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澳大利亞廣播公司:洞察中國死刑制度-強制認罪和秘密處決

 

本文譯自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9月10日的報道。中國(政府)喜歡將自己展示為另一個引領世界發展和治理的模式,但批評者們稱其司法系統仍有很長的路要走。

每年在中國被處決的人數超過世界其他地區的總和,並且據信由於中國司法系統的根本缺陷,其中一些人被錯誤定罪。

澳大利亞廣播電台(ABC)已獲得了在中國北方一起執行處決的秘密手機視頻。在視頻中,一名男子被帶到一個地方。在數十名安全人員的包圍下,他被迫跪下,然後被開槍擊中後腦勺。

在中國,處決被列為國家機密。不會發佈被處決者的姓名,家屬只在親人被處決之後才知道。

林珍(音)是中國境內為數不多致力於反對死刑的人。她為一個名為中國反對死刑的小型非政府組織工作。

‌‌“根據法院判決文件和相關媒體報道,我們估計去年有2千人被判處死刑‌‌”,她說。‌‌“這是一個非常保守的估計。‌‌”

朱靜茹(音)來到近十年前被處決的兒子的墓地。(提供)

在中國東部江蘇省的一個墓地,朱靜茹(音)在她兒子墳前很傷心。她非常之痛苦,因為她相信兒子是被錯判處決的,他沒有犯下那起謀殺罪。

朱靜茹擦乾眼淚告訴她死去的兒子:‌‌“媽媽來這裡看你來了,我可憐的孩子。‌‌”

‌‌“媽媽和爸爸一定會為你伸張正義,我的孩子,等着我們。‌‌”

朱女士致力於為兒子于海東洗清罪名,他於2008年10月14日被處決。

她已獲得了最初警方的採訪記錄,並說證據不言自明。

她說,他被指控的那起謀殺發生在一家酒吧里的一起爭執之後,她的兒子不在場。

朱女士稱她的兒子于海東是被誣陷謀殺而被錯誤處決的。(提供)

朱女士說她兒子的器官被摘除了

朱女士說,于海東前去幫一位朋友,但是當他出現在現場時,罪案已經發生了。

朱女士稱,警方在於的車上找到了一把刀,用它來誣陷他謀殺。

根據警方的法醫調查,真正的謀殺兇器是一把更大的刀,更象是砍刀。

‌‌“他們沒有在他的刀上找到任何血跡,他身上也沒有血跡‌‌”,朱女士說。

‌‌“他們沒有在他身上發現受害者的任何DNA。他們沒有證據。‌‌”

中國的法院駁回了朱女士一再要求重審的請求。

朱女士說,這是掩蓋,因為真正的兇手向法官行賄,而且因為她兒子的器官被摘除了。

‌‌“我們要求看我兒子的遺體,但法院拒絕了‌‌”,她說。

‌‌“他父親是一名外科醫生,我們想看看我孩子的身體是否完好。

‌‌”他們第二天只給了我們一張紙條來領他的骨灰。這意味着他們拿走了他的器官。

‌‌“我的兒子死時28歲,高大英俊,他身高1米8。他們很容易賣掉他的器官。這是巨大的災難,我們失去了我們唯一的孩子。‌‌”

朱靜茹在他的墓地告訴她的兒子:‌‌“媽媽和爸爸一定會為你伸張正義,我的孩子,等着我們。‌‌”(提供)

通常是在酷刑下被脅迫認罪

中國於2015年禁止從被處決的囚犯身上摘取器官,但仍需對司法系統進行根本的改變來阻止無辜者被處決。

專家說,認罪仍然是獲得定罪的主要方式,而非證據,而認罪往往是在酷刑下被脅迫獲得的。一旦在法庭上,公平審判的可能性極小,99%的案件被定罪。

中國反對死刑組織的林珍(音)說,也必須減少額度。‌‌“目前仍然關注破案的速度和完成額度。‌‌”

‌‌“例如,與毒品相關的犯罪,他們承諾一年內要破多少案件,要銷毀多少毒品,以及將要定罪和處決的人數。‌‌”

林珍說,當你考慮到處決人數已從十年前的一年處決1萬人下降了,以及已有了一些改革時,該制度確實有所改善。

現在,所有死刑案件都必須由上級法院審查,但她說還有更多的工作要做。

她說:‌‌“中國廢除了13種罪行的死刑,但仍有46種死罪。‌‌”

‌‌“我們正在推動非暴力犯罪和與毒品有關的犯罪也被排除在外。‌‌”

但對於朱女士來說,這並非一件易事,朱女士說她希望為她兒子伸張正義。

‌‌“我希望還原真相,我希望那些在警方、檢察院和法院中腐敗和濫用法律的人,參與偽造,在我兒子的案件中捏造事實的人受到嚴懲‌‌”,她說。

‌‌“這是我的要求,很難說能否實現。‌‌

2018-09-1010:30

來源:

