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劉雲楓:中國人愛「聯繫」 歐美人愛「分析」

最不可思議的是「株連九族」。家族中的任何一個人,不能出任何問題,有任何閃失,只要一個人出事兒,全家、全家族都要受牽連,無人可免。一言不慎,就會惹來殺身之禍,不僅危及自己,還會禍及全家。就算自己豁出去了,可連累了家人,尤其是年幼的孩子,卻是任何一個正常人都極不情願的。為了家人計,各自都規規矩矩了。中國社會之安定,由此可期。

世間萬物,無不在聯繫之中。據說,祖籍墨西哥的蝴蝶,動動翅膀,會引起加利福尼亞沿岸的海嘯;這不是笑話,是科學,學者們將其稱為“蝴蝶效應”。

“蝴蝶效應”在量子級別上得到了證實——兩個粒子無論相距多麼遙遠,其中一個狀態發生變化,另一個也會隨之變化,即刻發生,沒有時差,愛因斯坦將其稱為“鬼魅似的遠距作用”,這就是所謂的量子糾纏——宇宙不止是聯繫在一起的,簡直是相互纏繞的。

世界果然纏繞在一起、像格爾迪奧斯繩結一樣的話,除非你手裡有亞歷山大大帝的利劍,否則,你就找不到起點和頭緒,世間萬事,和一盤子意大利通心粉一樣,雜亂無章。事實上,西方人找到了亞歷山大大帝的利劍,分析;中國人拿着一件古已有之的兵器:聯繫。

先看一個二十四孝的故事:

一個名叫陸績的孩子,6歲,和父親一起去袁術家吃宴席。宴席上有很多橘子,陸績趁人不備,在懷裡揣了三個。吃完飯,辭行的時候,一不小心,橘子掉地下了。袁術就說:陸老弟來我家,吃不了還要兜着走嗎?陸績回答:“我媽喜歡吃橘子,我想拿回去,讓我媽嘗嘗。”

故事叫懷橘遺親,至今被人傳誦。尤其是母親們,一聽到這個故事,眼淚就嘩嘩地。——陸績真是好孩子啊,走到哪兒都想着媽媽,真孝敬。

這個評語,至今沒改。可見,中國人之認識水平,2000多年也沒長進。因為,這個故事發生在東漢。

本來,是一個“人贓俱在”的偷竊行為——當然,並不嚴重,只算是小偷小摸——聯繫到陸績是給母親吃的,就不但沒有受到譴責,反成了道德榜樣了。試想,如果陸績沒說後面那句話呢?再想,陸績可以以動機之崇高——孝行——來掩蓋自己的錯誤嗎?進一步,如果陸績的媽媽不僅喜歡吃橘子,還喜歡魚翅燕窩、珍珠翡翠,金銀細軟和高檔別墅,這些袁術家裡全有,陸績是不是也“懷”幾件給母親呢,要是不能滿足母親的願望,陸績同學焉不是大不孝了嗎?

再看幾個例子。

你的鄰居養了一隻狗,野性不改。看你“不善”,就咬了你一口。你的第一反應必是反擊,就給了小狗幾下子,打得牠夾着尾巴逃跑了。未曾想,牠搬來了救兵。

牠的主子來了——主子是一個大款,腰纏萬貫。見面就質問你,為什麼打他的狗,並指出了問題的嚴重性:你這不是打狗欺主嗎?打狗,就等於打他。

“打狗欺主”者,中國思維也——聯繫起來看,問題就大了。要是分開,就啥事也沒有。可見,一聯繫地看問題,事情就複雜了。

還有,“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兒子和老子,是兩個獨立的個體。尤其是,如果兒子的年齡已經超過18歲,那麼,兒子的行為由其單獨、全權負責,與父親沒有任何關係。反之,亦然。可中國人都相信“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這種邏輯,文革時期給多少家庭帶來了毀滅性打擊啊!

