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王岐山對習近平約法三章?馬雲背後是江澤民?得罪習近平的親信?

——民營大佬紛紛出事 習近平要「卸磨殺驢」?

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在9月10日公開宣布1年後退休,民運人士楊建利表示,馬雲退休暗涉習近平和江澤民勢力的權斗。分析人士陳破空認為,在中國經濟“國進民退”、共黨要割“羊毛”的背景下,馬雲不過是中共整治民營企業富豪大佬中一例。楊建利還表示,現在王岐山重新出場,可能會對習近平“約法三章”。阿波羅網特約評論員王篤然則認為,不可能形成王岐山制約習近平的局面。

美國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在美國之音訪談節目中表示,馬雲擁有的《南華早報》去年曾披露"習近平左右手"栗戰書的家族涉貪事件,得罪了栗戰書。

2017年7月21日,政治與經濟學者程曉農先生接受美國之音焦點對話節目訪談時表示,馬雲雖然是中共購買《南華早報》的出資人,但對該報的經營權和控制權卻在中共港澳工委手裡,港澳工委的實際控制人是曾慶紅。

去年《南華早報》報導栗戰書家族涉貪的新聞後過不久,該篇文章就刪除、下架,該報還向讀者致歉。

楊建利說,在這種情況下,馬雲可能會成為這股政治鬥爭的犧牲品,並直言馬雲涉及政治太深了。

楊建利說,馬雲的傳記作家說過,不管願意不願意,大家都會認為馬雲的辭職是對現實的不滿和憂慮。這的確有道理。馬雲和其他巨富一樣,都涉及政治太深,不然不會發這麼大。

馬雲的背後勢力是江澤民,隨着時間的推移,江的勢力下降。現在江的勢力和習的發生對撞。換句話說,未來習和江的勢力對撞將會下去,馬雲會夾在其中。

在這種情況下,激烈的政治鬥爭很可能會成為犧牲品,在國進民退的大背景下,民營企業越來越難做。

其實中國民營企業富豪大佬們日子難過已經有相當一段時間了:金融大鱷肖建華,股神徐翔,安邦吳小暉,華信葉簡明,娛樂“豪門”范冰冰,海航王健,萬達王健林,京東劉強東,都是引發無限聯想的名字。

與此同時,中共體制內“資深金融人士”吳小平發表文章,提出“私營經濟已完成協助公有經濟發展,應逐漸離場”,引起輿論大嘩,被視為中共要對私營經濟“卸磨殺驢”的先兆。

時局分析人士陳破空在美國之音訪談節目中談到,今年四月份,央行高官突然對馬雲和馬化騰的公司發出警告,說互聯網巨頭、移動支付不要以為大而不能管,大而不能倒。

此話一出,馬雲和馬化騰立刻表示如果國家需要,可以把自己的支付寶和微信支付交給國家,完全被嚇住了。

陳破空指出,中國政府已經眼紅了。中央銀行是國家銀行系統,但是民間越來越使用移動支付。馬雲和馬化騰的移動支付逐漸成為中國民眾使用的支付方式。中共當局眼紅眼熱不言而喻。

馬雲說,自己退休不是一個時代的結束,而是〝一個時代的開始〞,將會花更多時間和金錢在教育上。

陳破空認為,馬雲表示他退休的目的是專註於教育,但是外界對他的退休還是充滿了猜測。為什麼?陳破空說,馬雲在阿里巴巴董事會的位置上也可以做教育,所以難免有外界質疑他的說法。他停職是有背景的。

國家在上市公司建立黨支部,也是加強黨控的象徵。企業家、富豪也是死的死、關的關、逃的逃、退的退。這樣的大背景下馬雲這樣做,人們的解讀是正確的,不管馬雲個人做什麼解釋。

有分析人士認為,馬雲或者中國其他互聯網或者金融富豪,之所以有今天,其實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政府在國家層面上阻止了外國的競爭者,關起國門讓他們在國內做大做強。從這個角度來說,馬雲這樣的大佬一定是政商勾結的產品,被人家捏住短處也是必然的。

陳破空先生說這種總結不無道理。中國富豪就是成也制度、敗也制度。在民主國家,有多種權力,商人有商權,媒體有“無冕之王”的權力、司法獨立有法權,人民投票有民權。今天的中國政府比皇帝壟斷的更多,包括媒體、資源礦山。

馬雲曾說,在中國,富豪沒有好下場。只要中國制度不改,中國富豪就不會善終。

王岐山對習“約法三章”?不現實

楊建利還表示,現在王岐山重新出場,對局川普的貿易戰,這意味着他是“謀後而動”,這也符合他的性格特點。這幾個月他做了謀劃,然後北戴河會議上大家又讓習近平讓出一定的經濟決策權,對王岐山有了更高的期待。他出山後對決策,甚至對習近平,會有“約法三章”。

阿波羅網特約評論員王篤然則認為,不可能形成王岐山制約習近平的局面。

王篤然說,說習近平讓出一定的經濟決策權,以習近平的強勢,可能性不大。王岐山只是習近平的執行者,作為一個不是常委的國家副主席,他的權力大小來自於習近平,他會對習近平“約法三章”是不大可能的事情。中美貿易戰是體制的問題,中共的欺詐本性,不是王岐山可以擺平的問題。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