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來自上天的信號!中共在小小島國慘遭滑鐵盧

太平洋島國論壇今年會議場地瑙魯。

太平洋島國論壇會議主席、瑙魯總統巴倫·瓦卡要求北京就其代表的「瘋狂」行為道歉,並說中共霸凌小國。

8月19日,雅加達亞運會上,舉行頒獎儀式時,旗杆突然斷落,中共國旗升到一半掉落地上!

中共在南太平洋島國論壇慘遭滑鐵盧,輸的非常非常慘!輸給了誰?沒人想的到,全世界第二大經濟的共匪被面積只有21平方公里、全國人口只有1萬1千人的太平洋島國瑙魯冷遇,說「不」。不但冷遇,這個全球面積第三小的國家還底氣十足的不依不饒,說要向聯合國反映,並要求中共道歉,並說以後在每一次國際會議上都會提此事!夠牛!

9月4日,瑙魯總統在南太平洋島國論壇上的這一驚人舉動,不是一件小事,更不是一個偶發事件,這是上天向全世界發出的一個大大的信號,預告中共政權解體在即!

中共在太平洋島國論壇敗到一塌糊塗

太平洋島國論壇是由澳大利亞、新西蘭及其他太平洋島嶼國家組成的區域性的國際組織,成員國一共有18個。

太平洋島嶼國家是中華民國目前邦交國最集中的地區,在中華民國目前僅剩的17個邦交國中,太平洋地區就佔了6個,它們是基里巴斯、馬紹爾群島、瑙魯、帛琉、所羅門群島及圖瓦盧。

中共不是太平洋島國論壇的成員,這次赴會只是和美國、歐盟、法國和印度一樣,以「對話夥伴」(dialogue partner)的名義參加。一年一度的太平洋島國論壇(Pacific Islands Forum, PIF)今年在中華民國的邦交國瑙魯國召開。

不過《斐濟時報》指出,中華民國與瑙魯雖然有邦交,並沒有得到與中共相同的「對話夥伴」待遇。這與中華民國已經不是聯合國成員國有關係,也與太平洋島國論壇的多數成員國被中共收買有關。因此,多年來中華民國政府都是在太平洋島國論壇之外,再安排中華民國和太平洋島國的邦交國舉行會議或晚宴。

今年因為島國論壇會議場地——瑙魯市政中心(Nauru Civic Center)是中華民國政府出資所建,而且「中華民國駐瑙魯大使館」就設在大樓內,「距離論壇代表團開會之處大約30公尺」,停車場也有標示着中華民國駐瑙魯大使的停車位。

與此同時,《美國之音》表示,中華民國外交部長吳釗燮也在這個星期率團參加太平洋島國論壇的有關活動,並與6個邦交國代表舉行對話。

澳洲智庫洛伊研究所( Lowy Institute)估算,2006-2016年之間,中共向太平洋國家提供了17.8億美元的援助和特惠貸款。

正因為其它島國大部份被中共收買,所以中共代表雖然以非正式會員國身份來參加會議,但橫着膀子晃,根本沒把主辦國瑙魯共和國看在眼裡。

在美國內政部長金克發言後,應該輪到圖瓦盧總理索波阿加(Enele Sosene Sopoaga)發言時,中共特使杜起文突然蠻橫打斷並開始發言,被會議主席、瑙魯總統巴倫·瓦卡打斷發言,並提示杜起文,只有部長層級以上的代表才能發言。

杜起文一腳踢在鐵板上!

杜起文,1952年4月出生於吉林,畢業於北京外國語學院。2014年12月任外交部外交政策諮詢委員會委員。

中共外交部外交政策「諮詢委員會」呵呵「委員」?小嘎嘣球子!

但是,杜起文以為中共還是那個動不動就在聯合國大會上舉起桌牌砸桌子的中共呢,他根本不理主辦國總統的提示,繼續揮舞着桌牌,喊話要求發動投票決定中共的發言權。

瑙魯總統瓦卡立即回應道:「中共根本不是會員,有什麼投票權?!」

為什麽杜起文要使用這一匪招兒呢?因為中共的大撒幣幾十年來一直在起作用。墮落的聯合國47年前就是通過少數服從多數,把聯合國5個創始國之一的中華民國趕出去,接納了共匪。

但是,2018年,橫着膀子晃的共匪在面積只有21平方公里、全國人口只有1萬1千人的太平洋島國瑙魯共和國栽了!

