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周小川一句表態透露中共意圖? 匯率破7已在考慮之中?通脹已露端倪!

——由「逆周期因子「轉向「浮動匯率」?

作為央行前行長,周小川主政中國央行多年,期間又主導了匯改、人民幣國際化等與「人民幣」相關的各項金融改革,被國際輿論界稱為「人民幣先生「。 周小川的表態無疑透露出央行和高層的傾向。

繼對500億美元商品加征關稅之後,特朗普最近表示將對中國2000億美元加征關稅,並還威脅進一步對全部中國商品(5060億美元)加征關稅。

中國人民銀行前行長周小川上周五(9月7日)在意大利科莫湖的安布羅塞蒂論壇上接受CNBC採訪時回應:

“中美貿易戰不會對中國經濟產生巨大影響,但引發的市場情緒難料。”意指金融風險。

周小川又補充:“以每年經濟增長6%加上浮動匯率,中國經濟有能力抵禦外部衝擊。”

01

浮動匯率?

作為央行前行長,周小川主政中國央行多年,期間又主導了匯改、人民幣國際化等與“人民幣”相關的各項金融改革,被國際輿論界稱為“人民幣先生“。

周小川的表態無疑透露出央行和高層的傾向。

2016年3月,時任央行行長周小川在出席中國發展高層論壇答記者問時曾經明確指出中國匯率制度是“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與“浮動匯率”還有差別。

周小川認為差別主要體現為三點

第一,要守住涉及到的反洗錢和反恐融資問題。因為中國反洗錢和反恐融資的有關手段涉及問題的匯兌有管理;

第二,要根據宏觀審慎的框架進行管理。中國作為發展中國家要防止出現宏觀審慎的錯誤,比如企業過度借外債和過度資金錯配,這些事情要通過宏觀審慎措施來管理;

第三,全球資本流動形勢來看,主要鼓勵和支持中長期的投資活動,包括中國投資外國和外國投資中國,中短期的投機活動不鼓勵,在這前提下,浮動匯率體制至少還是不完全自由浮動的提法,當然這並不意味着匯率有偏差,要尊重市場供求規律,未來匯率將參照SDR一籃子貨幣體系保持在合理、均衡的水平。

然而,本次接受CNBC採訪時卻沒有強調為“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

顯然,放開匯率自由波動已在央行考慮範圍之內。

事實上,一年以前(2017年),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余永定就曾表示:“中國面臨的是5選4的局面中(匯率、外儲、貨幣政策獨立性、國家信譽和防止市場扭曲、人民幣國際化),

匯率最不值得保。“意指匯率自由浮動。

而前國家外匯管理局國際收支司司長、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高級研究員管濤也曾指出:“在應對資本流入或流出的衝擊時,不可能匯率浮動、外匯干預和資本管制三大工具一個都不用,三大工具至少要用一個,或者是組合起來使用。讓匯率漲跌,屬於價格出清;用外匯儲備干預和實行資本流動管理,屬於數量出清。”

通俗點就是不讓匯率自由波動,就要動用外儲支撐或者加強管制,而管制面臨國家信譽問題和人民幣國際化倒退。

而逆周期因子的動用明確了央行仍在以外儲存量來支撐匯率。

央行9月7日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8月末,外儲規模較7月底下降82億美元。

逆周期因子的上一次登場,中國外儲累計減少約1萬億。

目前中國的存量外匯儲備約3萬億,其中包含有1.8萬億的外債和約1萬億的外企資產,顯然不可能再動用1萬億干預。

管制和匯率自由化需要做出抉擇,而以周小川這位央行前掌門人的言辭看,或更傾向於匯率自由化。

02

對經濟增長預期降低?

2018年1月18日,國家發改委副秘書長范恆山在“構建新秩序駕馭新動能”財經中國2017年會上發表演講;

預測2018年經濟增速為6.5-6.8%。

以中國國情來說,可視為一種上層對經濟增長的定調。

周小川在採訪中提及的經濟增速為6%,預期有所下降。

中國的經濟增長一直屬於貨幣推動型。

人民銀行前副行長吳曉靈就曾經說過,“過去30年,我們是以超量的貨幣供給推動了經濟的快速發展。

經濟增速預期的下滑,也表現出一種在貨幣供應上會適當節制的態度。

8月,M2同比下滑。

央行仍力求在經濟增長和匯率壓力之間取得平衡;

但當兩者不可兼顧時,央行立場傾向於預期略有降低的“經濟增長”。

反向看,以中國經濟的貨幣推動型特徵,保持經濟增長的立場也喻示了放水不會停。

適當節制只能是央行認為的適當,而不是你認為的適當。

或者你覺得是龍王來了。

03

8月央行數據顯示;

