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古玉文:吳小平揭中共混亂的困獸思維

國進民退,斬殺民企卻不是空穴來風。因為這符合中共將自身危機轉嫁到基本民眾身上的一貫做法。中共的地方債務已經捉襟見肘,增發鈔票、加稅、對私募釜底抽薪、演藝界補稅等等,以及近兩年來民企巨頭們禍事連連,加上御用輿論界消滅私有制的看似開歷史倒車的「胡言亂語」,其實是「保皇派」心領神會般的提前吹風與捧場。

從中共竊政後公私混營強制計劃經濟、割資本主義尾巴,再到鄧小平的改革開放,私有制民營經濟,再到今天的國家資本主義,民眾始終是被侮辱被輾壓的物件

最近有兩則消息不僅爆屏,還引發民間、各路專家學者的激烈研討。

貿易戰拷問中共執政合法性

一則消息是9月8日,擁有117年歷史的海灣石油公司駐華第一家加油站在廣州三元里開業,除去免費洗車和贈品外,開業價格比兩桶油的價格低1.6元每升。廣州市發改委稱未對海灣加油站進行價格執法和價格干預。未來十年內,海灣石油初步計劃將在中國新開1,000-2,000家加油站。

另一則消息是中國最大互聯網配資金融公司聯合創始人吳小平一文《中國私營經濟已完成協助公有經濟發展的任務,應逐漸離場》在網路流傳,引發輿論一片嘩然。吳文和今年兩會前後,中國人民大學周新城教授的《共產黨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論概括為一句話:消滅私有制》一文,堪稱文武兩路為中共在經濟體制內的共產復辟進行投石問路抑或輿論開荒。

兩個事件所反映出的經濟思路似乎是矛盾的。如果單純從經濟規律來看這樣的操作手法的確是矛盾的,一方面在引進外資,引入競爭,一方面在腰斬民企,消滅私有制,消滅競爭。中共在中美貿易戰下的擠壓下,不僅經濟下行,更會拷問中共執政的合法性,反映的經濟領域最為重要的一個因素即為產權問題。

往大了說,就是國家到底是誰的?中共肯定要說是自己的,但它無法說出口。它一定要說是人民的。它也無法說是政府的,政府只是國家的代理人,人民(確切的說是公民)委託政府代為管理國家。

國家具有合法性的強制力,這無可厚非,但國家強制力來源應具有合法的程式、嚴格的監督及代理人的民選機制。中共全盤否定了上述機制,並全盤掌控國家資源,控制國家意志,濫用國家權力,並不斷的用中共的政治符號在國民中製造中共是合法統治者的“共識”。

中共製造的“共識”是:中共就是中國,政府即是國家,國家強大了,人民才能強大。這是中共式偽命題。

竊政後中共用7年時間消滅私有制

毛澤東用7年消滅了私有制。1956年,中共對資本主義私股給予年息五厘收繳,比銀行當時的定期存款利息還低,分紅期限20年。1966年9月,中共停止發定息,公私合營企業最後被社會主義全民所有制侵吞。中共收繳私有制配之以“三反”、“五反”運動,當時上海四個月內自殺企業主及家屬就達到了876人。

文革動亂,中共拿四人幫祭旗了。1979年,中共為解決80萬知青返城和城鎮盲流就業問題,個體戶出現了。80年代,7人就是社會主義,8人就是資本主義的紅線是作坊商戶的緊箍咒,陳志雄養魚塘事件和年廣久傻子瓜子投機倒把事件後,時任廣東省委第一書記任仲夷提出“私營經濟”說法,1988年“私營經濟”入中共憲法。92年鄧小平南巡,黑貓白貓論誕生。

上海永安百貨一路見證了中共的陰陽大變臉。1956年1月14日,永安宣布“公私合營”,老闆郭琳爽握著中共代表的手說:“我是在向黨奉上我願走社會主義道路的一顆赤子之心。”中共熱情地說:“祝賀你們一馬當先,跨進了社會主義的大門。”這一天,南京路上永安公司門樓上的老招牌“永安百貨”卸了下來,換上了髙達五丈八尺的“公私合營永安公司”霓虹燈。1966年,永安百貨改成“國營東方紅百貨商店”;1988年,永安第三度改名,改為“華聯商廈”;2005年,又回到了永安百貨的店名。郭琳爽文革遭到批鬥,1974年心臟病發作病逝。

從中共竊政後公私混營強制計劃經濟、割資本主義尾巴,再到鄧小平的改革開放,私有制民營經濟,再到今天的國家資本主義,這個過程血雨腥風也好、變幻莫測也好、輝煌炫目也好,民眾始終是被侮辱被輾壓的物件。