怎樣下台階呢?

新聞報道說,「在發生激烈爭執後,杜起文和所有中共代表團成員一起『憤而離會』,據報他在離席前還在會場內表達不悅。」

在會議結束後,瑙魯總統瓦卡向媒體介紹了事情的經過:「他(杜起文)堅持,而且表現十分野蠻,並小題大做。他只是區區一名官員,卻阻延了領袖們的會議好幾分鐘。」「可能因為他來自一個大國,而他霸凌我們。」

瑙魯總統瓦卡堅持不肯就範,還在記者會上公開指責共匪政權霸凌小國。

瓦卡總統在9月5日(周三)晚些時候的媒體發佈會上說,杜是「無名小卒」和「(表現)瘋狂」。

「他會在他自己國家的領導人面前那樣表現嗎?我對此表示懷疑。」瓦卡說,「他不尊重太平洋(地區)、論壇島國的領導人和其他前來參加的部長。你在開玩笑嗎?看着他,無名小卒。」

「他甚至連部長都不是,就要求得到承認,還要插在圖瓦盧總理前面發言。他瘋了嗎?」

「他們不是我們的朋友。他們只是為了自己的目的而需要(利用)我們,」瓦卡總統說。「對不起,但我必須強硬,因為沒有人能向我們發號施令。」瓦卡總統說這段話是深有體會的。

瑙魯共和國在1980年與中華民國建交,不過曾在2002年與中華民國斷交並與中共非法政權建交,建交還不到3年,2005年,瑙魯又再與中華民國恢復邦交,直到現在,中共再挖牆角,瑙魯也不回頭。

「我們看到很多大國通過賄買的方式進入太平洋地區,有些甚至非常具有攻擊性,甚至到了踐踏我們的地步,」瓦卡說,「在這個論壇上,所有領導人都知道有些人多麼傲慢。」

瓦卡說,北京必須為此事道歉。「我們不會只是尋求道歉,我們甚至會把這件事上報交給聯合國,」他說,「不僅如此,我還會在聯合國和每次國際會議上提及這件事。」

哪裡來的底氣?任何「人」都不可能給瓦卡總統如此強大的氣場。所以,這是個天大的新聞!

太平洋島國論壇是區內的年度外交峰會,是由澳大利亞、新西蘭和其它太平洋島嶼國家組成的區域性國際組織,

其實這已經不是雙方第一次較量了,《斐濟時報》表示,瑙魯和中共代表團的問題在會議之前已經醞釀了一段時間了。大家知道,瑙魯是台灣的邦交國,與中共沒有外交關係。但是中共代表團在入境瑙魯共和國時,要求瑙魯在外交護照上蓋入境簽證戳印。

瑙魯拒絕了他們的要求,並要求他們持一般護照入境。總統瓦卡指出,瑙魯與中共沒有外交關係,「雙方長期以來在對等安排下,彼此以一般護照往來。」瓦卡表示,瑙魯官員到中國參加多邊會議也是持一般護照入境,所以中共也應該一樣,訪問瑙魯使用一般護照入境。「那是很正常的事,他們也知道這一點。」

納米比亞總統:我們不是木偶

中共駐納米比亞大使要求該國總統在中非合作峰會上給中共唱讚歌,總統根哥布憤怒回應說不要告訴他怎麼做。

在此之前,中共駐納米比亞大使要求納米比亞總統在中非合作峰會上給中共唱讚歌,總統根哥布(Hage Geingob)憤怒回應說不要告訴他怎麼做。

中共駐納米比亞大使張益明8月22日會晤了總統根哥布,向他簡要介紹9月1日開始在北京舉行的三天論壇。

根哥布是受邀參加合作峰會的非洲領袖之一,作為現任主席代表南非發展小區(SADC)發言。

在會晤當中以及媒體在場的情況下,張益明建議,根哥布作為一名「政治家」,在峰會上高度讚揚中非經濟關係,表達對中共的政治支持。

「你是一名政治家,你非常了解中非傳統。從技術上而言,你的參與,包括你的發言,毫無疑問應該肯定我們納米比亞朋友(對中共)的政治支持。所以,我們衷心希望得到非洲朋友,包括納米比亞,在這個峰會上的密切支持和合作。」

