八年,是日本黑船闖關啟迪明治維新一百五十周年,又是一海之隔的戊戌維新一百二十周年。

此成而彼敗,又剛好各自逢十而大慶,中國大陸當然一字不提,但明明是絕佳的通識課,“境外”的華文知識精英,包括傳媒,亦無人探討,不知是收了錢而慣常自我審查,還是民族自卑感作祟而不敢作聲,原因為何,十分有趣。

日本維新,對岸也模仿,為何人家維新一百五十年之後,你的國之中年大叔偶而砸日貨,但年輕一代,加大嬸泡溫泉、飲食購物、手機Selfie打卡,俱Yeah Yeah Yeah的都“淪”為精日戀東洋份子,加上咆哮大媽、打尖大叔加喧嘩奔跑的小屁孩,惹得全球逐漸鄙厭,俱可上溯至十九世紀日中各自這兩場維新。

俱師法西洋,兩個亞洲學生,成績一個優異,另一個則哈哈哈,值得西方文明國家研究。

首先明治維新人才輩出,德川幕府大臣勝海舟、薩摩藩主島津齊彬、西鄉隆盛和坂本龍馬、吉田松陰、福澤諭吉,明星之多,死事之烈,情節之盛,人物之豐,是一卷史詩。

反之對岸,一隻手扳開,數來數去,不必比光緒和明治,下面的一群,只康有為、梁啟超,俱三流人物。尤其領袖康有為,一文氓耳,中國歷史教科書當做寶貝般供奉,其餘更不足觀。民族質素,只此一項,高下即見。

明治維新的故事,由德川家族繼統之爭講起,先了解幕府權力結構的“御三家”,內而將軍繼嗣,外則洋船叩關,其中若錯走一子,即滿盤落索。這一章,與對岸同期咸豐病死後的辛酉政變並讀,加一點點一般人難以做到的所謂“獨立思考”,即有心得。

本來這是通識的好題材。文化比較,鑒古知今,讀透而看通,你就會明白,為何日中兩國,時至二十一世紀,日本的電視劇集:“龍馬傳”、“坂上之雲”,福山雅治之後又有本木雅弘,英偉愴烈,男子氣概昭然。而日本的鄰國,則拜服完康熙雍正,則又婆婆媽媽沒完沒了的“還珠格格”、“甄環傳”、“延禧攻略”。

明治維新一百五十年,即勵精奮進,中間有一點點挫折,尤其一九三七年全面侵華之大錯,幸其後有麥克阿瑟和美國人之助而真正躋身文明。今日仍一海之隔,不必讀太多理論,只比觀兩地之電視劇螢幕,外證於人民的氣質面貌之天淵之異,成績如何,一個白痴也能看出一點點所謂歷史名堂。

兩場維新,各逢周年大數之慶,唯中國人對此,裝聾作啞,終究可以明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