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樂道:吳小平立了「大功」 點破中共末世陰謀

國進民退只是中共世紀大戰略的一個環節,中共明面上整個戰略是通過國進民退建立起淡馬錫模式的新型經濟制度,並且要實現2025稱霸世界的目標。但實際上,這個戰略本身是中共為了應對其篡政以來殺、搶、騙、偷而積攢的難以化解的執政危機,為自己設計的無損轉型、徹底洗白、轉世投胎再捲土重來的重生計劃。

9月11日,金融專家吳小平發表文章《私營經濟已完成協助公有經濟發展,應逐漸離場》,立刻引起眾多關注。

吳小平說,到目前私營經濟已經不宜繼續擴大,一種全新形態、更加集中、更加團結、更加規模化的公私混合制經濟,將可能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社會的新發展中,呈現越來越大的比重。面對當今國運之爭,當前強國之戰,國家必須集中財力、物力和人力,必須統籌發展,必須令行禁止。僅以社保入稅為例,這一問題引發部分私營企業界的敵意和不滿,但我們必須看到統一標準、上下一致、執行有力的社保統籌,是中國面對“未富先老”的社會發展現狀和落實“老有所養”的執政承諾的唯一選擇。也是緩和“一部分人先富起來”政策長期執行後貧富顯著拉大的必然選擇。如果大家都執行不同標準,有好處就各種公關,沒好處就四散奔逃,一旦補貼就各種集中,一旦真集中就哭爹叫媽,這樣的群體是沒有紀律的,是沒有深謀遠慮的,是不足以面對日趨嚴峻的國際競爭的。

吳小平的意思,一是私營企業對中共殺雞取卵式的社保徵收進行抵觸,反映出私企不顧大局、自私自私;二是預見將要出現一種新型經濟模式;三是當前是中共已到生死邊緣,必須集權。

有人認為這是中共在中共在經濟捉襟見肘之際殺雞取卵、要拿私營企業填補虧空,先讓吳小平放出口風試探反應,更有的認為是吳小平是為了嘩眾取寵,就連中共黨媒也對其半真不假的批評了一番。

然而在筆者看來,吳小平的這番言論,其實是在為中共多年前就已經開始進行布局的國進民退政策再添一備註而已。

可能有的人對中國是否存在真正的國進民退存疑,但源於WIND數據顯示,從2009年到2015年的民間投資比重持續大幅下降;從09年開始,中糧入資蒙牛、中化收編民營化肥廠、五礦和中鋼收編民營鋼廠,就已拉開序幕;肇始於兩年前的環保風暴則以一刀切式的蠻橫在全國範圍封停私企;今年截止至9月1日,已經有23起國有資本收購上市公司控制權交易的發生;前不久的萬達、京東、阿里甚至恆達等私企紛紛以種種原因陷入被動和困境,眼看國退民進的步伐是在突然間加快。

其實國進民退只是中共世紀大戰略的一個環節,中共明面上整個戰略是通過國進民退建立起淡馬錫模式的新型經濟制度,並且要實現2025稱霸世界的目標。

但實際上,這個戰略本身是中共為了應對其篡政以來殺、搶、騙、偷而積攢的難以化解的執政危機,為自己設計的無損轉型、徹底洗白、轉世投胎再捲土重來的重生計劃。

中共自知其一路殺人無算、犯下滔天罪行,其執政成本已成為中國民眾難以承受之重,更成為國際社會的眾矢之的,其戰略目標就是為了能繼續實現統治政權的延續,追求近乎不需付出任何代價的平穩轉型,改頭換面重新來過。從目前看,中共的這個目標正在通過四個方面實現:

一是政治層面上,通過持續反腐清洗敵對者、反對者、不堅定者,達成戰略共識,穩固統治陣營;

二是在社會層面上,在持續提高體制內尤其一線待遇基礎上,以國家安全為名全面加強社會層面管制,全面應對轉型期甚至轉型失敗的種種危局;