「我有我的演講寫手,他們會處理此事,你不應該告訴我們應該怎麼做。我們不是木偶。」根哥布說。

馬來西亞新任總理第一個站出來反對中共的新版殖民主義

馬來西亞93歲新任總理馬哈蒂爾 訪問中國大陸要求公平貿易、反對新殖民主義。

第一個站出來的是馬來西亞93歲的新任總理馬哈蒂爾,在8月17日至21日 訪問中國大陸期間,到北京登門退貨220億美金的合同,即結束中共在馬來西亞的「一帶一路」核心投資項目。馬哈蒂爾說:「這個項目無法繼續下去,我們目前並不需要。當前的首要任務是減輕債務。背負債務,如果不小心,我們可能會破產。」

拒絕中共「一帶一路」計劃之外,他還要求拆除中共在馬來西亞關丹城築起的「萬里長城」。

8月23日,馬哈蒂爾在布城首要領導基金會辦公室接受《當今大馬》訪問時表示,他 訪問中國大陸期間向中共提起了馬中產業園(MCKIP)的課題,希望重新彰顯在該區的主權。

馬哈蒂爾說,他向中方解釋,要求中共的國企在大馬能遵守馬方的法規,而中方對他的要求「並沒有說不」。

馬哈蒂爾 訪問中國大陸期間,除了要求中止東鐵和SSER油氣管工程項目,還要求中方拆除關丹工業園區的圍牆。

「工業園區不是外國(領土),它應該遵從大馬法律,而阻擋本地官員進入不是正確的做法。」他說。他還批評中共的做法「從來沒有人這樣做過」。

馬哈蒂爾解釋說,馬中產業園用綿延的圍牆把自己封閉起來,還阻擋大馬人進入的作法,並不符合大馬的法規,「所以我們需要拿掉圍牆,因為在我們國家那是錯誤的做法」。

據報導,馬中產業園於2013年2月5日正式開園。雙方各持股份,其中廣西北部灣國際港務集團有限公司持股49%,關丹彭亨控股有限公司持股51%。

該園區工城分3期進行。據報,現正施工中的第一期園區築起了一道長達9公里的隔離圍牆,不但禁止參與施工的中國工人離開這個區域,也禁止當地官員和民眾進入,因此被當地民眾戲稱為「萬里長城」或「小中國城」。

在 訪問中國大陸前,馬哈蒂爾反覆強調,要取消前首相納吉布跟中共簽署的「不公平」的一帶一路項目。

他在與中共總理李克強的聯合記者會上,李克強給他出難題,當眾問他同意不同意自由貿易,馬哈蒂爾說同意自由貿易但也得是「公平貿易」,讓李克強非常尷尬。記者招待會上,馬哈蒂爾說:「我們不希望出現新版殖民主義,因為貧窮國家無法與富國競爭。」這種大膽的表述讓中共不知所措。

8月27日,剛剛 訪問中國大陸回來的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表示,該國柔佛州中資支持的「碧桂園森林城市」房地產項目的公寓不允許出售給外國公民,馬來西亞政府也不會向外國人發放可以居住在森林城市的簽證。

「有一件事是肯定的,那個即將建成的城市不能出售給外國人,我們也不打算髮簽證允許(外國人)來這裡居住。」馬哈蒂爾告訴記者說,大多數馬來西亞人都買不起森林城市的公寓,該公寓起價為17萬美元。

馬哈蒂爾在競選期間就經常抨擊森林城市,「這不是中方投資,而是殖民。」

雅加達亞運會中共國旗升到一半突然掉地

8月19日,雅加達亞運會上,舉行頒獎儀式時,旗杆突然斷落,中共國旗升到一半掉落地上!

