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得知皖南事變消息 毛的反應過激了

對於皖南事變,毛澤東的反應是勃然大怒。因為毛澤東計算失誤,在政治上被老蔣滅了一道,又吃了眼前虧。毛澤東做出幾個巨大的反應,包括:1.立即進攻山東的山東省主席沈鴻烈,江蘇的江蘇省主席韓德勤,將他們包圍抓住,要挾國軍退兵。2.調動華中新四軍主力,陝北部隊主力,分別出擊進攻國軍。3.湖北八路軍主力,立即猛攻河南或者綏遠境內國軍。4.全國各地潛伏的中共分子,立即武裝起義,拉杆子和蔣介石對着干。

1月9日,劉少奇給毛髮電問起項英的情況,毛回電說他什麼也不知道。

事後我黨歷史解釋為因為通訊不暢,9日的電報11日才收到。但7日的電報呢?總不可能全部丟了吧?

更離譜的是,9日時毛已經回電做出命令,他一方面和朱德、王稼祥一起電示劉少奇、陳毅:“望你們就近隨時幫助他們,並加鼓勵。”同時,電示周恩來和南方局速“向國民黨提出嚴重交涉,即日撤圍,放我東進北上,並向各方面呼籲,證明國民黨有意破裂,促國民黨改變方針。”

顯然,說明毛是知道7日的情況的,但為什麼這兩天置之不理呢。

一種說法是,毛當時也不知道如何是好,確實,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已經超出毛的掌控了。

而就在當日,經過3日苦戰感到無法堅持,又找不到項英的新四軍軍長葉挺,已經決定分散突圍。

所謂分散突圍,就是最後的一招,將部隊分散成營連,甚至班排的小股部隊突圍。這種突圍,完全屬於能活一個算一個的無奈辦法,也變相說明了新四軍實際已經戰敗了。

葉挺萬般無奈的向毛澤東和中共中央拍發急電:“今(九)日晨北進,又受包圍,現在集全力與敵激戰,擬今晚分批突圍北進。項英、國平於今晨率小部武裝上呈而去,行方不明。我為全體安全計,決維持到底。”

10日,已經萬分艱難的新四軍總部再次向毛報告:“支持四個晝夜的自衛戰鬥,今已瀕絕境,幹部全部均已準備犧牲。”“請以黨中央及周恩來名義,速向蔣、顧交涉,以不惜全面破裂威脅,要顧撤圍,或可挽救。”

11日,毛澤東主持召開了中央政治局會議,奇怪的是,這個會議並沒有解決什麼實質性問題,而是通過了中共中央關於撤銷項英職務和將皖南新四軍指揮權交給葉挺的決定,並於次日凌晨電示中原局並轉皖南部隊。

其實當時項英已經失蹤,解職與否意義不大了。

實際上1天以後的12日,項英他們又回到部隊。但當時新四軍軍部已經全垮,葉挺走投無路去投降了,項英他們指揮殘部抵抗了一陣,見兵敗如山倒,只得再次逃走,激戰中袁國平中彈陣亡,周子昆和項英突圍了出去。

當時,新四軍已經完了,他們在石井坑被國軍七個師包圍,東北面是108師,東面是52師,西面是144師,西北面是新7師,西南是79師,東南面是40師,正南面是60師,七路大軍形成鐵桶合圍,突不出去也守不住。

對於葉挺投降的情況,台灣方面的資料已經非常清楚。當時冷欣等人一致回憶,葉挺是主動帶着警衛員來到32集團軍總部投降,結果在鹿角山以西被國軍52師156團俘虜。

他一見到上官雲相,就說:現在我是你的階下囚了。

其實上官雲相和葉挺的私交很不錯。

我黨資料其實也沒有避諱這一點,只是我們的解釋是葉挺主動去和國軍交涉。

其實,部隊已經完了,你又下達了分散撤退命令,那還有什麼值得要交涉的。要交涉,你也早點去啊。

我們建國之後,神話葉挺,說葉挺堅強不屈,坐監獄多年,還做了《囚歌》。但大家是否知道,葉挺根本就不是一個共產黨員,直到飛機失事以後才被追認為黨員。你歌頌他,不等於是歌頌自己。

至於什麼在監獄中堅持不投降,又寫《囚歌》,試問,那你在皖南事變中投降幹嘛?

