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朝鮮族志願軍的遭遇

2010年6月20日,首爾,朝鮮戰爭紀念館。

當年入朝的朝裔志願軍,約為二十萬。估計活到現在之數,恐怕只有二萬,連上第二代、第三代(包括配偶),逾十四萬。中國可以救贖用糧1400萬噸,接他們脫離苦海回國定居。

國內志士仁人近年為資助、安排流落緬甸境內國民黨軍抗戰老兵返鄉省親乃至定居所作種種努力收效甚微,皆因後者均已年過九十,行將就木,只能安土重遷,抱恨終天。尋找、接納來得太遲,令人滄然淚下。然而,如今仍舊留居北朝的朝鮮族志願軍一般只是年過八十,生活尚能自理,行走不用人扶。作者建議國內志士仁人亡緬甸之羊,補北朝之牢,奔走呼號,唇槍舌劍,說動政府通過贈送北朝糧食,救贖他們及其後代脫離苦海,回國定居。啥苦海,你懂的。當年入朝,他們約為二十萬。作者估計,活到現在之數,恐怕只有二萬,連上第二代、第三代(包括配偶),應逾十四萬。救贖用糧,一人百噸,即需一千四百萬噸。

中共移交朝鮮的部隊共計69,000人

以下說說他們的有關來龍去脈。1949年5月初,時任北朝人民軍政治部主任的金一,作為金日成的使節,對北京進行秘密訪問。金一此行的主要目的,是請中共將中國人民解放軍中的朝鮮人師移交給北朝。毛澤東立即答應了對方的請求。

這些朝鮮人師是解放軍東北軍區的156、164和166師。166師和164師分別於1949年7月和8月抵達北朝。156師則與來自第四野戰軍和其他野戰軍中的朝鮮人散兵和較小編製朝鮮人單位混合重組,編為裝備更為精良的第15獨立師,於1950年4月移交。三師人數共約六萬三千。下面還會談到第15獨立師。

這三個師實際上是從“朝鮮人義勇軍”演變過來的。朝鮮人義勇軍是由抗日的朝鮮裔朝鮮人在中國境內組成的。1945年8月底,這支有約四千人的軍隊受命開拔到中國東北執行——如中共所言——“在中國(東北)和朝鮮境內與蘇聯軍隊共同作戰,解放朝鮮人民”的任務。不過,這支軍隊的主力並沒有尾隨金日成一起回國,它在中國繼續待了幾年,一邊徵募中國境內的朝鮮裔中國人,一邊與國民黨軍隊作戰。這些被徵募的朝鮮裔中國人,依照中共定義,本屬中國公民。它的四個支隊分別發展成為156、164和166師。

這三個師只是中國移交給北朝的朝鮮人部隊(既有朝鮮裔朝鮮人也有朝鮮裔中國人)的一部分,而非全部。早在1945年秋,金日成率領原東北抗日聯軍中的四百名朝鮮老兵回到北朝後不久,中共就曾向他移交了一個一千五百人的朝鮮人部隊和八百名朝鮮人幹部,1950年6月20日,又向他移交了一個約三千五百人的鐵道兵獨立團。

以上加總,中國於朝鮮戰爭爆發前移交給北朝的部隊,總人數達到六萬九千,從而大大增強了北朝的進攻能力。至1950年中,朝鮮人民軍的規模達到十四萬八千六百八十人。

移交部隊的三個組成部分

在完成這些部隊的移交後,解放軍中仍留有一些朝鮮人,但已不多。在中國東北朝鮮裔中國人中的徵兵比例相當高。根據一份中國方面的材料,1940年代後期,中國東北朝鮮裔中國人的參軍比例達到17:1,相比而言,當地所有別的民族成員的參軍比例僅為32:1。此事足以說明:朝鮮戰爭爆發前,中共將約七萬人的部隊移交給北朝,乃是為著支持北朝武力統一朝鮮的早有協定的行動。另一方面,有證據顯示,中共不太願意過早派出漢族人部隊到朝鮮。正如一個叛逃到南韓的前北朝人民軍軍官所指出的,中共由於不便派出中國軍隊,所以他們只能派出朝鮮裔中國人,讓他們穿上朝鮮人民軍的軍裝。這些朝鮮裔中國人乃為來自中國東北延邊地區,那裡有很多朝鮮裔中國人。

總體而言,原屬中共的朝鮮人部隊主要有着三個來源:第一個來源是前東北抗聯的老兵。自於1940年底撤退至蘇聯遠東地區後,這些老兵和他們的中國同志就被重組為蘇聯遠東紅旗軍第88特別獨立旅。這些老兵大約有幾百人,其中大部分,但不是所有人,早在朝鮮戰爭爆發前,便陸續尾隨金日成返回北朝。第二個來源是由朝鮮共產黨人在中國境內組建的朝鮮義勇軍,他們全是地道的朝鮮裔朝鮮人,大約有幾千人。第三個來源是在中國東北地區徵募的朝鮮裔中國人,人數約為六萬。

