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不抗日專打國軍的新四軍曾享受國民政府極其優厚待遇

1938年1月,蔣介石下令給新四軍4個支隊月各發經費1.5萬元,新四軍軍部另給6000元,共6.6萬元。自3月份起每月增發經費2萬元,共8.6萬元。皖南事變之前,蔣介石給新四軍每月軍費已經高達25萬元。按照當時的規定,中央軍一個甲等野戰師的軍費每月約20萬元。因此,新四軍的待遇如果按照編製人數來算的話,與中央軍相當。甚至最敏感的武器彈藥,老蔣也給了很多。其實老蔣很明白,這些武器彈藥將來就很可能用來打他自己,實際上也是這樣。

1938年7月項英離開皖南去延安開會,由葉挺代理職務。沒想到,期間項英的心腹,軍部特務營營長葉道志對新四軍有所不滿,和部下徐長勝、陳康帶槍離開部隊,要回八路軍工作。

葉道志早在1934年就任第九十二師師長,也是經歷過長征的戰將,沒想到因為是張國燾紅四方面軍的人,到了新四軍以後居然被降職到營長,等於連降三級(師長,團長,營長)。葉自然不滿,決定回到八路軍去,不在新四軍繼續幹了,所以留了個條子就走了。

由於當時四處都在打仗,他們為了防身,隨身攜帶了槍支。

結果三人被追兵抓住,徐長勝還被當場被擊斃。葉挺認為戰時帶槍逃亡(帶槍逃亡一般是投敵),毫無疑問是槍決,就把葉槍斃了。

對此項英極為不滿,他認為葉道志對革命有功,又是有才能的將領,在新四軍有一定威望。況且他此次逃亡也是去八路軍,不是投敵,不應該隨意槍斃。

項英認為葉挺做事太過分,不留餘地,對他很不滿。

1983年,總政治部也為葉道志平反,恢複名譽。

所以兩人格格不入,很多事情有嚴重的分歧,葉挺為此連續辭職4次,都沒有被批准。

雙方鬧到激烈的時候,甚至1938年1939年葉挺兩次離開新四軍,宣布不幹了。其中一次長達幾個月之久,他去重慶向蔣介石索要軍餉以後,乾脆跑到香港澳門去了,要求在廣州組織游擊隊抗日,意思是不在新四軍幹了。最終葉挺還是被周恩來等人勸了回來,當時已經是1940年8月了。

後來周恩來,毛澤東都要項英對葉挺包容一些,項英勉強接受,雖然態度上對葉挺尊敬了不少,也對葉挺比較客氣,但軍事上卻絲毫不放鬆。

葉挺和項英的矛盾,也為之後皖南事變的大敗埋下了伏筆。

不過客觀來說,葉挺和項英的所謂矛盾,並沒有到不可調和的地步,皖南事變的主要原因和他們的矛盾沒有因果關係。

況且,如果沒有中共中央,沒有毛澤東的支持,項英敢於這樣對待葉挺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毛澤東本人也不相信葉挺。

新四軍的成立

1938年1月新四軍成立的時候一共有4個游擊支隊,每個支隊下轄2個團,其實4個游擊支隊就是4個旅,另有1個特務營,總兵力為1萬800人,槍支6000多支。

這4個支隊兵力雖然不算很多,但都是久經戰爭的老部隊,軍官也是驍勇善戰的,並不可小視。

一支隊司令是陳毅,二支隊代理司令就是大名鼎鼎的粟裕,三支隊司令是同樣厲害的張雲逸,副司令員還是譚震林,四支隊司令員就是後來被冤殺的高敬亭。

這裡面就屬高敬亭最沒有名氣,其實高在當時也是有10年殘酷作戰經驗的優秀軍官,不是泛泛之輩,是張國燾的大將之一。

兵力有限,但新四軍在編製上是非常完整的,除了葉挺以外,清一色的中共黨員,團員和馬列主義者。整個新四軍中只有幾個負責聯絡的國軍參謀。

蔣介石曾經要求新四軍的支隊,團,營都必須安插一些國軍軍官,被斷然拒絕,後來又說至少後勤人員要用國軍的,也被毫不客氣的拒絕,最終只得不了了之。

所以,雙方從1937年7月開始協商,由於中共毫不退讓,雙方僵持到1938年1月。當時中共大打抗戰牌,攻擊蔣介石不允許新四軍去抗日。老蔣迫於國內輿論壓力,只得同意新四軍所有要求,讓他們開赴戰場。

