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高天韻:《紅燈記》登場與《戰狼2》復映

9月11日,南京媒體發佈消息,10月初,紫金大劇院將上演復排的京劇《紅燈記》。與之形成反差的是,南京方面剛剛取消了柏林劇團原定於9月13、14日的演齣劇目《人民公敵》。若是金陵觀眾有投票權,他們會做何選擇?

外媒報導了大陸網友的議論:文革樣板戲可以演,易卜生的知名作品卻不能演,意思是文革可以回潮,人民就不可以宣洩情緒?有人說,這說明了當權者“要的是什麼、怕的是什麼”。

《紅燈記》是帶有文革烙印的“紅戲”。它以抗戰為背景,標榜中共“革命者”的“高大全”形象。由於中共歪曲抗日史實,該劇因而在立腳點上失去了可信度,再加上主人公一家三代表現出的黨性高於人性,更令其成為毫無藝術價值可言的徹底的宣傳品。

據悉,復排的此劇號稱“青春版”,主要由80後和90後演員擔綱,由資深演職人員為“質量”“把關”。這批擁有表演才華的年輕人,不得不深入領會“革命”精神,努力演繹虛假的人物、唱出“天下事難不倒共產黨員”、“血債還要血來償”、“仇恨入心要發芽”等荒謬的口號,去鼓動仇恨、歌頌虛偽醜陋的“黨”,着實可悲。

演員和觀眾們是否知道,《紅燈記》主人公李玉和的首演者,是京劇泰斗李少春。他曾認真地設計劇中唱腔和動作細節。到頭來,他落得什麼下場?1966年8月23日,李少春和老舍、馬連良等人一起,被“紅衛兵”押到北京孔廟挨斗,被罰跪、“架飛機”、戲衣被焚燒。他住過牛棚、掃過大街和廁所,騎過平板車拉磚,受盡折磨,最後含冤而死。李少春之子李寶春回憶那段日子說:“我們除了心裏的酸痛,話與記憶似乎都已被殘殺得支離破碎,連哽咽都是挖了好久。”

在文化浩劫半個世紀後,在大陸社會危機四伏、亂象四起之際,《紅燈記》高調再登場,釋放出中國繼續左轉的信號,引人擔憂。

另據媒體證實,電影《戰狼2》將於9月19日—10月19日復映,範圍限於大地院線旗下的200多家影院。工作人員表示,選擇此片是為了刺激9月相對冷淡的票房。不過,網友們持不同意見,有人反饋說:“雞血不能停,不然最近這麼多奇葩事讓某些群體的信仰動搖了怎麼辦”,“不如要求每天每個人背誦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拒絕《人民公敵》,吹捧《紅燈記》,復映《戰狼2》,中國之大,無戲可演?

69年來,黨文化的思維、語彙、謊言,充斥在中共治下的文藝圈內:電影、電視、戲劇、歌曲,無不被官方利用來灌輸共產意識。伴隨於此的,有一個常規現象:每當經濟困境出現,或是不利於“穩定”的社會大事件發生,當局便會加強對意識形態的管控。於是,一些紅色作品便應需現身,散播愚民的價值觀,為共產極權充電。

當前,面對貿易戰的嚴峻,以及國內各階層受害群體的憤怒和訴求,中共心慌氣虛、吃不消了。這時,推出一匹戰狼和一盞紅燈就能讓老百姓與黨“共克時艱”?人民已經被法制的不公、政府的欺騙、奸商的歹毒、道德的沉淪折磨得苦不堪言。人民需要什麼?不是極左舞台劇,不是嘩眾取寵的主旋律情懷,而是真相、尊嚴、正義。閉關鎖國、文宣洗腦,再也行不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