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真正的優秀並不「刺眼」

01

有時候,花開無須太盛

想起若干年前,公司的一位重要客戶A帶着太太和孩子自駕旅行回程,路過我所在的城市,臨時打電話給我的女老闆。他們不僅工作合作順暢,私交也不錯,於公於私,我的女老闆都應熱情款待。只是,女老闆的丈夫帶着孩子去了外地,為了接待對等和方便,她帶上我,並且叮囑我安排個“一日游”。

我花了很大的心思選飯店、景點、交通路線、手信,並且提前瞭解相關典故,打算既當好祕書,又做好導遊。

這一行賓主盡歡,晚餐氣氛尤其好。我安排了一個非常有地方特色的私房菜館,每道菜都有典故。我提前預習了故事,講得繪聲繪色。

A酷愛蘇東坡的詩詞,我投其所好鉚足了勁唱和,從豪情的“老夫聊發少年狂,左牽黃,右擎蒼”,到輕俏的“牆裡鞦韆牆外道,牆外行人,牆裡佳人笑”,還有哲理的“若言琴上有琴聲,放在匣中何不鳴?若言聲在指頭上,何不於君指上聽”,飯桌氣氛熱鬧得像個小戲台。

一天時間在說說笑笑中結束,我心裏很得意,覺得圓滿完成了任務。

第二天,女老闆帶我到酒店送別A一家。

我這才發現,她這兩天穿的都是平跟鞋,個頭看上去和穿了高跟鞋的A的太太持平;她衣着隨意簡樸,淡妝,除了婚戒,沒有任何首飾,和平時的“霸道總裁”風格完全不同;她全程挽着A太太,不時照顧A的女兒,臨別不忘與她們擁抱,單獨送上別緻的手信。

和她相比,我隱約覺得我做得不妥,哪兒出了問題。

回程路上,她沉默很久才開口對我說:“你很優秀,但是,很多時候,花開無須太盛。

02

真正的優秀,並不“刺眼”

有一位男作家被邀請參加筆會,坐在他身邊的是一位年輕的女作家。女作家衣着簡樸,話不多,態度謙虛,絲毫沒有高談闊論。男作家從她的反應覺得這肯定是個不入流的作者,不然為什麼這麼低調。瞬間,男作家有了居高臨下的自豪感,開口問:“請問小姐,你是專業作家嗎?”

“是的,先生。”

“那麼,你有什麼大作發表嗎?能否讓我拜讀一兩部?”

“我只是寫寫小說而已,談不上什麼大作。”

男作家更加確信自己的判斷,得意地接著說:“你也寫小說?那我們是同行。我已經出版了339篇小說,請問你出版了多少?”

“我只寫了一個。”

男作家有點瞧不上地問:“哦,你只寫了一部,那能告訴我這個小說叫什麼名字嗎?”

女作家平靜地說:“這部小說叫《飄》。”

高談闊論的男作家馬上閉了嘴。

女作家的名字叫瑪格麗特·米切爾。她一生的確只寫了一部小說,就是全世界都知道的《飄》。

小說1936年上架,立即打破了美國出版界的多項紀錄。《飄》問世的當年,好萊塢就以當時的天價5萬美元購得了《飄》的電影改編權。僅僅在20世紀70年代末,小說已被翻譯成27種文本,在全世界銷量超過2000萬冊。在已負盛名的時候,米切爾依舊對狂妄的男作家說:“我只寫過一部小說。”就像當年她接受採訪時表示的:《飄》的文本欠美麗,思想欠偉大,我不過是位業餘寫作愛好者。

她婉拒各種邀請,一直與丈夫過着深居簡出的生活,直到1949年8月11日,和丈夫牽手出門看電影遭遇車禍,五天後逝世。

03

優秀是鋒芒,卓越是內斂

當年,我的女老闆告訴我:“你可能不知道,A的太太是業內出色的財務管理專家,雖然她看上去並不起眼;A的女兒在最好的大學讀中文,古體詩寫得不比現代文差,毛筆字都可以拿去直接做字帖。跟他們相處的時候,你太得意了。

美人的高境界是美而不自傲,可是,這樣的人很稀缺;優秀的高水平是好而不自大,可是,這樣的人很罕見。假如優秀是鋒芒,光彩照人艷光四射,那麼卓越就是內斂,就像打通任督二脈內功深厚的高手,從來不嚷嚷着滿世界找人比武。

你很難知道自己對面坐着的人真正的實力,卻毫無保留地表露了自己不怎麼樣的全力,這樣不好。”

她頓了頓,接著說:“我想說的是,越優秀的人,越有平常心,就像大道至簡,出類拔萃到了一定高度,反而泯然眾生。

沒有那麼多看不慣,沒有那麼多優越感,沒有那麼多嫌棄,沒有那麼多不隨和,只有看上去和普通人差不多的‘不起眼’。可是,你怎麼知道那些不起眼的人,可能早已超越‘優秀’,達到‘卓越’的境界了呢?所以,他們才往往比‘閃瞎眼’的人過得更好啊。”

我想起自己不禁誇之後的臭顯擺,恨不得時光倒流,重新回到那張飯桌前做個安靜的旁觀者。

優秀是閃耀自己,卓越卻是兼顧他人。

把人當成尋常人,就好相處。把事當成尋常事,就好處理。

願我們都能夠做個不尋常的“常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360do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