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政黨 > 正文

胡平:「土改」後中國農業有個黃金時代?騙你的!

——聽高王凌教授講農民問題

 

中國人民大學歷史教授高王凌8月24日因病去世。我和高王凌教授沒有私交,但讀過他不少着述,受益良多,尤其是他對當代中國農民問題的論述,既深刻又淺白,十分精彩。這裡我談談讀高王凌着述的一點感受,也是對這位學者的紀念。

高王凌教授根據民國年間的調查統計得出結論:在舊中國的農村,兩頭小中間大,60%以上的土地掌握在自耕農手裡,地主佔有的土地只在30-40%之間,遠遠不是共產黨所宣傳的70-80%;地租實收率是30%,遠遠不是共產黨所宣傳的50%以上;地租總額只佔全國農作物產值的12%或更少一些,考慮到地主階級自身的人口比例,單純靠地租為生的小地主的生活水平實際上和自耕農相差無幾。這一調查結論無疑是對共產黨暴力土改從理論上的釜底抽薪。

很多人都以為,1949年後的中國,農民不好好乾活是合作化以後、尤其是公社化以後才發生的事。他們以為共產黨搞土改,雖然很殘暴,但總是把土地分給了農民,讓農民單幹,因此調動了農民的生產積極性,促進了農業生產的發展。可是高王凌告訴我們,農民從土改以後就不好好乾活了。因為他們知道,先前很多富裕農民本來是勤勞致富的,但就是因為他們富,結果在土改中遭到批鬥。高王凌說,土改後農民心裏想,我多幹活了,產量增加了,我變成富裕中農怎麼辦呢?你們又要來斗我。所以他有很大的心理障礙,他寧願窮着。當時很多外國人寫的書,有一本叫《翻身》,一本《十里店》,都說到土改以後的減產。有人說“土改”之後中國農業有一個黃金時代,那都是騙你們。當代史里更是鬼話連篇。

關於中國農民,還有一種很流行的謬論,說中國農民追求平均主義。高王凌反駁道:“我覺得他們的腦子中毒太深了,動不動搞個平均主義,這個平均與否是你的概念,不是中國農民的概念。中國農民追求平均嗎?在座的各位可以回去問問爸爸媽媽,據我了解中國農民追求公平和道義,但不追求平均。”

這就駁斥了一個關於共產黨的神話。不少人至今都以為,共產黨打下江山,是因為當初它實行了“打土豪,分田地”的政策,贏得了廣大貧苦農民的熱烈支持擁護。其實不然。杜潤生在回憶鄧小平的一篇文章里寫道,1947年,劉鄧大軍挺進大別山,一邊打仗,一邊土改,打土豪,分田地,結果招致農民的普遍反感,於是後來改變了做法,把“打土豪、分田地”改成了“減租減息”,這才使得解放軍和群眾的關係得到改善。可見私有產權的觀念根深蒂固,一般人,包括窮人,也承認私有產權的正當性,並不贊成共富人的產。共產黨老是批評農民“落後”、“不覺悟”,其實那正反映了農民樸素的正義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