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張健:中國大陸難民逃亡泰國仍處險境 命運堪憂!

泰國首都曼谷等地一直是包括中國大陸在內的亞洲國家難民的滯留等待之地。由於國際難民危機加深,在泰國的中國大陸難民狀況不斷惡化,甚至走投無路處於危險境地。在今天的「要聞分析」節目中,我們採訪在巴黎的人權活動人士張健先生,他不久前曾經前往泰國了解有關中國大陸難民的情況。

泰國囚車裡的中國大陸政治流亡者楊崇美國之音

泰國首都曼谷等地一直是包括中國大陸在內的亞洲國家難民的滯留等待之地。由於國際難民危機加深,在泰國的中國大陸難民狀況不斷惡化,甚至走投無路處於危險境地。在今天的“要聞分析”節目中,我們採訪在巴黎的人權活動人士張健先生,他不久前曾經前往泰國了解有關中國大陸難民的情況。

張健先生這樣介紹:

“我最近去了泰國,十幾天中我去的最多的地方是難民監獄,難民法庭,和相關的警察局。在泰國曼谷,清邁等地區,根據我所統計的數字,現在滯留着兩百位中國大陸難民,其中百八十位是法輪功修煉者,以及以前許志永團隊的人士,秦永敏團隊人士,維權的訪民,國內公民運動其他人士,還有曾被中共政府判刑的“煽顛犯”等等。

他們中的許多人已經獲得了聯合國難民總署泰國分署發的難民證,但泰國沒有加入該組織,所以他們雖然拿到難民證,但還是處於非法的狀態,也得不到及時的法律援助和生活援助。他們如果從事打工等活動也是非法的。如果被抓到,就被送到條件非常差的移民監獄中去,十幾平米的地方住幾十個人,各個國家的什麼情況的人都有。

我這次去泰國見到的中國大陸難民有楊崇艾嗚夫婦,他們是高智晟關注組的朋友和基督徒,他們現在還被關在監獄裏。還有一個叫楊林的“煽顛”犯,被判四年,現在還在曼谷的監獄裏。這些監獄的條件非常差,我們試圖找當地教會的朋友到監獄去保釋他們,但保釋金額很高,6萬銖。

聯合國難民署雖然會提供一些法律援助,但還是需要當地有資信力和地位高的人士去擔保。但現在很難有這樣的人為他們提供擔保。

隨着歐洲的難民危機,美國的政策和其它原因,以前傳統的接收國北歐加拿大美國等國現在的接收幾乎等於零了,這道門已經被關閉了。以前,在100個被接收的各國難民(緬甸,北非)中,有1個是中國大陸難民,現在這一個都沒有了。有的人在那裡滯留了四五年,在移民監獄裏就關了四五年,都沒能有接收國家。比如一個法輪功修煉者在國內蹲了10年監獄,到泰國又被移 警察察抓起來,在移民監獄關了2年,最後被美國接收走,到了美國不到8個月就去世了。

在泰國那裡的中國大陸難民很多都是真正從事公民人權民主反抗運動的異議人士,只是他們不夠有名。以前有些有名的異議人士,比如高智晟的家屬,謝陽的家屬,郭飛雄的家屬,都是通過其他途徑和大家的努力到了美國加拿大。

現在的一個最大危險是泰國軍政府和中共官方關係緊密,泰國軍政府幫助中共抓捕那些逃到泰國的中國大陸政治庇護者,其中像姜野飛,董廣平這些人就被直接從泰國的移民監獄抓回了中國大陸,當時國際難民署的人也去監獄但遲到了,沒有什麼作為。姜野飛被判了6年,董廣平也被判了。還有其他一些人也是這樣被綁架走的,所以他們面臨各種各樣的危險。

我去那裡是和他們聯合在一起,把他們的許多情況資料都帶過來,我要去聯合國難民總署說明這些情況。我認為:對待中國大陸難民和對待其他國家的難民應該是一樣的。既然已經來到像泰國這樣的自由國家,大家就都是相同的情況和境遇,但我認為在接收中國大陸難民的過程中存在歧視的現象。

中國大陸難民在泰國,無論在政治上生活上還是安全方面存在很大問題。聯合國難民總署泰國分署的官員給中國大陸難民開過會,清楚地說他們現在沒有能力將難民安排到第三國,難民只能在那裡進行漫長和毫無希望的等待。過去難民還有每月50美金的生活費,現在這個錢很多人也沒有。難民署希望難民不要在泰國進行政治活動,因為泰國軍政府對5人以上的遊行示威都要抓,不論是外國人還是泰國人。抓進去就很難保出來,就是這樣一種非常悲催的狀態。有的難民有家屬在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國家,要求難民署趕緊把材料轉給這些相關國家,但難民署並未積極有效的行動。難民署說要優先安排羅亞爾人和伊斯蘭阿拉伯國家難民,因為他們來自有生命安全問題的戰爭國家。但現在大家都到了泰國這樣的自由世界國家,大家都有相同的境遇狀況,而中國大陸難民面臨隨時被中共政府抓捕的危險,因為中共在泰國在東南亞的勢力非常大,中共大使館就能帶着泰國警察直接把姜野飛和老董抓回去,已經不是一個例子了,記者無疆界組織已經報道了這樣的案例。

張健呼籲各界關注在泰國的中國大陸難民的狀況,儘管他們中很多人是普通人,但他們在那裡面臨的苦境一定要讓國際社會給予關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