相比新四軍的一點不讓步,蔣介石卻做了很大的讓步。

對於這支信奉共產主義,擺明了不會聽從他命令的部隊,蔣介石仍然提供了大量軍費和物資。

1938年1月,蔣介石下令給新四軍4個支隊月各發經費1.5萬元,新四軍軍部另給6000元,共6.6萬元。自3月份起每月增發經費2萬元,共8.6萬元。5月間成立軍屬分兵站及獨立部隊,核定月支兵站費3000元。又自5月16日起,月發米津1.3534萬元。自6月份重新核定該軍經費每月11萬元。

1939年全年度經費仍舊月發11萬元,另發臨戰費2.2萬元,共月發經費13.2萬元。

1940年度經費核定每月為11.536萬元,又臨戰費2.2萬元,共月發13.736萬元。

此外,新四軍開赴抗日戰場時國府還撥發了1萬元的開拔費。

到了皖南事變之前,蔣介石給新四軍每月軍費已經高達25萬元。

按照當時的規定,中央軍一個甲等野戰師的軍費每月約20萬元。因此,新四軍的待遇如果按照編製人數來算的話,與中央軍相當。

除了軍餉外,蔣介石還根據中共要求和戰爭需要給中共一些臨時性補助和獎勵,比如1939年4月30日葉挺要求蔣介石發放各種補助:“一、運輸困難,懇賜發行動費二萬元;二、請准予軍司令部經費發給每月五千六百元;三、乞准設立醫院一所每月經費一萬三千元。”蔣批示:“照準”。

這類的撥款,還有很多次。

給錢,還給物。

1937年10月29日董必武在給張聞天、毛澤東的信中說:“新四軍高敬亭部已集合二千餘人。已領得棉衣一千五百套,現又領到一千套,不日起運。伙食每日四百元。十一月份可以維持到二十(日)外。傅秋濤部(第1支隊)伙食從八月十八日起在湖北省政府領去一萬一千元。傅部十月伙食不夠,湖南省府也撥給了二千元,現湖北省府又撥補五千元,伙食暫無問題。衣服也領一千套,軍毯一千條。何成浚又為高都請准了軍帽、軍衣褲、綁腿、腰皮帶各一千。”

甚至最敏感的武器彈藥,老蔣也給了很多。其實老蔣很明白,這些武器彈藥將來就很可能用來打他自己,實際上也是這樣。

僅僅1937年8月20日,葉劍英領取了七九步槍彈30萬發、七九機槍彈20萬發、駁殼手槍彈20萬發、迫炮彈620枚、手榴彈1.5萬顆,另有土工器具及爆火材料,衛生材料及被服通訊等材料。

1939年1月28日,朱德、彭德懷致電蔣介石請求撥發六五子彈三百萬發,蔣批示:“交軍政部核發並復”。

這些國民政府給中共的武器供給,還是很多的。

對於新四軍,蔣介石也額外提供了一些武器。

1938年6月28日,新四軍葉挺向蔣介石要輕機槍一百挺,重機槍二十挺,蔣批示“交軍政部核辦並復”。

除了以上的撥款以外,新四軍開赴前線以後,蔣介石也慷慨的提供當地庫存物資給予支持。

1939年初夏,新四軍第四支隊司令部接到地下黨的一份情報,說國民黨桐城縣政府在安慶保存了一批大米、食鹽。支隊司令員兼政委高敬亭十分重視,立即派人星夜趕到桐城,縣長經過上級批准,同意批撥大米300麻包(每包200斤)、食鹽200麻包。

新四軍第一支隊主力進入蘇南初期,曾通過國民黨鄉、保長向地方富戶借糧借款,由部隊首長(主要是政工幹部)出具借條,註明數字和時間,待將來歸還,這也都是國民政府所允許的,最後實際也沒有還一分錢。

以上的這一切,中共基本從來不提及。

新四軍戰史中對於這些僅有一句話:後經周恩來和蔣介石,何應欽談判,商定新四軍的薪餉,裝備稍次於國民黨部隊的標準。

可以說蔣介石對新四軍還是很不錯的了,而新四軍又是怎麼做的呢?

這支頭戴着青天白日徽章,拿着國民政府的津貼武器彈藥,喊着國共合作聯合抗日的部隊,他們的作為卻不簡單。

新四軍作為國軍的一部分,在1938年1月編入第3戰區序列,而第3戰區在1938年的作戰區域為江蘇和浙江,戰區司令長官為顧祝同。

新四軍被允許在江蘇省南部的一塊區域作戰,而安徽省南部雲嶺鎮則作為總部所在地。

1938年7月1日,新四軍總部正式遷入雲嶺鎮。

皖南事變以後,我們把所有責任推給項英,但將總部定在雲嶺確實是中共中央的命令,項英只是執行而已。

1938年1月14日,項英請示:向皖南休寧,徽州一帶集中,如何,望復?

