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官場故事:孟局長念錯了一個字

孟局長在會議室向副市長彙報情況時,把“兢兢業業”念成了“克克業業”。教師出身的副市長皺了一下眉頭,咳了兩聲說:“不用念了吧,看看現場去。”

視察結束的宴會上,副市長問坐在身邊的姚縣長:“你那位孟局長什麼文化?”

姚縣長說:“老孟文化不算高,幹事倒實在,一攤子搞得挺有聲勢的。”

副市長笑道:“克克業業,能搞不好嗎?”

星期一晚上,孟局長裹着一身酒氣回到家。夫人摁低了電視音量,說:“喝酒也這樣克克業業,你還要不要身體了。”

孟局長說:“咦,你怎麼會這個詞?”

夫人說:“你以為縣城有多大啊?是哪個鬧的笑話?”

孟局長擠着牙膏問:“什麼笑話?”

夫人道:“你沒聽說啊,哪個局長向市長彙報工作,把‘兢兢業業’念成了‘克克業業’,被市長當場杵了個猴腚臉。”

第二天一上班,大家發現孟局長鐵着臉,就在各自辦公室裝着忙事兒。馮主任捧着一疊材料進來,還沒開口,就聽孟局長吼道:“你們是成心日弄我還是咋的,我把‘兢兢業業’念錯了多少年,咋沒人給指出來!”

馮主任眨了眨眼皮,說:“您只是會上才用這個詞,過後誰還記得。誰要是把這當回事,也就太不是事兒了。您又不是老師,念錯個把字,多大事啊!”

經馮主任一說,孟局長覺得氣順了許多,說:“不管怎麼說,領導出錯,大家不去糾正,這至少反映工作作風有問題。你馬上開個會討論一下。”

十分鐘後,班子人員到了會議室。馮主任簡明扼要地說明了這次會議的背景和議題。氣氛一下子顯得有些凝重。

尹秘書站起來,面色灰灰地說:“這次事件主要責任在我。上次彙報材料是我執筆的,我不該用‘兢兢業業’這個詞。我字寫得太草,把‘兢兢’寫得分了家,像四個‘克’。孟局長過目時,塗掉兩個‘克’字,我也沒敢作聲。我今後要認真寫好漢字,決不再犯類似的錯誤。”

趙科長說:“我看尹秘書言重了。要談責任,教過孟局長的語文老師責任最大。教不嚴,師之惰嘛。”

“不錯。”錢主任接口道,“孟局長初高中都在三中讀的,教他的語文老師我都認得,沒一個優秀教師,保不准他們自己就念錯嘞。說句老實話,我只會認,‘兢兢’到底啥意思,現在我也不知道。”

“我查過女兒的字典,小心謹慎的意思。”吳副科長點上一支煙說,“但問題不在這裡。我想不管是誰,再‘兢兢’也不可能讀准所有漢字的發音。問題在於漢字本身就存在嚴重缺陷。‘兢’,為什麼就不能念作‘克’呢,為什麼就不能少寫一個‘克’呢?”

“深刻。”兒子在美國留學的李副主任說,“中國人就愛折騰自己。照我看,孟局長把‘兢’念成‘克’,顯示了一種超前意識,精簡機構之後,必然要精簡漢字。”

馮主任停住筆,藉著喝茶的功夫看了一眼曹副局長。

曹副局長清了清嗓子,說:“大家談得很透徹,我也談一下個人看法。我們正處在世紀之初,新的世紀要求我們有新的思維,新的觀念。通過廢‘兢’為‘克’的討論,我們應該樹立敢為人先的精神,敢於打破舊框框,不要人云亦云,固步自封。”

孟局長聽得眉開眼笑,最後總結說:“這個會開得非常成功,非常和諧,大家統一了思想,統一了認識,這對開創我局工作新局面有着極為重要的意義。散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企業家互助俱樂部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