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奇聞趣事 > 正文

因失信限坐飛機高鐵 男子花一萬多打滴滴到貴州!

從杭州打了一輛滴滴快車到貴州仁懷,全程1700多公里,一對母子司機連續開了22個小時。4個月後,乘客梁先生還在憤怒投訴:一萬多塊包三天來回,他們丟下我自己開回來,誠信呢?而司機說,說好的一萬多塊錢只是單程……

梁先生打進85100000熱線:5月18日凌晨3點16分,我從杭州打了一輛滴滴快車到貴州,1700多公里,行程22小時。司機說一個人開不了,要再叫一個司機。當時商量好72小時回到杭州,我給平台付5600元,請的司機工資每天1000元,三天3000元,過路費再付2000多元,往返總費用11200元。出發前我先預付1200元定金,到長沙司機要求我再付1800元,到貴州仁懷是5月19日凌晨4點,他們要求我繼續付2000元。說好一萬多元來回,可是下午,兩個司機居然扔下我開車回杭州了!我在貴州生了病住了院,待了一個半月才回來……

梁先生44歲,杭州臨安人。說起這次長途打車經歷,他情緒激動,連用“噩夢”形容。

“給他們1萬多元去趟仁懷,說好是來回的錢,要把我送回來的,沒想到遇到壞人!這麼不誠信!”

為什麼要去貴州?

還這麼急?

梁先生說,自己做跨行中介生意,本來要陪杭州兩三個餐飲會長過去,和貴州仁懷酒廠老闆見面談合作,約定的是5月18日。

“但前一天晚上,這幾個餐飲會長臨時有變,不能去了,我很鬱悶,貴州那邊我沒法交待啊。但我心臟不太好,自己一個人過去不方便。”

梁先生說他越想越煩,索性找了個附近浴場泡澡。熱水一浸,身子一熱,又覺得就這樣不去是明顯失信。“他們都不去了,我不能不去,所以我就叫了個車。”

“已經晚了一天,我做人的原則是‘誠信’二字當先,不能放人家鴿子。”

為什麼非要打車?

為什麼不坐飛機和高鐵?

“因為在幾年前,我有過失信,坐飛機火車不方便。”

關於失信的事,梁先生嘆了口氣說,這事年代很久遠了。

“幾年前我開店做生意,當時境況不太好,所幸一個朋友盤了很多貨,給我解了燃眉之急,我心裏一直感恩着。幾年後,這位朋友需要人作擔保,我毫不猶豫幫了他。沒承想這個人這麼沒信用,竟然跑路了,欠下886萬元,法院只能找到我。但我現在身體不好,工作很一般,根本無力償還。”

(從最高人民法院《中國執行信息網》上查到梁先生的失信記錄,從2012年到2017年,一共8條,總計涉及800多萬元。梁先生解釋,有兩條案號是重複的,執行恢復了。四條是他給朋友擔保產生的。另兩條是擔保後因為資金凍結產生的。)

叫了一輛滴滴

來了一對母子

不能坐飛機高鐵,普通列車時間來不及。梁先生用手機打開了滴滴。

梁先生說,目的地寫的是貴州仁懷,當時客服小姐還專門來電問他,確定要去這麼遠的地方?梁先生堅定地回答,是的。

一個滴滴司機接了單。不一會兒,一輛比亞迪“秦”開過來,司機是個20多歲年輕小伙。

梁先生和司機講,因為事情急,24小時內要到,三天之內回到杭州。

為什麼來去都這麼急?

“幾年前我做過心臟手術,裝了三個支架。我還有高血壓,出來只帶了3天葯。所以必須讓他24小時內抵達。我計算過,來回共48小時,睡覺8小時,還能有20個小時左右在仁懷辦事。”

梁先生說,當時司機提出,一個人一天內連續開肯定不行,要不取消訂單,要不再找一個司機,兩人輪換。梁先生同意再找一個司機。兩人商量,按一天1000元,三天3000元付給找來的司機。還有2000元算過路費,總共5000元,線下付。加上滴滴平台上的5500多元,一共1萬多元。包來回。

梁先生上車,司機載着他去接另一個司機。人一上車,梁先生一看,是個50多歲的女人——年輕司機找來的,是自己的媽。

5月18日凌晨,三人在夜色中從杭州出發,馬不停蹄,一路向西。

早晨6點多,準備上高速前,司機讓梁先生通過微信轉賬,付給他媽媽1200元。

這一路1700多公里,中途只在浙江、湖南、廣西的三個服務區吃飯、歇息。梁先生坐副駕駛,司機和媽媽輪換,換下來的人就在後排休息。梁先生說,整個行程大部分時間,都是兒子在開。

第二天下午6點,開到長沙,司機要求梁先生轉賬再付1800元,梁先生照做。

他們丟下我管自己走了

有沒有誠信?