不難看出,中共移交給北朝的部隊主要由第三個來源構成。1945年8月後,他們分別由朝鮮義勇軍和其他中共軍隊徵募。儘管抗聯的朝鮮裔朝鮮老兵和朝鮮義勇軍朝鮮裔朝鮮成員可以稱自己是朝鮮人,在中國東北地區徵募的朝鮮裔中國人則是中國人。這點甚至早在1949年奪取全國政權之前,就為中共反覆申明。例如於1948年,中共中央就曾批准中共吉林省委的報告,將居住在吉林省內的朝鮮族群,界定為中國的一個少數民族。後來於1950年代初期,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吉林省設立延邊朝鮮族自治州——顯然,此舉乃是中共早期政策的延續。如果否認延邊朝鮮族人為中國國民,“間島獨立運動”就有可能死灰復燃——間島乃為延邊別名。中共當然看到這一危險,不會忘記1931年日軍佔領東北的借口,就是延邊日屬朝鮮移民利益受到中國國民侵犯。

中共在東北幫朝鮮徵兵並訓練

實際上,於朝鮮戰爭結束後,確有一些朝鮮裔中國人離開了人民軍,回到自己的中國東北故鄉,那裡有着他們的父母、妻子和兒女,還有他們的土地。甚至人民軍中那些曾是抗聯老兵或者朝鮮義勇軍成員的軍官,也有部分因為不滿金日成對於朝鮮戰爭指揮的水準低下,要求回到入朝參戰的中國軍隊里,但沒能成功。在朝鮮戰爭結束後對親華集團的清洗中,曾有一些此類軍官逃回中國。顯然和上述那些士兵一樣,這些軍官乃將自身視為朝鮮裔中國人。此外,作者無法找到證據,證實布魯斯·卡明斯所聲稱的:於1947年初,金日成開始派出成千上萬北朝鮮人到中國幫助毛澤東打仗。

作者曾於2014年10月5日參觀了位於延邊朝鮮族自治州首府延吉的延邊博物館。在其“朝鮮族革命史陳列”中,他看到一塊展板之上無可置疑地這樣寫道:1950年4月,進入關內的四野各軍所屬朝鮮族指戰員奉命在河南省鄭州市整編,組成第15獨立師,下轄四個整編團、一個教導大隊、一個老弱大隊、一個野戰醫院、一個炮兵隊、一個警衛連。人們可以舉一反三,推出第三來源移交部隊成員幾乎都是朝鮮裔中國人。

另外一塊展板上有着如下字句:朝鮮戰爭爆發之後,全體延邊朝鮮族青年踴躍報名參加志願軍。

據延邊當地朝鮮族人說,首先,戰後根據中朝兩國協定,這些“朝鮮族”指戰員,中國這邊有妻子的,可以回來,沒結婚的,只能留在北朝。後者有人曾經返回延邊等地探親,由於貧窮,五六十年中,多數人只回過一兩次。帶回北朝中國這邊親友饋贈物品,過關之時多被北朝邊檢人員扣下留己享用。他們有沒要求回來中國定居?估計沒人敢向北朝政府提出申請,兼且有了妻子、孩子,有的還有官職,只有安土重遷。其次,那些報名參加志願軍成功而又未曾娶妻的朝鮮裔中國青年,過後不是在戰爭進行當中就是在戰爭甫停之際,改變了身份,成了北朝人民軍指戰員。從1940年代末至1951年初,中共將下屬的大部分朝鮮人部隊移交給了朝鮮,其中絕大部分是朝鮮裔中國人。另外,從剛才提到的17:32的徵兵比例,可以得到證實:中共曾應北朝要求,一直為後者在中國境內徵募、訓練和在戰場上鍛煉這些部隊,以為北朝今後武力統一朝鮮預做準備。

由於這些朝鮮裔中國人從法律上來說屬於中國人,那麼有什麼理由不將其視作中國派往北朝參戰的第一批中國人民志願軍呢?

韓戰三年中國提供20萬朝裔中國兵

另外,據蘇聯政府檔案記載,於1951年1月16日——此時戰爭爆發已逾半年,毛澤東告訴金日成,在兩個月內,他將派出十萬由解放軍指揮且裝備了蘇聯武器的朝鮮裔中國人後備隊,補充到志願軍和人民軍里去。《東北日報》1950年10月16日登載了一篇題為《鄰居》的文章,描述了一個住在東北的朝鮮裔中國人於1950年9月15日聯合國軍仁川登陸後,奔赴北朝“打回老家”的故事。所有這些都證明,在朝鮮戰爭爆發後,中國東北有着更多的朝鮮裔中國人,甚或在南韓被俘而被送到中國東北(佳木斯)洗過腦的朝鮮裔南韓兵(共為五萬),被徵募到在朝鮮的共產黨軍隊里,當然基本是人民軍里。

如此算來,中國於1950—1953年間,總共為北朝提供了不少於二十萬的朝鮮裔中國人部隊。

如果早就提出“中華民族”概念的執政黨對於上述十四萬朝鮮族志願軍及其後代脫朝歸華之事置若罔聞,世人便可認為,這個概念也是假話、大話、空話、套話而已。不錯,有的官員也許會說,他們當初選擇入籍北朝,已不再是中華民族組成部分。是的,我們誰也不會呼籲當局救贖入籍西歐北美同胞脫夷歸華,他們自己也不願意,因為他們乃是生活在蜜罐里。但是,十四萬朝鮮族志願軍及其後代乃是生活在苦海里啊!

血比水濃。走筆至此,作者耳邊響起離騷體化的一句朝鮮民謠歌詞,淚水湧入了他的眼眶:

今宵離別之後兮,何日方回?祈郎留下諾言兮,妾好佇候。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開放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