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一個北京大叔 拍下80年代的青春 美好到讓人落淚

一個人最真實又無所顧慮的樣子,就係學生時代的模樣。

中學,一個如夢如畫的時代

清純美好,有苦有樂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故事

現在的中學還有80年代的影子嗎?

任曙林出世於1954年,係土生土長的北京人,也係在衚衕里長大的孩子。

相機在嗰個年代非常罕見,但係因為他的父親熱愛攝影,1964年他買了一個上海摺疊式相機,後來因為文革放棄攝影,這個相機任曙林沒事就抱着,當寶貝一樣疼。

中學畢業之後,他當了一名工人,之後也換過其他工作,但係攝影這件事卻一直堅持下來。

《八十年代中學生》係在他25歲那年開始創作的。

1977年國家恢復了高考,1979年,他突然有種想法,想要記錄下來,於是前後跑了高教部,校長室。

因為好奇他能拍出咩片子,決定給他發一張監考證。

拿着這張監考證,三天時間他拍攝了北京七所中學。

正係在這些孩子身上,他讀懂了攝影的意義,不同於大好河山的壯觀風景照,“中學生們就像個精靈,他們太靈動了,渾身的毛孔、觸角都張着,他們背後都長了眼睛。”

總有個鏡頭對着自己,剛開始的時候同學們係抗拒的,前一秒在笑,在他舉起相機的那一刻,笑容和肢體都變得拘謹。

頭一個學期他的目的係為了融入,一學期過後,同學們便將他的鏡頭視為空氣了。

在學校拍攝,只要不影響上課就可以,所以除了上課時間,其他時候你都可以在他的照片里揾到自己學生時代。

游泳課上。

體育課上。

放學後的打掃。

午後的陽光里。

越拍越有想法,他講:“有人講人的手的表現,比臉還豐富。我通過拍照發現,人的手有時候也可以做掩飾,戴面具,但係腳做不了假,所以我拍中段、後腦勺,有這就夠了。”

局部的拍攝有人會和色情掛鈎,但係他拍出的照片,雖然你能看到的很局限,但係都有一個完整的故事。

如他所講,中學正係一個好動的年紀,他們的每一塊肌肉都會講話。

為了讓孩子們釋放出天性,他講服校長、家長,由他帶領學生組織去春遊。

心裏裝的事少了,心靈自由了,人的天性就釋放出來了。

1987年以後,中國的中學生身上的花裙子,變成統一的寬寬大大的校服,1989年之後,任曙林停止了這個系列的拍攝。

一直到2011年《八十年代中學生》才第一次展出,參展的人小到中學生,大到四五十的中年人都有,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其中有一名來觀展的人看着看着就哭了,原來她和照片里的男孩悄悄地早戀,後來一起留學,結婚,最後緣分走到盡頭,和平分手。

她講,“本來以為青春已經不在了,沒想到原來青春還活在這些照片里。”

10年時間

300卷膠片

10000多張照片

拼湊出一個如夢般美好的真實年代

北京的7月

蟬聲此起彼伏

柳條兒擺動卻沒有風聲

默念背誦的竊竊聲

斷續地傳進耳朵里

那時候

盼着新學期的到來

班裡的課代表抱着一摞摞新書到來

那時候

優等生的“課堂”

比老師還要受追捧

那時候

做值日的時候

總係有個人站在你身邊

提醒你小心小心再小心

那時候

狗尾草做的戒指

裏面藏着一個愛慕的人

那時候

流行的風格

現在依舊復古的好看

那時候

三五成群

心眼係多餘的東西

那時候

情竇初開

很多話不能言語

卻心靈相通

時過境遷,這些照片卻不過時,不僅係照片里的容顏和身姿美得讓人羨慕,更多的可能係按下快門時定格的嗰個年代,太過美好。

那時候沒有手機

昂首挺胸就係青春的樣子

那時候沒有知名的潮牌

靈動的白裙、樸素的白襯衫

就係青春的樣子

那時候覺得第二天的考試

係道越不過的坎

巴不得有種魔力

可以睡一覺就長大十歲

...

十年後才明白

十年前的日子係最美的時光

那就係青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攝影嗰啲事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