最不可思議的是“株連九族”。家族中的任何一個人,不能出任何問題,有任何閃失,只要一個人出事兒,全家、全家族都要受牽連,無人可免。一言不慎,就會惹來殺身之禍,不僅危及自己,還會禍及全家。就算自己豁出去了,可連累了家人,尤其是年幼的孩子,卻是任何一個正常人都極不情願的。為了家人計,各自都規規矩矩了。中國社會之安定,由此可期。

古羅馬法律是沒有連坐的,耶穌被猶大告密釘在十字架上。要在中國,釘死的可能就不止是耶穌了,耶穌的十二門徒一個也跑不了。所幸耶穌沒在中國傳教,要在中國,早被斬草除根了。

還有,買什麼或者不買什麼,完全是消費者的自主決策,可是,在中國,一旦和民族品牌、愛國聯繫起來,就複雜了。要是你買外國的牌子,就是不支持民族品牌;要是你買日本貨,就是漢奸。遇上熱血的愛國青年,不僅砸你的日系車,還要砸你的腦袋。

實際上,支持民族品牌是一個偽命題。要是民族品牌好,不用你支持;要是不行,你支持不就是保護落後嘛?不等於喝三鹿奶粉嗎?誰願意喝誰喝,我是不喝。要是你支持,和“寧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有何區別?

以下,簡析一下“分析”和“聯繫”的基本特點:

西方科學的方法,是分析。分析有兩個主要特徵,其一,將局部和整體切割;其二,持續分解和細化。如此,反覆迭代,就可以將無限的宇宙,從光年尺度,一直分解到納米乃至更小尺度的微觀世界。這一過程,試用一下google earth,就明白了。Google的視野,可以從地球、大洲、國家,直到縣鄉鎮,乃至一丘一壑,一花一木。局部和整體之間的界限,逐步細化的步驟,一目了然。

中式思維是整體和不可分割的。像五行,是一個首尾相接的死循環。當你問A時,對方馬上跳轉到B;當你進一步追問B時,他又跳到C了。從不正面回答,總在躲躲閃閃、在藏貓貓。例如,季路問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孔夫子躲了;季路追問:敢問死?孔夫子答:未知生,焉知死?孔夫子又躲了!

聯繫性思維,事實上是思考能力不足的敷衍——我回答不了什麼是死,就用生來搪塞你;顧左右而言他,和外交部新聞發言人之套路,如出一轍。你問了半天,他說了一堆,但不知所云。

聯繫性思維,深受五行影響。五行是以一個整體出現的,切割不開;作為一個整體,五行是有意義的;切割之後,就不再是本義了。你問心,醫生會扯到腎;問頭,醫生會聯繫到腳。看面相,據說能知道身上哪有黑痣;測八字,預知吉凶;批流年,推斷禍福;五行相生,六脈相通,天人感應,世道輪迴。一切,都在聯繫之中;一切,都難以從環境中獨立出來。

這就是“聯繫”。“聯繫”的最大弊端是擴大化,是脫離問題本身,擴大到與其並不相關的事情上。懷橘遺親,陸績不說自己,卻“聯繫”自己的母親;打狗欺主,不說狗,卻“聯繫”其主人;商品買賣,不說商品質量好壞,卻“聯繫”上民族品牌。

中國近代與西方之爭,除了利益、尊嚴之外,還有一個至今被忽視的關鍵:思維方式。西方是分析的,一人做事一人當,誰也不替另一個人背鍋;中國人是聯繫和連坐的,你要為他人的錯誤負責。林則徐禁煙,他要求所有從事對華貿易的英國商人簽署一個保證書:只要有一個英國商人販賣鴉片,所有英國商人的所有商品,都要被沒收,所有商人都要受罰。

英國人說:這不行。這不是我們的玩兒法。哪一個商人販賣了鴉片,你就懲罰誰;哪一部分貨物,是鴉片,你就沒收鴉片,加倍處罰。其餘商品,你不能沒收!

林則徐說:啥?啥?啥?你們是聯繫的,英國是一體的,商品也是一體的。要是你們有一個人做不到,我就懲罰你們全體。

英國人說:那我們做不到。不行,咱就打吧。

最後,看看美國人是如何處理“懷橘遺親”的。1935年,紐約市長拉古迪亞旁聽一樁庭審,一老婦為孫子偷麵包被罰10美元。宣判後,市長脫下帽子放進10美元,說:“現請每個人交50美分罰金,為我們冷漠付費,以處罰我們”。

美國在我們的反面(地球),但在處理“懷橘遺親”上,他們在我們前面。所以,千萬不要“聯繫地看問題”,一聯繫,就出錯;一分析,才清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溫哥華港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