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珍愛生命 遠離吃播

幾乎與直播短視頻同一時期興起,吃播已成時下流量巨大的直播門類。

從一開始的大胃王系列,到後一階段逐漸出現海鮮、甜品等細分領域,再到現在發展出一小撮以滿足審丑、獵奇為目標、直播干吃火鍋底料的另類播主,吃播這門行為藝術越來越向著難以理解的方向跑偏。

||吃得紅紅火火吐到恍恍惚惚

吃播最早在日韓一些網絡直播間興起,‌‌“日本大食少女‌‌”木下祐嘩是第一代走紅的鼻祖,當時她在youtube上傳的視頻陪伴了無數減肥族度過失眠之夜,也在中國吃播界承擔了首批教育者的角色。

隨後國內陸續湧現大批大胃王播主,直播內容就是在家裡準備好食物,比如6斤泡麵或10碗米線,然後用手機拍下進食的全過程。他們大多(大部分應該是‌‌“她們‌‌”)天賦異稟,食量是正常人的5—10倍,而且通常具備吃不胖的特異功能。

然而紀錄片《甲乙丙丁》對快手網紅‌‌“貓妹妹‌‌”的跟拍卻揭露了這一行業真實的生存狀態。在紀錄片中,‌‌“貓妹妹‌‌”直播吃豬蹄,吃到後面直接跑去廁所吐。

催吐,幾乎是大胃王界半公開的秘密。根據醫學專業人士的分析,能做到天天吃但不長胖的人,通常只存在於甲亢、糖尿病和胃功能紊亂群體,而這類群體的食量通常達不到直播作秀的程度,因此科學的解釋只有催吐,常用的做法是食指摳喉嚨或一根胃管直插胃裡讓食物倒流。

最明顯的佐證就是失真的同期聲。化學教材表示胃酸屬於強酸,想想它流經的食道和咽喉,嗓音變啞是肯定的,所以此類視頻基本沒有原聲播放。

相比靠着美艷臉蛋和性感身材走紅的多數派,靠胃口撐起一片流量的大胃王本身就屬於邊緣化網紅,長相、身材都不足以吸粉,也就更容易產出迎合審丑需求的招數。當大胃王這塊市場變得擁擠不堪時,火鍋底料、生薑辣椒等各種奇葩操作不斷湧現,隨之而來的是自認優越的圍觀網友的羞辱和謾罵。

內涵、底線?不存在的。你永遠不知道網紅為了紅,會作出什麼幺蛾子。

||流量只看多少不分好壞

那麼為什麼有人受着罪、挨着罵還依然義無反顧?因為我們在謾罵的那一刻就走進了他們設下的圈套。

對於網紅,評論沒有口碑一說,只要有留言不管好壞都是流量。某遊戲主播整容失敗暴露後,頂着一張人工臉和網友對罵,曾在一晚之間賺進1萬塊‌‌“打賞‌‌”。給她刷禮物的那些人,都是為了能讓自己的惡毒留言在評論區多待一會兒。

現在,這位主播推一條廣告能拿到七八千,加上直播‌‌“打賞‌‌”,公司抽成後,每月到手差不多有20萬。

吃播界同樣如此。大部分播主靠直播收禮物賺錢,小有名氣的播主每月大概能賺3—5萬,而韓國的金城鎮每晚直播一次吃晚餐就能拿到1萬人民幣,再等慢慢積累起人氣,就有廣告主主動找上門來了。

以前有位電商從業者爆料,稱其曾與某百萬級粉絲網紅合作拍攝燕麥視頻,直播吃50人的量,報價30萬。這筆交易成交於一年前。

微博上有個經典問題:如果一個富豪給你5塊錢讓你吃屎,你會吃嗎?如果是50萬、500萬呢?

底下同樣有一個經典評論:我能吃到他破產你信不信?

||珍愛生命遠離網紅

干吃火鍋底料走紅後,爆料也隨之而來。某蛋糕店老闆表示前天有人在他家預訂了5個火鍋底料造型的蛋糕。

也有知識派熱情科普:牛油板結之後,菜刀都切不動,網紅口中那種鬆軟的感覺是怎麼做到的?

不過理性分析仍然擋不住吃瓜素人想要跟風的熱潮,而且往往吃的都是真牛油,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那份堅硬……

這些沉浸在幻想中的明日之星們不外乎兩種心態:

一種是傻的——看!網紅都在吃火鍋底料,我也吃!

一種更傻的——看!網紅不敢吃火鍋底料,我敢吃!

不過網紅吃塊蛋糕還能換到打賞,我們干吃底料除了換到腸胃炎,還能換來什麼呢?胃是用來吃的,不是用來洗的,美食是要傳播的,不是吃播的。

珍愛生命,遠離網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財視傳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