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在加拿大 放開你那裝「冰」的臉

到了國外,在學術和文化上大家應該給予那些努力獲得成就的人更多的讚賞,那是人類智慧的象徵,理應受到尊重。但「一瓶子不滿半瓶子逛盪」真沒有什麼可驕傲的,只能是小知識分子的表現,而此雕蟲裝樣小計只能是貽笑大方,愣裝一碟菜,看得懂的人一看便知是一盤爛菜。

臉,面孔也。面孔很廣義,而臉卻有指向性,是一部分人的嘴臉。

為什麼專門指向中國臉而不是其它國家的臉面呢?因為我更了解中國臉的特徵和反映出的內心實質。中國臉更獨特更耐人尋味。

一次某新聞媒體大型紀念活動,一個桌上,大家互相都不認識,我笑對大家,問好示意,回復我的不是語言的對應,而是冷臉。

我總覺得在這個場合中,大家有緣坐在一起,何必弄得拘謹和嚴謹呢?既然大家都認為自己是高人,相互學習,切磋文學,豈不是很好的機會?為了打開僵局,解開心結,讓場面輕鬆起來,經我語言“挑逗”下,開啟了幾張笑顰微開,但一些人還是矜持得面目麻木,內心惟我獨尊,我才是大腕不屑一顧的樣子,讓人生厭,看來,這些人早已經把自己的笑臉“整容”成麻木冷傲型了。她們都把自己當成范冰冰和李冰冰了,但即使是范冰冰和李冰冰又能怎麼樣呢?還不是被崔永元稅化成一灘水。當然我不是崔永元,只是開起意喻深長的玩笑說:各位沉默的都是大家,幽默的只能是小家了。

其實也不是我寂寞難捱,也不是為討大家喜歡,更不是喜歡出風頭,也不是不理我就打擊報復,那樣做沒勁,作為一位寫雜文的作者,理應明辨是非,剝開畫皮,以示眾人。看一些面目平面設計出的假臉難受,說裝逼不好聽吧?那為什麼還裝,不就是認為自己了不起嗎?太可笑了,其中一些文筆只能是初級水平的作者,寫點文章身子就飄起來了,一副天生我材必裝逼的德行。

嗨!也許是人的初級階段容易暴露出來的弱點吧?曾經不諳世故的我是不是也這樣裝過?原諒那些水平不高非要裝的人吧?不弄個假面具怎麼能擋住她們低層次的泄露呢?又怎能把自己提高出來呢?整一個中國式的平面臉,糊弄一下適應這種臉的人還是管用的,討到一些無知粉絲的崇拜。但是這種臉實在影響人的心情,要改!以免讓人受到“環境”的污染,讓人生厭。

這時我想起,曾經在國內時的一次會議過後,也是大多qq不相識的一桌人湊到一起,一位朋友看大家各顧各的吃很沒勁,想打破僵硬的飯局,說:大家相識不容易,敬請大家喝一杯紅酒,提提神······”盛情之下,大家也就呼應着舉杯,只有一位漂亮女人在那裡繃著臉皺着眉,耍大牌。大家獃等一會只有怏怏不樂的喝下一杯酒,接着又是沉悶。這時一位教育局局長從我們這個酒桌經過,她立馬站起來,冷臉突然如花一樣的綻放,眉飛色舞地還放電,這位局長也是從美女堆里混過來的人,面對美女的陽光明媚,還能保持淡定,然後裝模作樣地走向自己的座位。我看着這位美女陰陽臉的轉變,皺起眉頭,身邊的朋友小聲說:這是一個小學校長,一般都不跟陌生人說話。我說:都無所謂,就是這張臉陰晴變化的太快了,整得天氣預報都無法預測···陰時陰冷,晴時更陰暗。

到了國外,大家都以自由生活為主,不分高低貴賤,也能互相地融合在一起。主要這個社會給大家提供了自由平等的平台,官本位思想淡化,就是國家元首也都貧民化,那個德國大媽總統,從工作崗位回家,自己一個人到超市買菜;前溫哥華帥哥市長羅品信騎單車上下班;那些美得讓人暈眩的西人美女,狠命的追趕到站的天車,上了車跟身邊的老人談論她們追趕天車的速度和及時趕到的喜悅。而我們這些自持清高的大小姐們,從頭到腳都是名牌,一副周遭皆低下的冷麵表情,對比之下令人汗顏。即使你有錢,你有名,你有權勢,也不會埋沒你,也自有公論自有定位,人的能力有大小,各行其道就好了。那種“室雅何須大,花香不在多”的心態就是以自身的條件過好自己的生活。

到了國外,在學術和文化上大家應該給予那些努力獲得成就的人更多的讚賞,那是人類智慧的象徵,理應受到尊重。但“一瓶子不滿半瓶子逛盪”真沒有什麼可驕傲的,只能是小知識分子的表現,而此雕蟲裝樣小計只能是貽笑大方,愣裝一碟菜,看得懂的人一看便知是一盤爛菜。

說白了,這些人就是權勢地位意識在作怪。把在國內那套陰冷的假面拿出來示眾,對人不能平等善待。我寫文屬於批判型的,也是看不慣這些沒幾把刷子愣裝高冷,也看着這些缺乏陽光的臉而心堵。遂以文字形式如梗咽喉不吐不快了······

伯爵奇士,美術專業,曾擔任全國發行的書法主編。“伯爵”將面對時政和陋象,文筆鋒芒,大有不吐不快之急先鋒性情。漸尋超度人生活法則,不甘被權勢左右······百篇雜文、散文、小說、詩詞流於世。觸及政治、經濟、人性、歷史和思想諸方問題,隨行隨思,慧眼獨具,文章定會有獨到見解,語言鋒利不乏幽默,擅於捕捉事物背後的內涵,以表及里分析事態,講述道理,意在醒豁他人並與之共悟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溫哥華港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