博談網

作者:

Matthew Carney

編譯:

趙亮

(博談網記者趙亮編譯)本文譯自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9月10日的報道。中國(政府)喜歡將自己展示為另一個引領世界發展和治理的模式,但批評者們稱其司法系統仍有很長的路要走。

每年在中國被處決的人數超過世界其他地區的總和,並且據信由於中國司法系統的根本缺陷,其中一些人被錯誤定罪。

澳大利亞廣播電台(ABC)已獲得了在中國北方一起執行處決的秘密手機視頻。在視頻中,一名男子被帶到一個地方。在數十名安全人員的包圍下,他被迫跪下,然後被開槍擊中後腦勺。

在中國,處決被列為國家機密。不會發佈被處決者的姓名,家屬只在親人被處決之後才知道。

林珍(音)是中國境內為數不多致力於反對死刑的人。她為一個名為中國反對死刑的小型非政府組織工作。

‌‌“根據法院判決文件和相關媒體報道,我們估計去年有2千人被判處死刑‌‌”,她說。‌‌“這是一個非常保守的估計。‌‌”

朱靜茹(音)來到近十年前被處決的兒子的墓地。(提供)

在中國東部江蘇省的一個墓地,朱靜茹(音)在她兒子墳前很傷心。她非常之痛苦,因為她相信兒子是被錯判處決的,他沒有犯下那起謀殺罪。

朱靜茹擦乾眼淚告訴她死去的兒子:‌‌“媽媽來這裡看你來了,我可憐的孩子。‌‌”

‌‌“媽媽和爸爸一定會為你伸張正義,我的孩子,等着我們。‌‌”

朱女士致力於為兒子于海東洗清罪名,他於2008年10月14日被處決。

她已獲得了最初警方的採訪記錄,並說證據不言自明。

她說,他被指控的那起謀殺發生在一家酒吧里的一起爭執之後,她的兒子不在場。

朱女士稱她的兒子于海東是被誣陷謀殺而被錯誤處決的。(提供)

朱女士說她兒子的器官被摘除了

朱女士說,于海東前去幫一位朋友,但是當他出現在現場時,罪案已經發生了。

朱女士稱,警方在於的車上找到了一把刀,用它來誣陷他謀殺。

根據警方的法醫調查,真正的謀殺兇器是一把更大的刀,更象是砍刀。

‌‌“他們沒有在他的刀上找到任何血跡,他身上也沒有血跡‌‌”,朱女士說。

‌‌“他們沒有在他身上發現受害者的任何DNA。他們沒有證據。‌‌”

中國的法院駁回了朱女士一再要求重審的請求。

朱女士說,這是掩蓋,因為真正的兇手向法官行賄,而且因為她兒子的器官被摘除了。

‌‌“我們要求看我兒子的遺體,但法院拒絕了‌‌”,她說。

‌‌“他父親是一名外科醫生,我們想看看我孩子的身體是否完好。

‌‌”他們第二天只給了我們一張紙條來領他的骨灰。這意味着他們拿走了他的器官。

‌‌“我的兒子死時28歲,高大英俊,他身高1米8。他們很容易賣掉他的器官。這是巨大的災難,我們失去了我們唯一的孩子。‌‌”

朱靜茹在他的墓地告訴她的兒子:‌‌“媽媽和爸爸一定會為你伸張正義,我的孩子,等着我們。‌‌”(提供)

通常是在酷刑下被脅迫認罪

中國於2015年禁止從被處決的囚犯身上摘取器官,但仍需對司法系統進行根本的改變來阻止無辜者被處決。

專家說,認罪仍然是獲得定罪的主要方式,而非證據,而認罪往往是在酷刑下被脅迫獲得的。一旦在法庭上,公平審判的可能性極小,99%的案件被定罪。

中國反對死刑組織的林珍(音)說,也必須減少額度。‌‌“目前仍然關注破案的速度和完成額度。‌‌”

‌‌“例如,與毒品相關的犯罪,他們承諾一年內要破多少案件,要銷毀多少毒品,以及將要定罪和處決的人數。‌‌”

林珍說,當你考慮到處決人數已從十年前的一年處決1萬人下降了,以及已有了一些改革時,該制度確實有所改善。

現在,所有死刑案件都必須由上級法院審查,但她說還有更多的工作要做。

她說:‌‌“中國廢除了13種罪行的死刑,但仍有46種死罪。‌‌”

‌‌“我們正在推動非暴力犯罪和與毒品有關的犯罪也被排除在外。‌‌”

但對於朱女士來說,這並非一件易事,朱女士說她希望為她兒子伸張正義。

‌‌“我希望還原真相,我希望那些在警方、檢察院和法院中腐敗和濫用法律的人,參與偽造,在我兒子的案件中捏造事實的人受到嚴懲‌‌”,她說。

‌‌“這是我的要求,很難說能否實現。‌‌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博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