當時葉挺被捕,是作為新四軍軍長被捕的。蔣介石讓他投降,只是從政治上打擊中共的手段。

葉挺如果投降,不但政治上完蛋,而且投靠老蔣也絕對不會受到任何重用。因為你是和共產黨站在一起的,後來又作為共產黨的叛徒,老蔣從任何角度出發,也不可能用葉挺。國軍有能力的將領很多,用誰也不會再用一個這樣不可靠的人。

如果葉挺中計徹底歸順老蔣,那麼下面葉挺在政治上形同自爆,這個人立即名譽掃地,人人唾罵,成為一個永遠無法東山再起的可憐蟲了。

當然,作為交換,老蔣可能將葉挺釋放,再給他掛名的大員做做,吃吃閑飯,但這個和政治自爆相比,實在是九牛一毛。

其實,這和希特拉試圖利用保羅斯元帥交換斯大林兒子雅可夫一樣,是一個政治手段。希特拉本來希望保羅斯元帥在斯大林格勒自殺殉國,但他沒有死,反而投降。希特拉極為震怒,將他的家屬都抓起來了,又怎麼可能會去要求交換釋放這個人。

所謂的交換,是希特拉對付斯大林的一招,如果斯大林同意交換,那麼以一個上尉交換一個元帥,僅僅因為雅可夫上尉是斯大林的兒子,必然會重創蘇軍士氣。

如果不同意交換,又會證明斯大林是毫無親情的禽獸,也讓他名譽受損。

所以方法有些不同,但處理葉挺的道理是一樣的。

自然,葉挺20年軍政生涯也不是白來的,他明白這個道理。

所以,從政治角度來說,葉挺絕對不能投降。只要他不投降,雖然老蔣不會用他,但中共處於政治角度考慮,很有可能會繼續用他,這樣從政治上,葉挺就保住了。

我們寫歷史的人,要有點基本的頭腦,不能只看到表面,人云亦云。

其實葉挺為什麼不投降,道理就這麼簡單。

實際上,葉挺坐牢期間都是軟禁,根本沒有吃過苦頭,甚至他在坐牢期間還生育了一子葉啟光。

坐牢期間,他的妻子李秀文和子女,葉的母親,保姆等人都是住在一起的。所謂的《囚歌》,也是李秀文帶出來發表的,試問,如果嚴格管理,葉挺能做這樣的牢?

12日,毛要周恩來“向國民黨提出嚴重交涉,即日撤圍”。周恩來在13日向國民黨提出抗議,但為時已晚。

當時新四軍主力已經覆滅,只剩少量殘部還在各個山頭拚死堅持作戰,只是已經於事無補了。

13日晚,國軍發動全線總攻擊,新四軍徹底覆滅,除一部被殲滅以外,其餘大部官兵投降。

經七日夜戰鬥,9000新四軍被殲滅7000餘人,其中4000多人被俘,其餘不是傷亡就是失蹤,失蹤的數量比傷亡要大,而失蹤的多是被打散後,自己跑回家務農了。

2000人在一支隊司令員傅秋濤的率領下突圍,軍長葉挺被俘,政治部主任袁國平在混戰中陣亡,副軍長項英、副參謀長周子昆因隨身攜帶充作軍費的黃金被副官劉厚總槍殺。

其中項英中槍被殺的時候,還在熟睡,真是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其實項英被殺對他自己也是一件好事,不然建國以後,他因為皖南事變怕是很難逃過各種鬥爭,還是死路一條。

事變後,國府宣布新四軍違抗軍令叛變,取消新四軍番號,將葉挺送交軍法審判。5年後的1946年,葉挺被釋放。但在乘坐飛機回延安時,葉挺同王若飛、博古、鄧發及葉的部分家人以及兩個美國飛行員一同死於事故。

老蔣和老毛的反應

對於皖南事變,毛澤東的反應是勃然大怒。

之所以勃然大怒,倒並不是完全因為蔣介石出兵攻擊,而是因為毛澤東計算失誤,在政治上被老蔣滅了一道,又吃了眼前虧。

毛澤東做出幾個巨大的反應,包括:

1.立即進攻山東的山東省主席沈鴻烈,江蘇的江蘇省主席韓德勤,將他們包圍抓住,要挾國軍退兵。

2.調動華中新四軍主力,陝北部隊主力,分別出擊進攻國軍。

3.湖北八路軍主力,立即猛攻河南或者綏遠境內國軍。

4.全國各地潛伏的中共分子,立即武裝起義,拉杆子和蔣介石對着干。

只是,一來皖南新四軍沒幾天就垮了,以上措施都沒有來得及做。

二來彭德懷等人誠懇的表示,目前新四軍八路軍都是游擊武裝,基本無重武器,不具備打正規戰的條件。如果和國軍野戰主力激戰,一定會慘敗,至少還要幾年的準備才行。

三來周恩來朱德等人認為如果此時和國民政府翻臉,政治上會陷入很大被動,民眾也不會支持,不可取。

四來蘇聯莫斯科方面堅決制止國共內戰,駐華軍事總顧問崔可夫事變後一再和周恩來見面,傳達蘇聯方面命令。

最終的結果呢,是雙方各讓一步,相對和平的解決了皖南事變,沒有繼續大規模火拚。

話雖如此,黃橋戰役、皖南事變後,國共其實已經對立,只是表面上還稍微留有餘地而已。

蔣介石在皖南事變之後,做了專門的訓詞:“這兩周以來,敵人假借我們新四軍事件,造出許多離奇怪誕的謠言,恣意挑撥中傷,不僅企圖動搖我們抗戰的精神,而且妄冀迷惑國際間對我國抗戰的視聽,求逞其侵略中國的迷夢……即就我們此次處置新四軍事件來說,無論中外人士,大家都知道,這完全是我們整飭軍紀的問題,性質很明白,問題很簡單,事情也很普通。凡違令亂紀的軍人,在所必懲,至於稱兵作叛,襲擊友軍,侵佔防地,妨害抗戰的軍隊,更必然的須解散。這是抗戰治軍的天經地義,除非像無法無紀的敵國少壯軍人,才會把這件事看做一種特殊而不尋常的事件,故意來作誇大的惡意宣傳……

