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人生幾度秋涼!

立秋之後,清晨和黃昏一樣令人浮想聯翩。涼風爽至,天上的雲漸漸地多了起來,色彩也不再那麼青藍了。

不過,這大都市裡的秋,並不能讓人馬上感受得到。一場秋雨下過之後,四季常青的草木反而鬱鬱蔥蔥。到了深夜,滅燈之後,聽得陣陣清風掠過,才想起秋在窗外,不禁感到一種寒入刺骨的冷。

你講人生如秋嗎?可它一來便像半個冬天。講係碩果累累,也只在兒時的課本里讀到過一叢金黃;後來在中學圍牆外,偶然的一個機會,見到滿地銀杏,水清沙白的背景給我留下了印象,這才真正認識到秋。再往後,便沒摸見過秋了。只當它係多風的季節,有一片片樹葉落下,白馬河裡會流出黃昏。但從沒想過,那竟係一種周而復始的偶然。

一夜,寒蟬凄切,我聽到秋聲,有卷書籍放在枕邊,隨手翻開一頁,竟從漫畫中思量出許多道理。忽然明白人生也許係一種偶然。

起初以為係一頁信手塗鴉,但仔細看,方才知道每個圓圈都係一個故事。

漫畫里係一個年過半百的老頭,精心選購了一頂帽子,精神抖擻地走在路上,料想一陣狂風吹來,新帽掉入河裡,老頭吃力地用拐杖撿回後,心灰意冷地按壓着濕透的帽子。等待也許係無奈的選擇,但陽光往往會在絕望的時候適當出現。老人坐在路邊的凳子上,心神不寧地守候帽子恢復原樣。

可人生事,哪裡會一帆風順。厄運往往會在你最意想不到的時候給你致命一擊,突如其來的肥婆忽視了老頭的等待,不止坐扁了他的新帽,還弄濕了自己的衣裙。一邊係怒目而視,一邊係無能為力。老頭怏怏不樂地端詳着帽子,無奈之下只好戴上變形的帽子繼續前行,偏偏飛來橫禍。老頭摘下帽子,注視着不遠處稻草人,意圖做一次交換。最終取走咗稻草人的帽子,默默地走開了。

如果他未曾巧遇大風?那麼他的餘生,還會不會遭到這樣的波瀾。再不濟,帽子也別落入河裡,總不會到了煎熬等待的地步。如果人生可以勉強着過落去,那麼接受無疑係最好的選擇,偏偏係兩隻白鴿,上演一場雪上加霜的笑劇,所幸在風中遇到了稻草人。然而世事哪裡有那麼多如果,又哪裡有那麼多順心。邊個會知道這一切糟心的事情,到最後不過係和稻草人做一次交換那麼簡單而已。

這些畫面,不僅引人發笑,而且也刺痛了被畫的人吧!皮德斯特魯普一定經歷過許多機緣巧合的人生悲劇,不然他怎麼會想出這樣一幅不朽的作品呢?現實生活,大概給了他很多表演吧!所以他能把漫長的一生濃縮成一張紙。

漫畫從何時起就成了武器,而且有驚人的力量,在我的印象里,係那張嵌在《葯》後的黑白畫。差別在那係個秋天的後半夜,月亮落去了,太陽還沒有出,只剩下一片烏藍的天。華老栓形同驚弓之鳥,立在小栓身後,他的女人睜着眼睛,嘴唇有些發抖,把人血饅頭遞到小栓跟前。凌亂的被褥和白得驚心的蚊帳讓人膽顫心寒。那樣秋天應該很冷!

無論係聽秋,還係讀秋,我總會在這個季節里看到不一樣的人生。人生係那麼荒誕,巧合又係那般無奈。把人生看成一場秋,看着看着就冷清了,把秋看作一幅漫畫,一生也就沒咩看不明白了。人生如秋,卻不像秋一樣有無數個周而復始;而秋也許係一種人生,一開始以為係收穫,邊個知道同樣係一次依然如舊的破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鄒近夫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