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前英國首相顧問:給川普提個更大膽建議

2017年9月20日,川普在聯合國演講。(圖片來源:)

《福克斯》網站22日發表前英國首相卡梅倫的戰略顧問史蒂夫・希爾頓的評論文章,以下是他的部分觀點。星期一,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將在聯合國大會上發言。這將是川普總統重申“美國第一”議程的另一個機會。藉此機會可以說明主權國家共同努力解決問題,比向不負責任的國際官僚機構移交權力更好,更民主。

川普總統的做法與長期佔據主導地位的全球主義意識形態形成鮮明對比。全球主義的做法是個別國家應該將自己的國家利益置於某種模糊的“全球利益”概念之上。

這種想法導致了過去二十年來最大的外交政策錯誤:全球主義者堅持與中共接觸。全球主義者被他們自己幻想的經濟無邊界的世界給迷住了,這對國際大公司來說很方便,但對美國工人來說卻是災難性的。精英主義者幫助了中共這個殘酷,專制的政權,幾乎快要實現其長期計劃的統治世界的企圖。

聯合國和美國官員估計,中共監禁了100萬穆斯林。卑鄙的“社會信用”體系正在動用世界上最先進的技術來監控,跟蹤和控制每一位中國公民。

川普總統現在應該全面拒絕其前任們的失敗的中國戰略。這意味着不僅要通過關稅繼續向中共施加壓力。川普需要做得更大膽。在聯合國及其他地方,他應該把整個世界團結在一個簡單而大膽的目標背後:推翻中共的政權。

這必須要從經濟開始。有很長一段時間,美國與中國的經濟互動很少。在美國的支持下,中國於2000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從那時起,一切都發生了變化。

精英主義者認為,通過將中國融入世界經濟,我們將通過增加互利的貿易和投資從經濟上獲益;並且我們將通過將中國從共產主義轉向開放甚至民主而從中受益。

當然,事實上恰恰相反。隨着中國利用其新發現的機會將其國家補貼出口“傾銷”到美國和世界市場,美國的製造業就業機會被大規模摧毀。

中國沒有走向民主,中共變得越來越專制和有侵略性。

布殊和奧巴馬都無法對抗中國的經濟帝國主義和全球擴張主義。他們也沒有支持美國的工人。

貪婪,愚蠢的美國精英們被來自中國尚未開發的消費市場的無盡財富的前景所吸引,很少有人意識到中國永遠不會像我們一樣愚蠢,並允許外國競爭者獲得優勢。專家們曾天真的認為,如果給中國辦奧運會,如果我們按照中國的條件,如果我們把中國納入貿易體系,那麼中國就會變得更民主,人權就會改善,而我們會更加富有。

中國人是變得更富有了,美國的精英們也變得更加富有了。但中國是否更民主?沒有。中國已從共產主義寡頭政治退步到一個日益極權的國家。中國在遵守規則嗎?沒有。中國對美國的激進網絡戰不僅包括工業間諜活動,還包括大規模盜竊美國人的個人數據。

與此同時,中國工業繼續削弱美國製造業,對中國的外國進口徵收完全不成比例的關稅,貨幣操縱進一步使美國出口商處於不公平的劣勢。即使中國允許美國公司在其市場上競爭,也完全取決於中共的條款:美國公司不能擁有自己的中國企業,只能通過合資企業經營。對於技術公司而言,運營條件是,人工智能和量子計算等重要領域要交出商業機密。中共將知識產權盜竊變成了戰爭的武器。

現在我們知道了,我們不能假裝中共在經濟、技術、政治和軍事上都沒有統治世界的企圖。我們不能浪費時間,希望中共能遵守我們的規則。它不會。我們越早意識到,就會越早採取有利的措施,我們需要孤立這個競爭對手。我們把所有的力量都投入到戰鬥中,並贏得了對蘇聯的冷戰。中共政權是一個更大的威脅,因為與蘇聯不同,中共有經濟上的優勢。中美之間的軍事衝突並非不可避免,我並不主張我們走這條道路。但是,對於我們的長期繁榮,以及根據開放和民主的價值觀來看世界,我們必須立即採取積極行動,即使以短期痛苦為代價。

是的,正如川普總統所做的那樣,我們必須對美中不平衡貿易做出強硬姿態。

現在是對中國進行全面經濟抵制的時候了。我們可以首先對美國的中國公司施加與美國公司在中國的公司完全相同的條件:不能獨立運營,強制合資和強制移交知識產權。下一步:不應該允許美國公司或投資者支持中國的各種全球擴張方案,如“一帶一路”。所有在中國的美國公司都應退出,不應該進行新的投資。

是的,這似乎是激烈的做法,但從長遠來看,我們唯一的希望就是向北京政權施加足夠的壓力,使其可能從內部崩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看中國記者路克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