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地方債縮影:平台公司債務逾期、公職人員工資被迫買地方債

1

耒陽多平台公司債務逾期

地方債問題就像名字花樣百出的颱風,席捲之處便掀起一場資金的腥風血雨。地方債又更似一塊舊傷疤,翻出來觸目驚心,擱起來隱痛難耐。

地方債冰山到底有多大、各地債務問題到底有多嚴重、到底怎樣才能有效化解地方債問題,我們並不知道。

唯一可以確定是,地方債問題遠未結束。

地方債務問題已經在更多暴露。

耒陽公職人員5月份未發工資後,7月末,耒陽各平台公司已經陸續出現債務違約。據21世紀經濟報道消息,湖南耒陽地方平台借道醫院融資已多項逾期,融資金額約8億元,目前正就展期降息與租賃公司展開博弈。

其中,僅耒陽市經濟開發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下稱“耒陽經開投”)借道耒陽市人民醫院的融資就已高達約4億元。融資方式為租賃公司與耒陽市人民醫院簽訂合同,借耒陽市人民醫院心電監護儀等300多項設備,通過售後回租方式向租賃公司融資,耒陽經開投提供擔保。

最終融資的錢給到醫院,但並不是醫院來使用,而是變相給政府融資,錢被政府使用了

耒陽投融資平台公司約10家,除耒陽經開投外,耒陽市交通水利建設投資有限公司、耒陽經開投兩個借款主體借款已出現逾期。

除租賃融資外,耒陽還有巨量債券和信託產品存在風險。耒陽市城市和農村建設投資有限公司與耒陽市國有資產投資經營有限公司均分別發行過債券,2隻債券總量17.6億元。其中兩隻債券下一付息日為今年11月份。

另有中信信託受耒陽委託發行的兩隻信託產品:“中信民生37號耒陽市經建投應收賬款流動化信託項目”,規模約5.7億。“中信信託-基業49號耒陽市城投應收賬款流動化信託項目”,據悉規模超3億,兩隻信託融資額近9億。

加上租賃融資,目前,耒陽暴露出來的風險債務已達34.6億元

繼耒陽財政危機後,大班額化解分流問題的處理等也出現了一定阻礙。地區經濟不振和債務化解困難也進一步增加了耒陽發展負擔。

小債諮詢了幾個耒陽讀者,他們認為經濟的不景氣不是最關鍵的,目前耒陽人最需要的是信心和希望。有能耐的人都在逃離家鄉,更多的人一面對家鄉“金錢至上”“缺乏公平”的環境恨鐵不成鋼,一面又希望內外界對耒陽伸出援手。

對於偌大的中國來說,耒陽背後是千千萬萬個耒陽,耒陽的今天就是其他過度舉債地方的明天。財政關乎民生之本,誰都不希望再看到類似地方問題的出現,地方債問題的整治和疏導已是當下之急。

2

公職人員工資被迫買地方債

昨天,小債被某十八線縣城的公職人員被迫買地方債的做法震驚到了。相傳,在該十八線縣城,財政局通知各單位十月起說有拿財政工資的一律拿70%現金,其餘買30%地方債。大家感嘆八十年代國庫券時代又回來了。目前這一消息還沒得到官方證實,小債在此不便多說。

不過無獨有偶,小債還看到了類似的地方案例,甘肅臨洮也曾因地方發展問題扣過公職人員工資。甘肅臨洮是六盤山片區的貧困縣之一,公職人員收入並不高。而這些所謂的“吃財政飯”的工作人員,每年工資都要以“綠化費”為由扣掉一部分。

幾年前,臨洮縣政府曾發佈《臨洮縣全民義務植樹暫行管理辦法》,其中第九條規定,全縣幹部職工義務植樹所需苗木費採取所有在職財政供養人員捐助每月工資10%的辦法解決,而這筆錢實際上由財政局代扣,所謂捐款也是強制捐款

吃財政飯的人,說白了就是所有公務員或者事業編製人員,包括區各級公務員、教師、醫務人員甚至包括機關勞務派遣人員。

而甘肅這一貧困縣“吃財政飯”共有11000多人,以“綠化費”名義公職人員三年被扣了1380萬元

知情人士指出,在鄉鎮和區縣,此類做法並不新鮮,尤其是早年,不少地方多多少少都有變相支持財政的做法。

另外,由於當前政府購買服務內容相對泛化,很多地方政府本應政府親力親為去解決的事情,也交給社會力量去做,由此造成額外負債,進一步加劇財政金融矛盾。直到財政出現困難,沒有辦法解決時,地方財政局只能讓公職人員這些自己人來暫時頂一頂,緩和一些財政壓力。

究其原因,很多都是從地方政府違法違規舉債開始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和訊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