8月19日,在印尼雅加達舉行的亞運會上,中共國游泳運動員孫楊以1分45秒43的成績奪得男子200米自由泳決賽冠軍,日本運動員江原騎士獲得亞軍,中共國另一運動員季新傑獲得季軍。

在賽後的頒獎儀式上,中共國歌快要奏完時,裝有兩面中共國旗和一面日本國旗的旗杆裝置還沒有升到頂,突然從空中掉落,引起現場一陣嘩然。

雖然工作人員應孫楊要求試圖再次升一次旗,但由於升旗台出現故障,中共國旗最後還是沒能再升起,之後兩項頒獎典禮都由禮儀人員手持國旗,又發生禮儀人員將中共國旗拿反。

網友評論說:「國內旗倒掛,國外旗掉落,看來這血旗的『壽命』是差不多時候了。」「對中共是凶兆,對中華民族是吉兆。」「匪國快亡了!」

中共國旗墜地兩天後,黨媒又把國號寫錯

中共國旗掉地兩天後,黨媒又把邪黨國號寫錯了!

中共國旗掉地兩天後,8月21日,黨媒又把邪黨國號寫錯了!網友熱議:中共非法政權完蛋了!

8月21日,薩爾瓦多斷絕與中華民國的外交關係,隨即與中共建交。中共外交部長王毅與薩爾瓦多外長卡斯塔內達21日當天在北京舉行會談,並簽署《聯合公報》。

中共邪黨機關報《人民日報》在微博上發佈與薩爾瓦多建交的消息時,把中共非法建政的國號「中華人民共和國」寫為「中國人民共和國」;並稱,薩爾瓦多承認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中國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

由於邪黨規定,重大新聞必須全文不更改的轉載黨的機關報《人民日報》或政府機關報《新華社》的文章,於是該文很快被中共政府主辦的中國網、《環球時報》、《新華月報》及地方的《重慶商報》等等所有的大小官媒微博全文轉載。

兩天之內中共非法政權掉國旗、改國號的消息傳播神州大地。網友說:「這可真是天滅中共了!」

天象下面必有人動

過去,那些小國一提到中共就嚇的發抖,前幾年見到習近平也是畢恭畢敬,但今年的中非論壇氣氛完全不同以前。

下面,讓我們數數從8月17日到9月4日這18天里發生的一些大事件:

8月17日,馬來西亞93歲的新任總理馬哈蒂爾到北京登門退貨220億美金的合同,說要公平貿易,不要新殖民主義。

8月19日,印尼雅加達舉行的亞運會掉中共非法政權旗子,

8月21日,薩爾瓦多與中共建交時,中共黨媒人民日報說「中國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而中共的國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8月22日,中共駐納米比亞大使要求納米比亞總統在中非合作峰會上給中共唱讚歌,當場被噎回去了。

8月23日,馬哈蒂爾訪問北京歸來,對記者說,當面要求中共的國企在大馬能遵守馬方的法規,中共沒說「不」。

8月27日,馬哈蒂爾說,中資支持的「碧桂園森林城市」房地產項目的公寓不允許出售給外國公民。

8月31日,習近平歡迎博茨瓦納總統莫克維斯基·馬西西來北京參加中非論壇,走紅地毯時,中共的敗象就已經顯露出來了。大撒幣的習近平氣也虛、體也虛,表情和動作都像是沒伺候好主子。而馬西西總統端着架子底氣十足,一副氣哼哼隨時要大發雷霆的模樣!

9月1日到3日,中共大撒幣,宣布再撒600億美金給非洲,但與會非洲代表都沒有回應好臉子。

9月4日,瑙魯總統在南太平洋島國論壇上阻止中共特使的強行發言,宣布中共對小國霸凌,要告到聯合國,要求北京就其代表的「瘋狂」行為道歉,並抨擊中共官員在該地區的「傲慢」態度,並宣稱以後在每次國際會議上都會提這件事情。

對「天人合一」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天象下面要有人動,才會形成整個格局。

從8月下旬到9月初,短短18天,弱國小國都牛氣起來了,這是天象在人間布下的正能量場造成的。

時間不是永遠在等人的,當時間失去耐性的時候,有些人、包括中共現任最高領導人,就失去了悔過的機會,永遠的失去了機會。(文/李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人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