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川普凍結中共高層財產引震撼 北京強烈憤慨連出4招 但留尾巴

美國於9月20日祭出一道制裁令,宣布制裁中共軍委下屬的裝備發展部及其部長李尚福。為抗議美方制裁,中共疑似連出四招,但消息人士透露還是留了個尾巴。有分析說,如此直接凍結中共權貴的財產對中共的震懾力遠大於關稅,〝無異於打中了中共權貴的七寸〞。還有軍事學者表示,這顯示在中美貿易戰持續升溫之際,美國已經在不同方面「圍堵」中共。被制裁的李尚福被曝是紅二代。

2017年12月7日,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張又俠和裝備發展部部長李尚福(右二)在克里姆林宮(俄羅斯聯邦總統網站照片)。

中共抗議制裁;召回海軍司令;推遲軍事會議;

據美國之音23日報道,中共中央軍委國際軍事合作辦公室副主任黃雪平,9月22日晚召見美國駐京使館代理國防武官孟績偉,抗議美方制裁。

中共國防部網站報道黃雪平的話說,“中方決定:立即召回在美國參加第23屆‘國際海上力量研討會’並計劃訪問美國的海軍沈金龍司令員;推遲計劃於9月25日至27日在北京舉行的中美兩軍聯合參謀部對話機制第二次會議。”

〝無異於打中了中共權貴的七寸〞

香港蘋果日報9月22日發表評論文章稱,如此直接凍結中共官員的財產、禁止其在美國司法管轄權範圍內進行交易,對中共的震懾力遠大於關稅、匯率等。

〝金融制裁具有兵不血刃、成本低、易執行、難以規避等特點,早已成為美國重要的外交政策工具。〞

美國川普政府的上述行為顯示,美方正在不動聲色地勒緊套在中共經濟、軍事脖子上的〝繩索〞。

該文並分析稱,因為美國的金融制裁是基於美元在國際上的霸主地位,也基於美國對國際貿易的美元支付和結算系統的實際控制權,因此面對美國的金融制裁,中共毫無反擊之力,就像中興公司被美國掐住芯片的命門後只能乖乖認罰認管一樣。

文章認為,美國這次針對中共軍方機構和高官個人的金融制裁至少釋放出以下三重訊息:

其一,俄羅斯是中國最重要的戰機、導彈等先進武器的來源,而美國的金融制裁既是對中俄結盟的警告,也是抑制中共軍事發展的手段之一。

其二,這次的金融制裁雖然只涉及被俄羅斯殃及的中共軍方某個部門,但動用金融制裁的手段猶如在中共當局頭上懸掛了達摩克利斯之劍,〝寒意已刺骨〞,因為中共在關稅戰、投資壁壘戰、匯率戰中尚可叫囂以牙還牙,但面對美方發起的金融戰〝基本上就是美國單方面的金融制裁,中共缺乏有效的報復手段。〞

其三,李尚福是第二個被美國點名制裁的中共高級軍官。在此之前,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前局長高岩已經於2017年12月被美國政府列入制裁全球14個〝人權惡棍和腐敗分子〞的黑名單。而且隨着中國新疆〝再教育營〞迫害維族人的劣跡越揭越多,現任中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的陳全國也極可能成為第三個被美國制裁的中共官員。

該文最後指出,因為中共無官不貪,中共的權貴家族轉移到美國的財富已達天文數字,他們雖然口口聲聲要維護國家利益、國家安全,但實際上更擔心的是家族利益和財富的安全。因此,美國政府祭出金融制裁的手段,〝無異於打中了中共權貴的七寸〞。

美國已經在不同方面「圍堵」中共

據自由亞洲電台21日報道,澳門國際軍事學會會長黃東,不認為美國對中共軍方的制裁,能中斷中俄日後的軍事合作,因為中俄在軍事合作方面已經有很久歷史。然而,這次是美國首次針對中國個別軍官實施制裁,顯示在中美貿易戰持續升溫之際,美國已經在不同方面「圍堵」中共。

黃東說:對於中俄雙方來說,表面作用大於實際意義。美國向中俄施壓都不能改變中俄傳統(軍備買賣)習慣,反而會對其他國家有震懾,即殺雞儆猴的作用。顯示了中美關係在經貿方面倒退的同時,已經涉及到其他方面,表達了特朗普政府全方位對中共的圍堵政策。

就美國對中共軍方採取的制裁,至今俄方未有作出任何回應。

據了解,美國情報機關過去一直指控俄羅斯干預2016年的美國總統大選,國會於去年通過法案制裁俄羅斯,任何人與俄羅斯國防組織或相關人員接觸,都可能面臨美方經濟制裁。

李尚福是“紅二代”

美國政府不滿中共違反美國對俄羅斯的制裁,向俄方採購蘇-35戰機及S-400防空導彈系統,即時對中共中共軍委裝備發展部及該部部長李尚福實施制裁。今次被美國點名制裁的李尚福是“紅二代”。

報道又指,李尚福1958年生於四川成都,其父親李紹珠是原共軍鐵道兵西南指揮部副司令員。

傳取消劉鶴行程;取消王受文行程;但對話延期;

美國《華爾街日報》周五(9月21日)晚引述消息人士的話說,北京原計劃先派出中共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提前到華盛頓鋪路,然後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於9月27日、28日赴美,但這兩項行程現被取消。有知情人士透露,北京仍有可能在10月與華盛頓進行第5輪對話。

美國媒體人、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分析,中共雖疑似連出4招,但留了個尾巴,但現在看來對話延期可能推遲到10月。

周五早些時候,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在例行記者會上被問到中方是否決定接受美方邀請展開新一輪貿易談判時,他沒有正面回答,但暗示新一輪談判可能不會如期舉行。

《紐約時報》報導說,中方正面臨手上籌碼不足的窘態,之前外傳4種反制措施(等量加征關稅、攻擊美國製造業供應鏈、干擾在華美企運營以及人民幣貶值)其實都不可行,在美中貿易戰走向長期化,中共官員們正普遍感到迷茫。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