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年輕媽媽的死暴露中國社會致命缺陷

信息就是金錢,真相關乎生命。王倩用生命給今天的中國人上了這一課。特別是中共謊言治國的體制,決定了中國社會存在信息不明、真相缺失的制度性缺陷。而這一缺陷,真會要人命。

P2P票票喵受害人王倩自縊,母親痛哭(大紀元合成圖)

“我親身經歷的警察打人,真是活見鬼,心態完全崩了。因為我從小接受到的教育是愛國愛黨,有極高的集體榮譽感,一下三觀全毀了。”“看不到希望了。”

這是一位年輕母親、P2P受害人的絕筆和悲鳴,字裡行間除了透露出深深的失望和絕望外,也暴露出這起自殺悲劇的根源,或者說中國社會的一個致命缺陷:缺失真相害人命。

31歲的浙江女子王倩是P2P網絡金融平台受害人,於9月7日在浙江金華市一個風景區內上吊自殺。

王倩生前投資票票喵平台26萬餘元,票票喵8月6日爆雷後,她曾先後到杭州、上海討血汗錢,但被警方毆打。

“一下三觀全毀了”,王倩最終被逼上絕路。

王倩遺書(受訪者提供)

王倩用自己的生命從反面說明了信息和真相對中國人而言是何等重要。

信息即金錢:國資“精準”離場?

信息就是金錢,在如今的中國社會,含義尤為沉重。

在王倩的遭遇中,吞噬掉她身家的票票喵,最大股東是國企華安未來。

就在票票喵爆雷的前一周,7月30日華安未來退出票票喵,撇清了平台爆雷後所遺留的數億元爛賬損失。

如此“精準”地離場,難免令人懷疑。

票票喵投資受害人發佈《請願書》,質疑華安未來是否知情隱匿、棄責出逃。

華安未來發出公告,稱是代“資管計劃”投資入股,與票票喵經營無任何關聯。

信息不明真相迷離:國資該不該擔責

票票喵受害人《請願書》說,票票喵平台有861張銀行承兌匯票尚未到期,涉及金額8個億左右。

《請願書》要求華安未來母公司——華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對債務承擔連帶保證責任。

票票喵受害人的訴求,與華安未來的公告相差甚遠。

華安未來能否撇清對票票喵的責任?

要釐清兩者關係,首先要弄清票票喵平台的風險。

票票喵理財實質是銀行承兌匯票(銀票)質押模式,到期後銀行無條件承兌,理論上風險較低。

然而,銀票質押模式存在現實風險,主要是銀票的真偽和瑕疵,以及票據平台會不會將銀票私下貼現。

如果,票票喵平台的銀票是真的,而且不會被票票喵私下貼現,那麼投資風險較低。

反之,如果票票喵的銀票是偽造,或者會被平台私自貼現,那平台自然還不了投資人的錢。對投資人而言,平台就是高風險,甚至涉嫌詐騙。

那麼,投資人憑什麼相信票票喵?關鍵在其有國資背景加持,尤其是金融理財背景的國資。

《請願書》說,投資人之所以選擇票票喵,就是因為相信其最大股東華安未來的母公司華安基金。

國企“華安基金”來頭不小,是證監會批准成立的首批五家基金管理公司之一,截至2018年6月底,管理資產規模高達3975億元。華安未來是華安基金的控股子公司。

票票喵運營主體為杭州富謙網絡科技有限公司。2017年6月28日,華安未來出資3000萬元,登記成為杭州富謙的最大股東,持股比例37.5%。

其後,票票喵平台標註自身為“國資上市系資本戰略入股”。

8月6日票票喵爆雷後,8月11日杭州市公安局對杭州富謙立案偵查。

華安未來隨後發佈澄清公告,稱其在2017年6月接受單一客戶的委託,對杭州富謙進行增資,因工商登記中股權不能登記為資管計劃,所以登記為華安未來。

不過,華安未來的澄清公告,未能澄清不少疑問。

例如,增資杭州富謙,究竟真的是華安未來的資管計劃,還是它的自營投資?

事發前誰能分辨?案發後為何沒能證明?

又比如,若是資管計劃,華安未來是否需要承擔股東責任?

有大陸律師稱,華安未來只需對資管計劃委託人擔責,與票票喵投資人無關。

但中共今年8月12日出台應對網貸風險十項舉措,其中明確要求“股東依法負連帶責任”。

受害人《請願書》說,票票喵未還款的投資人都是今年2月份以後,在華安未來擔任最大股東期間進行投資。

無論華安未來投資票票喵運營主體的3000萬元,是代理資管計劃,還是自己的直接投資,都無法改變它曾經是票票喵平台最大股東的事實。

種種信息顯示出,華安未來、華安基金和票票喵的關係是“剪不斷,理還亂”。

真相關乎生命

王倩在遺書中強調說,“錢其實沒有那麼重要,還年輕能賺能活下去,但是這口氣實在受不了。”

真正逼死王倩的,不是投資票票喵的損失,而是她在維權中的遭遇。

這場悲劇反映出,在如今的中國社會,真實信息或者說真相至關重要。

如果王倩在票票喵爆雷之前,能夠像華安未來一樣“精準”退出,悲劇不會發生。

如果王倩在投資票票喵之前,就知道票票喵銀票有詐、華安未來不會承擔股東責任,她可能不會投資,悲劇也不會發生。

如果王倩知道從小到大被灌輸的“愛國愛黨”只是洗腦的謊言,中共不是中國、愛國也非愛黨,她的三觀應該不會那麼容易坍塌,她也不會絕望到一死了之。

如果王倩知道公檢法只是中共鎮壓民眾的工具,中共施加於民眾的暴行遠比警察打人要邪惡、殘酷無數倍,她的心態可能會更堅強,不會輕易放棄了自己的生命。

信息就是金錢,真相關乎生命。王倩用生命給今天的中國人上了這一課。

特別是中共謊言治國的體制,決定了中國社會存在信息不明、真相缺失的制度性缺陷。而這一缺陷,真會要人命。

例如今年8月中國大陸爆發的非洲豬瘟,中共一直宣傳說非洲豬瘟不會感染人,豬肉可以放心吃。

9月初網絡傳言說安徽省銅陵市義安區多人因非洲豬瘟死亡。9月9日,網絡上開始流傳一張醫院緊急通知的照片,通知中提到,安徽銅陵13名男女感染豬病毒死亡。

雖然9月3日銅陵市義安區區政府否認傳言,稱“義安區未出現非洲豬瘟疫情,更沒有人因此死亡”。但在9月10日,中共農業農村部確診安徽省銅陵市義安區發生非洲豬瘟疫情。

歷史見證了,在中共治下網絡“謠言”往往是遙遙領先的預言。

5年前,中國爆發禽流感,中共起初同樣堅稱禽流感不會傳染給人類,並隱瞞疫情。直到後來各地多人感染變種H7N9禽流感病毒死亡,中共才以確診名義向國際通報。

15年前,SARS(非典)瘟疫肆虐中國,中共遲報、漏報甚至隱瞞不報疫情真相,導致瘟疫急速擴散。

還有毒牛奶、毒大米、毒疫苗……有多少中國人在不知情中,失去了財富、健康、親人,或者自己的生命。

王倩們的悲劇,提醒著中國人:珍惜生命,從了解真相起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