“尤其我們自抗戰迄今,處罰違抗命令,觸犯軍紀的案件,如韓復矩、李服膺、石友三等案之類,已不止一次,這次新四軍因為違抗命令,襲擊友軍,甚至稱兵作亂,因而受到軍法制裁,這純然是為了整飭軍紀。除此以外,並無其它絲毫政治或任何黨派的性質夾雜其中,這是大家都能明白的第一點。其次,我們當時對於韓復矩、李服膺、石友三等案件,只是將他們三個負責主管長官正法,而對於這次新四軍事件,為什麼要將他番號取消,部隊解散?

“關於這一點,我亦要向各位說明,因為當時韓復矩、李服膺、石友三,只是其主管本人不服從命令而已,而並沒有稱兵叛亂,攻擊友軍的行動。各位都已知道,當時中央命令韓復矩堅守山東,他卻不守山東,而偏要擅自退往陝西漢中。想保存他個人的實力。中央命令李服膺在前線抗戰,不許退卻,他卻不遵令前進,反要擅自後退,甘冒革命軍的連坐法。至於去年石友三之伏法,亦是如此,當時統帥部命令他移駐豫西,他偏抗命不動,盤踞豫東,騷擾地方,勒索人民。但這三個人雖然是違抗命令,而其部隊並沒有反抗叛變的行動,所以只要將他三人執行紀律,其部隊官兵不僅無處分之必要,而且因其官兵皆深明大義,遵令整編,所以政府依舊愛護保全。

“但這一次新四軍一案,就與此不同了,統帥部自去年十一月以來,迭次命令要他北上,移駐指定地區抗戰,他偏按兵不動,到了最後限期已過,他還要自由向南移動,作一種有計劃的軍事行動,明目張胆,來襲擊第四十師及上官雲相的總司令部,實行叛變,所以我們要執行軍紀,將他全部解散。由此可知這次解散新四軍一案,不過是我們在抗戰期中整飭軍紀普通的一例而已。……但自去年以來,新四軍違抗命令,違反紀律的案件,層出不窮,中央雖一再寬大為懷,剴切告誡,促其覺悟,無如他怙惡不悛,竟至稱兵叛變,襲擊友軍。中央在此情形之下,就再不得有所姑息,再不能不嚴加處置,但在我個人對此事件,只有悲痛與慚愧,因為部屬的罪惡,就是我作長官的責任,也就是我的恥辱。因此各位須知這不是一件什麼可安慰的事,這是萬不得已的一頁痛史。

“現在新四軍事件雖然已經處理,而我國民革命軍在光榮抗戰中間,畢竟留下了一個污點,我身為統帥,我的傷心實在任何人之上,這是大家必須明白認識的第二點。複次,我們為什麼要如此嚴格整飭軍紀,因為軍紀是軍隊命脈之所在,亦即國家民族生命之所寄。我們抗戰之成敗,就看我們的軍隊能否執行紀律,而這次新四軍之公然稱兵抗命,破壞軍紀,我們政府能否徹底執行紀律,就是我們國家能否生存的最大一個關鍵。因此我這次乃抱定決心,要嚴肅軍紀,以挽救全軍的危亡,保障抗戰的勝利,維護國家的生存。

“反之,如果我們這次不能整飭軍紀,任令部隊軍人違反命令,破壞紀律,那末,軍隊失敗,國家就要滅亡。並且國家付託我以統帥大權,如我統帥個人希圖苟安一時,不惜姑息養奸,致陷全軍於危殆,那不僅有負職責,而且對不起我們全軍官兵,和一般已經為抗戰犧牲的將士同胞。並且嚴格言之,這就無異我統帥縱容部屬軍隊違法亂紀,陷他們於滅亡自殺之途,那這就是我統帥莫大的罪過。因此,我寧願不顧一切犧牲,必須徹底執行紀律。凡屬國民革命軍的將士,必須明白軍紀重於一切,軍紀一律平等,決不能稍有偏袒不公之處,亦不能因為姑息一二少數人而置軍紀於度外,以致抗戰失敗,陷國家於滅亡,這是大家必須明白認識的第三點。

…………

“總之,這次處置新四軍事件,完全是積極的而不是消極的,主要的意義完全為加強抗戰。語其要點,就是:(一)打擊敵人妄冀我軍紀敗壞,內部分裂,以減弱抗戰力量的妄想。(二)申明軍隊的紀律,使全軍得所觀感而振奮自愛,為國效命,因而加強我們團結抗戰的精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