田紀雲曾表示:“這個尾巴割到什麼程度呢?什麼開個飯館、賣個油條稀飯的,賣個大碗茶的,擺個地攤賣點針頭線腦的,縫縫補補的,理髮、洗澡、修腳的,等等,都改為國營了。這些從業人員,多數都是七老八十的老頭老太太,原來靠自己起早貪黑的辛勤勞動還可以養家糊口,一改為國營,這些人就退休了,由國家每月發幾十元的養老金,而他們原來乾的事,也就沒人幹了。現在回想起來,我們那個時候確實幹了些傻事。”

民企主撐國民經濟政府任性消費

改革開放後的民企對中共的貢獻有目共睹,2017年底有資料表明,民營企業數量達2,726.3萬家,個體工商戶6,579.3萬戶,註冊資本超過165萬億元,民營經濟對國家財政收入的貢獻佔比超過50%;GDP、固定資產投資和對外直接投資佔比均超過60%;技術創新和新產品佔比超過70%;吸納城鎮就業超過了80%;對新增就業貢獻的佔比超過90%。

而民營企業撐大國民經濟,中共是如何進行再分配的呢?來看看1990年-2012年22年間的財政收入與分配情況:財政收入增長了38.9倍,而城鎮居民可支配收入與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只分別增加15.3倍和10.5倍。

再來看看2017年中共政府的消費賬單,一共花了20.3萬億元,當年GDP為82.7萬億元,佔24.5%。其中4.8萬億元是沒有任何說明的“其它支出“,而賬單的分項內明細項相加數小於給出的分項數達0.86萬億元,也就是這近一萬億中共任性的根本不給去處,連“其它支出”也不是。算上5.2萬億元地皮收入,2017年中共總花費為25.5萬億元,占當年GDP的30.8%。

其中,公共安全支出1.24萬億,國防支出1.04萬億,一般公共服務支援1.65萬億。維穩經費又超出軍費。一般公共服務支援1.65萬億中政府辦公廳及相關機構事務花去5314億,為最多,另有1318億不作說明,為其他。

教育支出3.01萬億,分項中最多。學前教育1,182億,但紅黃藍的監視頭硬碟還是壞了;小學教育8,205億,按1億小學生計算,生均8,000元;初中教育5,184億,在校生4,454萬,生均11,600元;高中收費教育支出2,841億,在校生2,378萬,生均11,900元,本身是收費的,還支出更多!這些錢都怎麼花的啊?耒陽家長能不憤怒嗎?高等教育4,334億,3,017萬學生,生均14,365元。其他開支2,039億,不告訴你幹什麼!

再窮也不能窮教育,果真如此嗎?問問冰花男孩。

腰斬民企盡顯中共混亂的困獸思維

面對中美貿易戰的巨大壓力,中共一方面仍然在國內宣傳“中共共識”,美國的霸凌,中國崛起威脅美國地位,中共對世界貿易做出的貢獻,一方面放軟身段,堅稱改革開放不停步。川普團隊並沒有接收中共的迷惑,2,000億和2,600億的關稅步步緊逼,無問政治,只為公平!

股匯雙跌、經濟低迷、消費降級、國庫見底,困擾中共的經濟的深層因素是貿易戰對中共非法執政的抄底效應。中共邪惡的本性註定它不會自動改良。海灣石油應是中共軟化貿易戰立場的媚態,有多少真心實意,還得靜觀其變。外資全資進入恐擊垮中共,中共無此膽量。

而有評論表示,國進民退,斬殺民企卻不是空穴來風。因為這符合中共將自身危機轉嫁到基本民眾身上的一貫做法。中共的地方債務已經捉襟見肘,增發鈔票、加稅、對私募釜底抽薪、演藝界補稅等等,以及近兩年來民企巨頭們禍事連連,加上御用輿論界消滅私有制的看似開歷史倒車的“胡言亂語”,其實是“保皇派”心領神會般的提前吹風與捧場。

俞敏洪在近期的演講中說:“我覺得現在的問題,是各級政府手裡沒錢了,我也有一些政府朋友,常常跟領導一聊,政府少則是一百多億的銀行貸款,多的是上千億。政府拿銀行的錢,還有賣土地的錢進行各種各樣的投資、基礎設施等等,但是現在政府手裡確實沒有太多的錢了,欠的債太多。政府的行政花費是巨大的,大家知道中國平均大概20多人養一個公務員,所以他就必須要有錢,有錢就要從民間取錢。”

陳有西律師早在2013年天則經濟研究所發表演講時談到:我們(中共)立法本身就是歧視的。我們說執法要人人平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很多人不知道,立法,全國人大搞出來的,立法本身不是人人平等,立法就是歧視的。歧視我們的私營經濟,民營經濟就是弱保護,公有制經濟是強保護。

哈耶克在1944年出版《通往奴役之路》中預言:烏托邦永遠不可能實現,計劃體制只會帶來匱乏、混亂和奴役,最終自我毀滅。

中共在毀滅之前,是要做足了垂死掙扎的,腰斬民企突顯貿易戰下中共混亂的困獸思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