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天佑:我只能控制住自己 不讓自己成為劉強東

——劉強東事件 當你凝視深淵時 深淵也在凝視着你

說到劉強東在女孩子的公寓里做了什麼,一級重罪已經說明了一切。他當時為什麼這樣做?什麼心理狀態我基本能理解,估計平時他在國內也這麼做的,拿下,最多是給點錢。但是,他忘了,美國的法律不是中國的法律,憑他的政治光環他搞不定。也有些女孩子不是有錢就能搞定的,就這麼簡單。

昨天,因為一篇關於劉強東不理解共產主義內涵的文章,天佑又損失了個公眾號。我記不清這是損失的多少個公眾號了,但這是九月的第一個。過去的八個月,我損失的公眾號至少有幾十個了吧?我沒算過,這也不是我自己能控制的。在這個時代,我只能控制住自己,不讓自己成為劉強東,完全不能決定自己的喉嚨什麼時候被扼住,自己的脊樑什麼時候被折斷。

早上,有朋友來對天佑說:“我太佩服你了,能在前幾天信息那麼蕪雜的時候將劉強東案分析的那麼到位,而且基本接近真相,簡直是神人。”我回答:“其實,我不是什麼神人,我分析某件事情,不過是習慣基於基本的常識和邏輯,而不是依照某種情緒而已。”是的,在前幾天所有的公眾號文章中,關於劉強東的案件的分析我就是依照自己是一個男人的直覺以及對商業社會的基本規律的了解來寫的,而不是像其他人那樣專門說些聳人聽聞的爆炸性傳聞。其實,某些傳聞根本經不起分析,某些寫作者為什麼不能靜靜地分析一下,然後再下筆呢?

大家知道,天佑寫過系列小說《頂級商人》,寫頂級商人自然要了解商人。劉強東其人我不熟,但是,做生意比較大的人我倒認識一些。商人一般的行為習慣和思維模式我大體還是知道點皮毛的,加上了解一點美國警方的辦案方式,因此,我判斷網上傳的那張照片不是當事人。同時,我判斷性行為是發生過的,這是根據平時劉強東體現出的膽大、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性格判斷的。當然,當時網上一直說這是仙人跳,甚至某些官媒也這麼暗示,我也表示懷疑。理由更簡單,劉強東這種人跟某個女生搞這種事一定是助理考察過或者是最信任的合作夥伴推薦的,事實正是這樣,女孩子正是某人勸去的。某人為什麼勸這女孩子去參加這樣的酒局我就不分析了,沒勁。但是,事情發生了某人負有什麼責任那就見仁見智了。至於說到劉強東在女孩子的公寓里做了什麼,一級重罪已經說明了一切。他當時為什麼這樣做?什麼心理狀態我基本能理解,估計平時他在國內也這麼做的,拿下,最多是給點錢。但是,他忘了,美國的法律不是中國的法律,憑他的政治光環他搞不定。也有些女孩子不是有錢就能搞定的,就這麼簡單。

我今天要說的是劉強東為什麼會走到今天這一步的問題,其實,就是國內的大環境把他給害了。如果他不是在國內經商,而是在國外,他絕對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中國的商人,尤其是跟政治走的很近的商人,無一不認為自己有某種特殊的地位和特殊的能量,可以擺平一切事情。這些商人整天想的不是遵守規則,而是怎樣突破規則的束縛。有次我在某個城市,遇到一個所謂的上市公司老總,他居然當著一桌子人的面說:“在這裡,沒有我辦不成的事,我跟XX(市委書記)是鐵哥們。”而那個所謂的鐵哥們當時也在場,馬上為他背書,說什麼:“為老闆服務就是為人民服務!”的確,作為那個城市的支柱性企業,他這個企業的確擁有其他企業不能擁有的特權,他做什麼都會有政府各個部門的貼心的服務。遇到什麼事,一個電話就可以擺平。但是,他為了擁有這種能力,平時付出的是什麼,光是在席間就能看的很清楚。一個他公司的什麼經理就坐在市委書記的身邊,看他們說話的神色,估計早都是相互服務過了。這類場合我在其他城市也同樣見過,雖說不會有那次那麼露骨,但是也是大同小異。

