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你係吉人 自有天相(深度好文)

 

1

今年夏天,我和G總去青島開會。

經過一個收費站時,前面的車很多,我們的車子緩慢地行駛。正係接近中午的時間,我坐在副駕駛的座位上昏昏欲睡。

車外有人敲窗,司機小王按下玻璃問:幹嘛啊?

那係一位六七十歲的老伯,肩上背着一個袋子,手裡舉着兩小袋棗問:師傅,買棗嗎?可甜了。小王不耐煩地講:不買,你們這棗都係捂熟的,根本不甜!邊講邊升起玻璃。

車外那位老伯還在貓着腰說著咩,一臉懇切的神情。

坐在後邊的G總按下玻璃,問:怎麼賣呀?老伯趕緊回答:十塊錢三袋。G總遞過去十塊錢,老伯興高采烈地拿出三袋棗遞進車來。

我們繼續趕路。

小王埋怨:G總您不知道,現在還唔係棗成熟的季節,看着紅,其實都係他們捂的,一點也不甜,我上過當。

G總笑呵呵地講:嗯嗯,沒事,吃不吃冇所謂,他那麼大年紀了,在大太陽下低聲下氣做個小買賣不容易,咱們就當做件好事吧,十塊錢也買不了咩。小王不再講嘢。

我對G總的敬意又增加了一分。

我見過G總在工作中殺伐決斷的一面,也見過他慈悲柔軟的一面。

年過半百的G總一生走南闖北,遇過很多人,很多事,在泥濘里掙扎過,在好運中歡笑過,閱歷深厚,他怎會不知道那棗不甜,只係願意給予那份善意罷了。

G總的老友,曾經給我講過他的一件事。

十多年前,G總出差,在路上遭遇了車禍,車都被撞得報廢了,人卻毫髮無損。

我不知道這算不算奇蹟,如果算,我寧可相信《道德經》里那句話:天道無親,常與善人。

2

我認識很多成功的人士,他們幾乎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善良。

一次,我去朋友M的公司玩,恰巧他不在,我就在他辦公室等。

他的秘書給我倒了一杯茶,和我聊起天來。

我問他在這幹了幾年了,他講有六七年了,係大學畢業後第一份工作,也應該係最後一份。

看我一臉疑惑,他解釋道:我們老闆人特別好,我願意跟着他干一輩子。

秘書講,M每年都默默資助幾個貧困的大學生,從不張揚。他幫助過很多有困難的人,裏面也有他的員工。但他做過的好事,自己都絕口不提,很少有人知道。

秘書一臉的景仰:我們係食品類公司,競爭很激烈,很多同行都越干越小,我們的產值利潤卻每年都遞增,公司一直穩穩噹噹地壯大。

蕭伯納講過:善良與品德兼備,猶如寶石之於金屬,兩者互為襯托,益增光彩。

我的朋友M人好心善,他的員工願意跟着這樣的老闆用心干,自然能生產出好的產品,銷售也會好。這係個良性循環,其實很正常。

3

當然,做好事不一定非要花費金錢和時間,有時,一個善意的微笑,也會換來意外的驚喜。

我剛返工那年,單位招來一個燒鍋爐的臨時工,廿七八歲吧,因為聽力有問題,託了人情才找了這份三班倒的工作。他在人資科辦過手續後,我帶他去崗位返工。

平時,我們在工作上也並沒有交集,偶爾遇到,我會主動對他點頭微笑,他也會靦腆地沖我笑。

有一次我主動和他打招呼被我們一個科室的同事看到,她覺得奇怪,講,你怎麼還和他打招呼呀?我明白她的意思,和一個鍋爐工大可不必如此客氣,應該把這份熱情留給“有用”的人。

而我,至今也沒學會那份世故。

一個周末,我和同學騎單車去城外玩。車胎竟然被咩東西扎破了,我們只好推着單車步行,心情壞到了極點。

那位燒鍋爐的同事,家住在城郊,那天他上中班,正好路過呢度碰上了我們。他跳下車,手腳麻利地從包里拿出工具,幫我補胎。

我問他怎麼還隨身帶着這些工具啊,他講這條路上經常有亂七八糟的東西會扎輪胎,他就準備了這個。

他低頭給我補輪胎,臉上的汗水一滴滴淌下來,那一刻,他在我眼裡的形象就係一個大英雄。

我暗暗為自己的嗰個微笑慶幸,如果我每次見了他都不理,他或許看到我也會假裝看不到了吧?

古語講,吉人自有天相。

所謂吉人,就係善良的人;所謂天,就係你的環境和你身邊的人,所謂相,就係相助和護佑。

想要有好運,只要心存善念,做一個好人就夠了。

贈人玫瑰之手,經久猶有餘香。心向善,係一場互動。你善人,最終受益的都係自己。那係你修來的福氣,也係世界給予你的獎勵。

你係吉人,自有天相。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蘇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