負責管理新四軍的長江局回復為:同意部隊向皖南集中。

自然長江局如果沒有得到中共中央的允許,不可能做出這樣的命令。類似的證據還有很多,不多說了。

雲嶺鎮位於安徽省宣城市涇縣西北部,距縣城23公里。在當時雲嶺是標準的後方,三面都是國軍部隊,只有北面長江上有日軍巡邏艇。要知道,整個皖南有國軍9個師10萬大軍,所謂大樹底下好乘涼。日軍就算打過來,也有國軍正面擋着,新四軍有足夠的時間迎敵或者撤退,是非常安全的。

況且雲嶺除了是新四軍總部以外,根本沒有任何軍事和經濟上的意義,日軍也並不看重。因為新四軍是游擊戰,就算掀翻了雲嶺新四軍總部,新四軍頂多也就是換一個地方設置總部而已,算不了什麼。

從地理上說,雲嶺在蘇南第1,第2支隊和皖中第4支隊之間,離第3支隊更近,無論人員物資運輸,還是信息的傳播都比較方便,是一個非常適合的指揮中心。

而且雲嶺本身地形複雜,易守難攻,加上新四軍進駐以後就修建了大量工事,不算是固如金湯,也是相當堅固,敵人在短期內絕對無法攻克的。

所以皖南事變的時候,新四軍南下被堵截,當時項英曾經考慮殺回雲嶺去,因為依靠雲嶺可以阻擋敵人至少10天到15天。

雲嶺這個總部在3年內,非常安全,也是新四軍幹部和傷員的修養地。

實際上,當時國軍第三戰區司令部也設在皖南的屯溪,這也說明皖南相對還是比較安全的。

不過,問題在於,四面的國軍在雙方關係好的時候自然是保護傘,一旦雙方翻臉,四面的國軍就成為近在咫尺的可怕敵人,那麼雲嶺也就成為險地了。

由於知道新四軍擅長游擊戰,第3戰區顧祝同給他們的命令也就是在蘇南劃定好的區域內,進行游擊戰。

遺憾的是,新四軍和八路軍一樣,根本不會聽從第3戰區的命令。

中共在八年抗戰中的總體立場是三成抗戰,七分發展,最終的目的是奪取國家的大權。

在他們看來,日本人是敵人,但國民政府也是反動派,階級敵人。

其實早在新四軍編組之前,這一點已經很明顯。

新四軍的總兵力,其實並不止1萬人,另外還有數千人並沒有加入新四軍,而是通過各種手段在國軍控制的福建,江西,湖南,湖北,廣東等等地區隱藏起來,以準備未來和國民政府的決戰。

當年粟裕的長官,生擒葉飛的中共閩浙邊臨時省委書籍劉英,雖然軍銜很高也奉命留下,是所謂的中共浙江臨時省委書記。他的檔案中記載為:1938年3月,閩浙邊抗日游擊隊編入新四軍第3支隊,北上抗日,他留浙江堅持鬥爭;1938年5月,中共浙江臨時省委成立,任省委書記,積極開闢新區,宣傳和組織抗日救亡,鞏固與發展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次年1月,隨省委機關遷至麗水,化名王志遠,以“興華百貨商店”老闆的身份作掩護,領導全省工作;同年7月,主持召開中共浙江省第一次代表大會,當選為省委書記兼統戰部部長,並為浙江省出席中共“七大”代表團團長。10月,抵皖南涇縣雲嶺新四軍軍部,開始撰寫《北上抗日與堅持浙閩邊三年鬥爭的回憶》。12月,因鬥爭需要返回麗水。同年秋,被中共中央任命為閩浙贛三省特派員。1942年2月,由於叛徒出賣,劉英在溫州被捕,先囚永嘉看守所,後轉永康方岩。面對敵人的誘降、審訊,堅貞不屈,還向看守們講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道理,揭露國民黨破壞抗戰、捕殺共產黨人的罪行。1942年5月17日,蔣介石自重慶發往浙江急電:“飭速處決劉英。”18日拂曉,在方岩馬頭山上,殘忍的敵人槍殺了劉英。

其實在抗戰剛剛開始沒多久,地方各省都拉起來了一些中共的抗日武裝,有的還發展到1,2萬人規模,就是之前潛伏的人乾的。

就比如呂正操創建了600多萬人口的冀中根據地,而他自己其實就是中共黨員,只是名義上是東北軍的一個團長。

可見,這些均不是偶然的、臨時的,而是一個長期又老辣的計劃。

老薩想起來電影《無間道》裏面的情節,警察和黑社會為了互相對付,派出卧底在對方陣營潛伏長達10年,最終才勉強成功。

新四軍開赴前線後就表現出的所謂不服從國民政府命令,自行其是,並且全力擴張自己的力量,並不是項英,陳毅,葉挺之流自作主張的行為,而是中共中央的命令,項英他們僅僅是執行而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