中國的很多商人,因為跟權力走的很近。他們給權力安排某些事情,自己自然也不會閑着,也會像權力擁有者一樣享受類似的感覺。像這次劉強東在美國的事情,其實這就是國內商業場合再常見不過的一幕。只是這次,事情發生在美國,那個女孩子也不像國內女孩子那麼功利、美國警察也不像中國警察那麼行事而已。假如這事發生在國內,即便是女孩子報警,而後的事情又是什麼?警察都得主動勸和解吧?至於那女孩子,因為各種壓力,大概率會改口。而這樣一來,因為中國法律對誣告的處理不是那麼嚴厲,最後事情很可能不了了之。所以說,像劉強東這樣的人因為在國內的商業和權力糾纏不清的環境下,養成了某些習慣,你讓他改掉那還真是有點難。

說到這裡,我不由得想起一個美劇,那就是《心靈獵人》。男主角叫做霍頓,他為了解連環殺手的殺人動機,為了弄清楚罪犯到底是生而就擁有犯罪基因,還是後天形成的性格。他覺得只有了解罪犯本人,才能夠解決疑惑。因此,霍頓親自到監獄與那些製造了駭人聽聞的慘案的連環殺手們親身接觸、溝通交流。然而,在與連環殺手的對話中,發生了奇怪的現象,霍頓越來越了解罪犯們的犯罪動機與心理,他自身的行為也變得越發不可控制。在深入罪犯變態的心理過程中,霍頓企圖去理解殺手們的變態心理,找到自己這個專家與他們之間的共通性與共同點,結果,越往深淵裡走越難以抽身。這時,他看見光越發刺眼,最後,他倒在醫院走廊上等待救援的場景正好詮釋了不要凝望深淵太久的道理。

每個人身上都同時有着神性與獸性,這兩種性質如果平衡,他擁有的就是人性。人性的天平之所以平衡,除了法律和社會道德的約束,更多的還是對自己人性的理解和內外在的stressor應激源夠不夠多。對於霍頓來說,這個平衡的把握只能靠自己,但是,一個又一個的stressors不斷地將他推到深淵裡,最後,霍頓如果不是得到救援,他會不會也成為一個變態連環殺手呢?

所以說,中國的很多商人之所以變得不像商人,這是因為有很多stressors不斷地將他們推向某個境地。就像霍頓一樣,當他在試圖了解變態連環殺手的心理時時,他的初衷只是想了解他們,做個旁觀者,解決犯罪心理帶來的難題。可霍頓忘了,黑暗不能看的太久,因為陽光會變得刺眼。然後深淵開始同化他。霍頓對深淵越來越了解,對許多事情越來越通透,於是就知道了許多捷徑,他開始了解簡單的方法來達到自己的目的,然後,自己開始變成了深淵。其實,某些醫生也是這樣。很多醫生面對過太多的生離死別,於是,對於生命的理解變與常人有所不同,此時,如果有stressors的刺激,他的心智就會發生改變。當他所凝視的深淵裡充斥着對命運的控訴,他就非常可能成為深淵的一部分。為了掌握自己的命運,不惜犧牲他人的生命。

我在年輕的時候讀過尼採的《善惡的彼岸》,那本書里有這樣一句話:“與惡龍戰鬥的人小心自己也成為惡龍。凝視深淵過久,深淵將回以凝視。”這句話用在這次劉強東身上簡直是太貼切不過了。權利的深淵深不見底,當劉強東凝視權力太久,已經忘記了光芒。深淵會讓劉強東深陷其中,最後,他已經忘記了自己是在深淵中還是深淵外......

那麼,我們在回眸中國的商人們,他們之中只有一個劉強東嗎?肯定不止他一個。劉強東式的性侵在中國少嗎?肯定不少。可是,這是中國,權力過於強大,只要利用好權力,一切都會擺平。而當一個商人一次又一次的擺平某些棘手的事情後,他的潛意識裡就會認為一切盡在掌握之中,做什麼事情都無所畏懼,於是,他其實已經成為深淵的一部分。即便是到了國外,有些商人還會按國內的思維和行為方式去做事,於是,他們就非常可能將自己推進深淵,再也爬不上來了。

當然,劉強東跟一般人不一樣,他會受到某種我們理解不到的能量保他,但是,事情畢竟是發生在美國,這種保護會讓他不坐牢嗎?讓我們拭目以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凱迪社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