三在經濟層面上,通過種種理由、手段,擠壓私營企業空間,優勝劣汰後由國企對倖存的優質私營企業進行從經營管理、一線員工到市場客戶及技術儲備等的全面接收;

四是加大收繳各渠道資本、資金、資源的力度和數量;法定稅費做到應收盡收;煤進庫、糧進倉;操弄股市、引爆傳銷,庄閑一起收割;展開供銷社、合作社等類似形式的試點,為配給制實施做準備。

中共為何要走這樣一條路呢?筆者以為有以下原因:

一、中共70多年偷蒙搶騙殺的土匪流氓行徑徹底把自己的招牌搞臭,全世界正在對中共形成圍剿之勢,以中共之名再撐下去只有死路一條;中共為了延續對民眾的附體吸血,急需改頭換面,以新的形象出現,這是中共本質上的危機。

二、淡馬錫模式是以國家資本通過投資公司、金融機構控股的方式去間接控制企業,在新加坡運作幾十年的經驗證明,這種模式非常適合中共集權甚至家天下統治的需要,比如淡馬錫CEO何晶正是新加坡李顯龍的妻子。中共完全可以通過控股的方式實現現有的通過黨組織對企業和個人進行附體式的控制,屆時中共之名本身已經是可有可無。

三、轉型成本最低。中共只需要在當前現有經濟成分構成基礎上,通過反腐、洗牌的政治手段,輔以暴力環保、暴力徵集社保金、暴力收購控股的經濟手段,基本就可搭建起中國淡馬錫模式的架構。

四、一旦轉型成功,淡馬錫模式表面上所有權和經營權的分離,卻能夠在實質上實現政企合一,執政成本與企業經營成本大部分重合的同時,企業收入直接歸集到中央,真正實現人財物的自上而下全面掌控,從前不久進行的國地稅的合併正是其中應有之義。

五、降低美國的敵意。淡馬錫模式在美國眼中,絕對比中共這個組織高了不止一個檔次,況且美國有《外國主權豁免法》,中共完全可以拿來玩弄。不信?當年中共在加入WTO談判爽快答應所有條件,等中共進去之後把個好端端的世貿組織搞的烏煙瘴氣、撒氣漏風,自己卻上下其手,耍盡流氓、佔盡便宜,噁心的美國直嚷嚷要退出。中共別的不會,鑽君子協定的空子、玩弄文明世界的規矩,卻是其一貫本性。因此完全可以想像當中共穿上淡馬錫的外衣,跑到美國各級法院去義正言辭和美國政府、企業打官司。

六、實現中共自身無損轉型。中共目前面臨著嚴重的現實危機,其玩弄了一輩子的土地吃人的遊戲,已經快走到盡頭;其通過超發貨幣掩蓋高昂執政成本造成的天量債務再無體量龐大的標的物進行消解,在匯率不能大幅貶值的情況下,唯一的路只有降低執政成本,裁撤富餘人員。然而執政成本中的行政人員尤其是黨務人員是最難以安置卻又必須安置穩妥,唯有中共淡馬錫模式的國營企業網絡的體量可以毫無壓力的消化這些中共最信任又最擔心的人員。這部分人的平穩過渡,會保證中共在其轉型過程不會遭受到來自內部龐大公務黨務群體的猛烈衝擊。

至於轉型期底層的輾轉掙扎,中共會告訴活着的中低端人口們,那是陣痛,都是為了你們的美好生活。其實,中共在全球範圍布局的淡馬錫模式已經初具規模,誇張點說中共已經間接控制了世界上的很多企業,筆者在此僅列一條企業關係鏈:中投公司-中金公司-工商銀行-南美標準銀行-日本軟銀-美國T-mbile。

中投公司,正是中共淡馬錫模式的起點,而吳小平曾參與創建中投下屬中金公司零售業務及財富管理部,在中金公司工作10年,所以吳小平的那番言論主要還是站在個人職業角度和從業經歷上得出的結論而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