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專家:中美對決進入了新的「里根時刻」 對決不可避免

——兩千億新關稅之重 中共如何承受

陳破空說,關於川普可能將要啟動的對2000億中國商品的關稅,有個說法是,這標誌着美中關係的「里根時刻」正在到來。所謂「里根時刻」就是當初美蘇戰略決戰的最後關頭。里根當時下了決心和賭注,不惜冒債台高築的風險啟動「星球大戰」,進一步遏制蘇聯。最後蘇聯終於被拖垮了。現在中美對決進入了新的「里根時刻」。

9月6號,美國對中國兩千億美元加征關稅的公眾意見徵詢期正式結束。外界預測,川普政府將很快分期對中國實施新的關稅。如果兩千億全部實施,加上此前的五百億美元商品關稅,美國將對高達一半的中國進口商品徵收關稅。與此同時,中國經濟形勢吃緊,企業利潤下滑,外資撤離,人民幣貶值,生活日用品價格大漲,“消費降級”成為中產階級生活新趨勢。如果美國再對兩千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征關稅,中共能否承受?面對美國的極限壓力,中共有沒有應對之策?

參加討論的嘉賓分別是:政論作家陳破空先生;普林斯頓社會學博士,政治與經濟學者程曉農先生。

程曉農:中共的強硬態度是理性算計的結果

程曉農表示,中美關係已經發生了根本性轉變。美國一些學者認為,中共在中美貿易戰中採取強硬姿態,是誤判形勢;言下之意是,理性的選擇應該是稍作讓步,換取中美關係基本穩定。但我的看法正好相反,中共決定不讓步,並非簡單的情緒型反應或誤判,而是經過理性算計之後的決策。

北京決定硬扛的考量是,讓步比不讓步損失更大:在貿易方面,不讓步和讓步的結果都是對美出口減少,結局相同;在知識產權層面,讓步就意味着無法在科技發展上通過侵犯知識產權“彎道超車”,而不讓步則不僅免於認錯,而且可以繼續從西方國家千方百計“撈技術”。

北京期待今年美國的中期選舉能扭轉局面,但按照民主黨目前的舉動來看,似乎在政治舞台上的正常競爭中勝算並不大,這意味着北京的期望可能再次落空。中美關係的逆轉並非新冷戰。冷戰是用核威脅來交換和平,是一劍封喉式的生死威脅;而貿易戰完全不同,其直接結果是,美國不再同中共做那麼多生意,其副產品是,經濟全球化之後多年形成的東亞產業鏈將出現一系列對中共不利的變化。

程曉農:美國消費者有中國以外的選擇

程曉農說,美國企業今年秋冬季的旺季訂單早已簽約,中國的接單企業也在加緊出貨,好趕在關稅提高之前讓商品進入美國,所以今年夏季的中國對美出口反而上升。美國大範圍提高對華關稅後,一大批依賴美國市場並採購中國產品或零部件的各國企業,不得不開始在東南亞、南亞地區新建工廠,替代其中國產品。明年開始美國零售企業對中國的訂單可能開始減少。這些企業以前之所以依賴中國工廠,無非是多年做熟了、路路通;但這些勞動密集型或簡單加工型產品並非中國的獨門生意,對中國產品的關稅增加了,美國的零售公司無非是要費事尋找新的非中國廠家而已,多年來美國的服裝進口商早就這麼做了,服裝價格因此略有上升,服裝設計樣式稍有變化,消費者根本無所謂。

程曉農:中國經濟已經進入“下行通道”

程曉農認為,中國經濟已經有了寒意,即所謂的一葉知秋。幾年前當局使用了一個新詞,“經濟新常態”,並未引起國人的注意,他們以為,過去的繁榮還會繼續,而房地產泡沫則鞏固了這種印象。現在經濟中的寒意提醒人們,所謂的“經濟新常態”,其實就是經濟進入“下行通道”。中國近六成的外匯結餘來自廣東,現在廣東的外企員工比去年同期減少近百分之十,說明外資已經開始收縮或外移,這個趨勢今後可能加大,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將越來越明顯。在經濟下行通道中,人們的經濟感覺會越來越冷,用個比喻,現在是要在恤衫外加件襯衫,但離穿羽絨服還遠着呢。政府用春天再來鼓勵國人,但經濟的下行通道不見得必定是四季輪迴。目前國內城市裡出現的消費降級,是工作年齡的中產階層感受到經濟寒意之後的自然反應,面對減獎金、降工資、裁員、理財產品泡湯、業務萎縮等,他們預感未來的生活狀況可能不妙。退休養老的人只關心物價、養老金和醫療開支,但子女的經濟壓力也會轉移到退休老人身上。

陳破空:特朗普打消了中共的幻想

陳破空提到,中方前段時間有進行單方面的造勢,其中有兩個說法。第一個,今年11月美中會舉行首腦峰會,也就是,它把峰會上首腦的偶然相遇說成是首腦峰會,這是對國內民眾的宣傳和誤導。第二個,中美貿易戰在那之前就會結束,意思是這可以作為兩國首腦見面時的見面禮。這種單方面的造勢,一方面是出於國內宣傳需要,另一方面是向美國發出信號。目前中美雙方沒有高層接觸,談判也從副總理部長級降至副部級,所以現在其實沒有什麼溝通渠道。特朗普與習近平之間所謂的“熱線”也沒有啟動。所以現在特朗普這一招給北京當頭一棒,他不僅沒有舉行兩國首腦峰會的打算,連國際首腦峰會場合偶遇的機會也放棄了。這一方面顯示出特朗普務實的風格——他想解決實際問題,而不是去應付場面上的事;另一方面,他斷絕了中共的幻想,希望特朗普與習近平的見面能把事情往後拖延,一直到中期選舉之後。但特朗普很快識破這一點,直接取消了11月的東盟峰會之行,打消了中共的念頭。

陳破空:中美關係進入“里根時刻”

陳破空說,關於川普可能將要啟動的對2000億中國商品的關稅,有個說法是,這標誌着美中關係的“里根時刻”正在到來。所謂“里根時刻”就是當初美蘇戰略決戰的最後關頭。里根當時下了決心和賭注,不惜冒債台高築的風險啟動“星球大戰”,進一步遏制蘇聯。最後蘇聯終於被拖垮了。現在中美對決進入了新的“里根時刻”。從中方的表述中也可看出端倪。它說“絕不讓步”有兩個依據,一是吸取當年蘇聯軍備競賽的教訓,二是吸取當年日本《廣場協議》的教訓。但這兩種說法都體現中方“知其一,不知其二”。比如,現在中美間的軍備競賽其實是由中方在九十年代就挑起的。中共六四鎮壓得手後,鄧小平說“我們的解放軍考試合格”。從1990年開始,中共突然以兩位數狂增軍費,其增加率遠超國民生產總值的增長率,把其他國家遠遠甩在後面,這才慢慢刺激了亞洲周邊各國和美國。所以這場軍備競賽中共早就提前進入角色,所以當年美蘇軍備競賽的局面肯定免不了了。另外,美日間的《廣場協議》是純經貿領域的,並沒有要壓制日本在全球擴張的考量。現在美中間的爭執遠超當年美日間的經貿衝突,已擴展至各領域。所以,中共現已經陷入了這個陷阱,這比當初美蘇、美日間的陷阱更深。這場對決是不可避免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