截至8月末,廣義貨幣(M2)餘額178.87萬億元,同比增長8.2%,預期8.6%。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3個和0.4個百分點。

M2增速不及預期,繼上月反彈後,重回跌勢。

以8月通脹2.3%來看,貨幣增速甚至滿足不了6%的GDP增速。

即算以GDP增速6%計算(上半年為6.8%);

M2-GDP-CPI(增速)也已經為負數,顯示實體交易已自金融資產交易中抽水補充。

金融資產價格(房、股)的貨幣支撐持續塌陷。

狹義貨幣(M1)餘額53.83萬億元,同比增長3.9%,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1.2個和10.1個百分點,創三年新低。

M1主要體現了企業經營活躍度,M1增速同比大降10.1%,顯示企業經營活躍度下降。

M2-M1剪刀差由3.4%擴大至4.3%,顯示企業將更多活期存款轉為定存。這是企業面對投資機會減少時的反應。

由於國內環保政策從嚴,供給側改革去產能等原因,上游產品價格螺紋鋼、焦炭、瓦楞紙一路上行。

工業品出廠價格指數(PPI)連續上行。

同期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連續低位運行,顯示由於居民消費能力下滑,工廠無法將原材料上漲成本轉嫁給消費者。

或有部分企業進入惡性競爭虧本經營階段。

八月,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連續三個月同比下滑也佐證了這一點。

而7-8月份CPI連續兩個月運行在2%以上,或喻示部分企業在去產能價格戰中失利,企業停止生產。

仍存活企業惡性競爭減少,PPI的成本上升開始逐步轉嫁給消費者。

成本推升型通脹傳導途徑正常化。

04

前央行行長匯率自由化的表態,或喻示央行將逐步放大對匯率波動的容忍程度。

匯率是一國貨幣購買另一國貨幣的價格,兩國的匯率水平最終取決於商品和服務價格(購買力平價),即匯率總是趨向於貿易平衡。

而無論是一般貿易逆差逐步縮小,還是與美國的貨幣政策分化逐步擴大,或是從國內資產價格與國外資產價格的比較,人民幣都存在了一定的貶值壓力。

央行的容忍主要體現在匯率下限。

也從一方面體現出,匯率破7已在考慮範圍之內

匯率貶值將使得需進口的物資石油、原材料等價格上漲,導致國內這些基礎產品的輸入價格增加,從而導致原料價格上漲,並最終擴散至消費端。

帶來輸入性通脹。

05

中國經濟發展過程中的高增長、低通脹被稱為“中國奇蹟“。

中國經濟增長主要靠貨幣推動,貨幣增速長期超過GDP增速;

奇蹟的本質在於房地產成為了貨幣的“蓄水池“,從而壓低了CPI。

而目前,房地產“蓄水池“效果漸弱,不要說吸納新的貨幣之水進入,甚至以前吸納的還將跑出來。

而隨着經濟壓力加大,政府加大基建投資,央行將被迫向市場注入更多貨幣以刺激經濟。

沒有貨幣蓄水池的情況下,只要經濟增速追不上貨幣增速,必將帶來通脹。

目前中國M2/GDP約為2,約兩份的M2增長帶來一份的GDP增長。

繼續以貨幣刺激經濟將帶來嚴重通脹。

即貨幣刺激型通脹。

目前,供給側帶來的成本推升型通脹輸入性通脹(匯率貶值預期還未釋放),貨幣刺激型通脹(大基建尚未完全發力)尚未展現威力,但已初露端倪。

CPI破3%指日可期,且正逐步加速。

通脹猶如幽魂,揮之不去。

06

為拉動經濟,也為了維持債務不斷鏈,政府又承擔起了加槓桿“重任”,大基建又來了。

近期多地軌道交通獲批。

但大基建有兩方面問題需要解決;

1)每個人都對全部收益歸自己的投資最為盡心,而對所有權不屬於自己的投資則不那麼盡心,難以避免會產生道德風險,無法保證效率。

2)長期大量基建投資導致的投資邊際效應問題,連高速公路收費站都可以虧損。

邊際效應之下的政府投資極易加重政府債務負擔。

部分地方政府已經出現債務問題。

從中也可以理解到為何減稅呼聲很高,甚至減稅政策已出的狀況下仍可以保持稅收總量增長。

原因在於地方政府的債務壓力導致沒有減稅空間,即算是減稅政策已出,也可以稅收尺度上做文章或清算歷史,從而保證總量增長。

目前,社保費交由稅務徵收,可視為一種尺度從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