22個小時長途跋涉,一車三人拖着疲憊的身軀,在5月19日凌晨3點抵達貴州省仁懷市。仁懷被稱為中國酒都,茅台鎮就是仁懷下面一個鎮。

梁先生說,一到仁懷,他馬上按事先約定,把剩下2000元通過紅包打給司機的媽媽。還給兩人在賓館開了一間房休息。

滴滴平台上的5000多元。梁先生說,“我是打算回到杭州後,把錢轉過去的。”

梁先生說,第二天上午他去酒廠辦事。下午一點多,突然接到滴滴司機電話,說要回去了,要他馬上回到酒店。等到兩點多,他回到酒店,司機母子倆已經走了。

“我當時非常生氣!說好包我來回,三天內抵達杭州,為什麼管自己走了?有沒有誠信?”

梁先生說,當時他身上不到2000塊錢,因為情緒激動血壓升高,還住進了醫院,在貴州足足待了45天,報了警,也一直在向滴滴投訴。

“最後,當地派出所警察帶着我到長途車站,我是坐大巴回杭州的。”

回杭後的梁先生說他又住進了醫院,但仍然頑強地堅持投訴。

“這兩個司機的行為屬於詐騙啊,失信!”

司機說一萬元是單趟不是來回

事情是否如梁先生所講?

我聯繫上滴滴司機。小甄,遼寧錦州人,27歲。他說自己今年4月21日才到的杭州,過了幾個星期後把媽媽也接過來了。娘兒倆租了一輛比亞迪“秦”混合動力汽車,每月付4800元租車費。

白天媽媽跑,晚上兒子開,小甄說能勉強維持生計。接梁先生這一單時,他註冊滴滴賬號才一個多月。

說起這一次接下樑先生的超級長途業務,小甄覺得自己很冤。

小甄告訴我,前面的情況和梁先生說的差不多,雙方確實談好,除了滴滴平台的費用,再給5000塊錢。

“上車之後,我感覺他說話啥的,不是挺靠譜。所以我讓他出發前先給我媽付三分之一左右錢,完了到長沙又讓他付了1800,尾款2000是第二天凌晨3點到仁懷給的。不是不信任他,給了錢我們開車心裏更踏實唄。”

小甄說,有兩個地方,梁先生講得不對:

第一是當時雙方約定的。“1萬塊只是包車去的價錢,不是來回。”

“中間有個小細節,當天中午在浙江一個服務區里,我們約定如果能在三天內到杭州,可以免費送姓梁的回來。”小甄用一口濃重東北口音說。

第二是關於自己先回來的。

“那天下午4點我和我媽退的房。我問他,能不能走,他說走不了,可能要晚上11點才能走。我說那我們等不了你。”小甄說。

為什麼等不了?

“你想啊,我總不能開夜車,那幾天都沒休息好。我租車也要費用啊,開回去還得20多個小時。得保證安全和速度。”小甄說,“在高速上開了大概200多公里,姓梁的給我打電話,說為什麼管自己走了?我和他說了情況,他就說我詐騙,要報警。我說你報吧,畢竟我們沒理虧。

“沒想到到了杭州,我的號就被封了,姓梁的舉報我線下收款,滴滴封了我一個月號,做他的這單生意還被關閉了,最後平台上錢也沒收到。

“來回3400多公里,過路費加油費就要4000塊左右。最後才賺了幾百塊錢。”小甄說,這趟活實在虧大了。

讓母子倆扮演老闆?

小甄還說到一件事。在貴州仁懷,梁先生還安排讓他們母子兩個扮演老闆,和酒廠業務員洽談。“他讓我們不要說話,參觀就行了。”

“在廠里至少待了2個多小時,下午1點多,我和我媽要回酒店,他說還要再去一個廠子,我們太累了,開了那麼長時間車,我說我們就不去了。”

對小甄說的“扮演老闆”,梁先生沒有否認。

“在車上閑聊時,司機的母親說她是某個廠的法定代表人,我說讓他們幫個忙,友情客串一下是過去談合作的,一切聽我指揮就行。但她確實是法定代表人。不過事後母子管自己走了,我當時非常氣憤。一起的酒廠老闆問怎麼回事,我坦白說這兩個人就是司機。”梁先生說。(法定代表人這個事,小甄跟我說,母親確實是的。“我們那邊經濟不景氣,所以就來杭州發展。”)

網約車平台:嚴厲禁止私下交易行為

已對司機做出封禁處罰

前天,我就梁先生的投訴和小甄的說法採訪了網約車公司。

該平台相關負責人告訴我,經過核實,確實有這筆訂單,當時由於乘客投訴司機線下交易,平台把這個單子關閉了。司機和乘客存在私下交易的行為,這一行為嚴重違反了《平台用戶規則》,按規定,平台已對司機執行了封禁30天的處罰。

“我們絕對不允許任何乘客司機存在線下交易,這是嚴重違反平台規定的。”

“像長距離的單子,乘客向平台付5500多,司機實收4400多,司機說這一趟光油費加過路費就要4000元,如果乘客和司機協商好,額外補貼司機,可以嗎?加到過路過橋費里可以嗎?”我問。

該負責人介紹,根據相關規則,網約車實際行駛過程中產生的過路費、高速費、停車費等,按實際過程中的實際支出支付,先由司機墊付,最後加到賬單中。

平台相關負責人表示,在此也提醒廣大乘客和司機,為了自身安全,同時避免糾紛,萬萬不可線下交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都市快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奇聞趣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