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港台娛樂 > 正文

為渣男隱退十年不生孩子 李若彤的戀愛腦也是醉了

圖丨來源於網絡

吳磊的新劇《斗破蒼穹》里,藏着一張熟悉的面孔,大家發現了嗎?

她就是童年女神李若彤。(番位相當靠後)

吃瓜群眾明顯被驚着了:

蕭炎的媽媽,楊過的白月光,“姑姑”小龍女……

您這臉怎麼崩了?

凹陷的眼窩、飽滿的蘋果肌、過於膨潤的面部,在特寫鏡頭下纖毫畢現,確實有幾分不自然。

官微上的高清劇照,就自然得多了,但還是跟顏值巔峰期差別不小。

畢竟,在80後、90後心中,李若彤就是“小龍女”本人。

一襲白衣,優雅清麗,骨子裡透着幾分淡漠與疏離,神聖不可侵犯。

小龍女身居與世隔絕的古墓,身上不僅沒有衰敗腐朽之氣,更像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

有這樣的珠玉在前,劉亦菲以少女臉演繹的小龍女、陳妍希被造型師坑慘了的小龍女……都曾遭遇過大規模diss。

演員能遇上一個經典角色,是一種至高的幸運,角色的紅利可以吃不少年。

但同時,角色太過經典,也會給演員帶來“只可到此,不可越過”的魔障。

“小龍女”跟李若彤的關係,不止於角色跟演員,甚至像是喻體和本體。

生在古墓的小龍女,平靜淡然,不諳世事,把一世的深情全都給了楊過。

在香港的滾滾紅塵中長大的李若彤,竟然有着“小龍女”如出一轍的淡然和痴情。

李若彤出生在貧寒的大家庭,爸爸媽媽都是普通職工,卻生了十個孩子,李若彤排行老七。

高中畢業時,她在報紙上看到航空公司招聘空姐的消息,跑去試運氣,沒想到應聘成功了。

當上空姐後,相貌出眾的李若彤常常被乘客塞名片搭訕。

在一些人眼裡,這是飛上枝頭變鳳凰的寶貴機會,她卻覺得奇奇怪怪,名片也都被她隨手扔掉了。

1990年,李若彤被星探發掘,拍了第一支廣告,還出演了電影:

在張曼玉主演的《浪漫殺手自由人》里打醬油,演女主的好友。

善於拍美人的大導演徐克邀請她出演《妖獸都市》。

(跟李若彤搭戲的張學友可真年輕啊,完全是一枚小鮮肉)

照理說,拍廣告拍電影,李若彤已經半隻腳邁進了娛樂圈,應該“乘勝追擊”。

但她偏偏不。

別人當演員“出名要趁早”,李若彤從1990年到1993年一邊兼職演戲,一邊當空姐。

娛樂圈的名和利於她而言,只是過眼雲煙。有戲找她,她就開開心心賺外快;無戲可拍,她就安安心心做空姐。

這樣的生活持續了三年,直到1993年,李若彤終於下定決心辭職。

轉機源於兩件事:

一是那一年她生了很嚴重的病,想要和航空公司請假,公司卻讓她加大藥量堅持上班,使她對公司徹底失望;

二是當時的男朋友向她提出分手。

為情所傷的李若彤滿心想離開傷心地香港,正好有劇組《火燒紅蓮寺》邀請她來 大陸拍戲。

(《火燒紅蓮寺》劇照)

就這樣,李若彤正式進入娛樂圈。

投入演藝圈的契機,不是對藝術的追求,對聲名的渴望,僅僅是因為愛情受挫,想換個地方重新開始。

從始至終,李若彤對演戲這件事都抱持着一種順其自然的心態。

就算得到徐克、杜琪峰這些大導的賞識,也從未想過在娛樂圈取得什麼建樹。

拍戲是工作,名利皆浮雲,那她真正在意的是什麼呢?

答案是:談戀愛。

這個答案可能會讓人大跌眼鏡,不食人間煙火的“姑姑”居然是個戀愛腦。

TVB95版《神鵰俠侶》籌拍,李若彤是金庸先生欽點的小龍女。

她跟古天樂成了經典熒幕CP。

角色的紅利甚至讓李若彤成了“玉女掌門人”,跟王祖賢齊名。

站在風口上的人,大多會趁着火勢加風頭,把人氣變現。然而李若彤的反應,相當反高潮。

跟古天樂,只是合作,並不熟絡。

此後十幾二十年,互動往來次數為零。

後續的作品沒有延續佳績,對娛樂圈又無心戀戰,玉女的黃金期就這樣錯過了。

三年後和香港富商郭應泉相識相戀,從那之後,她的喜怒哀樂都和這一人有關。

郭應泉曾經擔任過上市公司“中華髮展”主席,比李若彤大了將近十歲,戀情曝光時,媒體打出的標題是:父女戀。

外界的不看好,沒有影響到李若彤對這段戀情的投入。

在外談到男友,她總是一臉崇拜:“其實我很怕我男友的,因為他知識、學歷各方面都比我高,大部分我都聽他的。”

頂着富商名頭的郭應泉,並不是那麼家大業大,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傳出債務危機。

李若彤總會充當發言人,站出來力挺男友:不管郭應泉是富是貧,我都會不離不棄。

2003年,她接受採訪,毫不避諱地告訴記者,對方離過婚,“經歷了一次失敗的婚姻,相信他會更懂得兩個人相處。”

還大喇喇地揭露自己的心境:“沒認識他以前,我是工作第一,不談感情;後來就是戀愛第一,不想工作;現在感情很穩定,愛情和拍戲就一半一半了,這種感覺是最好的!”

可惜的是,這種愛情和拍戲一半一半的生活模式李若彤也沒過上幾年。

2005年,她開始逐漸淡出演藝圈,推掉拍戲邀約,只出席些節目,拍攝些廣告。

多年之後,李若彤接受採訪,談起這段“退休”經歷,自己也給不出一個為什麼退出的理由。

只是當時的男朋友不是很想她在演藝圈,她覺得要尊重對方,而當時感覺拍戲很累,就這麼順理成章地退出了。

放棄工作之後,李若彤對自己的打算是專心家庭,和外界減少接觸,用她的話說“我的世界就是我的家”。

甚至還有過“出嫁從夫”的願景。

實際上她也做到了這一點。

為了男友放棄朋友,甘願成為24小時on call女友。本來和朋友在外吃飯聚會,只要郭應泉一個電話,她就可以立刻出現在他面前。

甚至連很好的朋友,只要男友不喜歡,李若彤就可以不見面。

在男友的勸說之下,還放棄了生孩子的機會。

郭應泉有過婚史,也有自己的孩子,他反對李若彤生孩子的理由是:

害怕她有了孩子之後,把注意力全都放在孩子身上,自己成了孤家寡人......

李若彤居然被這個匪夷所思的理由說動了,在和郭應泉在一起的十餘年間,真的沒有生過孩子。

痴心的付出沒換來珍惜和感恩,相戀十餘年後,郭應泉說:不想再和李若彤繼續在一起了。

十年相伴,一朝情斷。因為特別愛,所以特別傷。

李若彤在節目上剖析過當時的心境:“不是他(郭應泉)不好,只是,他不想再繼續跟我在一起,就是了……恨一個人很辛苦,我不恨他,我覺得他還是一個好人。”

人在低谷,禍不單行,接連着給她的另一個打擊是:父親中風。

李若彤在父親的病床前貼身照料直到父親去世。

這段照顧病重親人的經歷,給了她一段沉重的回憶。

李若彤接受《明報》專訪時曾說:

我一向都愛惜家人,跟父母感情好好,2009年爸爸中風,2010年離開。每天都忍不住哭,我那時候只知道自己身體不好,渾身不舒服,經常無端哭起來……

這也就是大家都知道的抑鬱了。(之前我們寫過:跟抑鬱症抗爭的明星們)

為了對抗抑鬱情緒,她試過很多方法撫慰自己。

花五六個小時泡在健身房;

尋找醫生幫助,整整吃了兩年半的葯;

後來,妹妹把女兒交給李若彤撫養,陪伴着小朋友成長,讓她漸漸地被治癒,變得開朗起來。

因為“失戀療傷”,李若彤正式開始演藝事業;也是因為感情,她決定淡出演藝圈;就連罹患抑鬱症,也有很大一部分失戀的原因。

她人生的跌宕起伏都和戀情有關,前途命運皆繫於一人身上。卻在遭遇情變、家人過世之後,發現只有自己一個人面對這一切變故。

比美人遲暮更悲劇的,是紅顏薄命。

趕上了90年代末港片黃金時代,演過金庸作品的經典角色,至今一直被影迷當做“小龍女”緬懷,李若彤的經歷不乏傳奇色彩。

但另一面,貌美如花也要賺錢養家,在情感的泥沼里深陷過,甚至“自己的男友自己救”,她也不過是傳奇里的普通女子。

“男友大過天”沒問題,個人選擇本來也無分對錯。只是李若彤的把全副身家押在一個男人身上,押錯了人不說,還親手終結了事業黃金期,讓我們看到了最慘烈的結局,也應了傅雷那句“傳奇往往沒有好結果”。

無論是做獨立女性,還是賢良妻子,最終的目的都是為了獲得幸福和自由。從樂觀的角度看,風雨如晦的日子,到底是被她苦中作樂地捱過來了,連抑鬱症都被她幹掉了。

帶着這種膽色和抗壓力生活下去,總會有一道金光從烏雲背後穿透出來,照亮自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深夜動物園 新浪看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